Tag Archives: Michael J. Sandel

名言九十七

Democracy does not require perfect equality, but it does require that citizens share a common life. What matters is that people of different backgrounds and social positions encounter one another, and bump up against one another, in the course of ordinary life.

Michael J. Sandel

(Skyboxification in 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

what-money-cant-buy

Advertisements

李偉才 – 正義的理念

假設某天你在路旁看見三個小孩在爭執,為的是一支竹製的笛子應該屬於誰。你為了調解紛爭,於是要求每人說出笛子應該屬於他(她)的理由。

  • 第一個小孩說:因為在三人之中,只有她懂得吹奏笛子,所以笛子若給了她,她既可自娛也可為很多人帶來個歡樂。
  • 第二個小孩指著第一個說:她家境十分富有,玩具多得不可勝數。相反,他家境貧困什麼玩具也沒有,即使他暫時不懂吹笛,但笛子若是給了他,會為他帶來很大的歡樂。
  • 最後,第三個小孩說:「我不懂吹笛,家境也不貧困,但這支笛子是我製造的。」

好了,聽罷這三個理由,你認為笛子應該屬於誰?
Continue reading 李偉才 – 正義的理念

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

作者: Michael J. Sandel

相對於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這本關於市場如何影響社會的書比較易明,若果想閱讀 Michael J. Sandel 的著作,建議先看此書。

Justice 一書相同,作者首先列舉多過不同的現實生活例子來帶出相關的議題,當一切都可以買賣,人類的生活與價值觀會產生什麼的變化呢? 是否所有東西都可以被標上價錢?

作者認為人類文明有些東西並不可以被金錢所量化,原因如下:

  • 不是所有交易都可以保證在公平及自願的情況下進行。
  • 在金錢的作用下,所交易的東西將失去原有的意義,或意義被扭曲。

在新自由主義的影響下,市場在不知不覺中入侵了生活上各個層面,沒有人察覺問題的存在,哲學卻為人類敲響了警號。

Democracy does not require perfect equality, but it does require that citizens share a common life. What matters is that people of different backgrounds and social positions encounter one another, and bump up against one another, in the course of ordinary life.

what-money-cant-buy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作者: Michael J. Sandel

Justice 公義,相信有很多人都已經忘記或者以為係必然的。

但公義是什麼呢,係你一個我一個? 係香港問這問題的人都會被人當傻瓜。

我相信Occupy Wall Street 佔領華爾街一定可以係西方國家產生一定作用,因為那裡係一個可以發展出文明與智慧的地方,一個能夠孕育哲學的地方,一個有99%的人團結的地方。

遠東的小農社會,那99%絕不會否定另外的1%,因為沒有羞恥心的奴才們仍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那1%,並且要鞏固那不公義的文化,方可從中拿著數。

還是介紹這書吧。

作者 Michael J. Sandel 係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由於這課太受歡迎,最後將課堂的內容輯錄成此書。一本帶領你西方政治哲學的歷史發展與基礎。
當中包括

  • Utilitarianism 功利主義
  • Libertarianism 自由主義
  • Markets & Morals 市場與道德

到介紹
Immanuel Kant, John Rawls, Aristotle 的哲學思想,你將認識西方文化如何孕育公義、人權與自由等影響世界的思想。

未看的要看,看過的可以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