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urma

陶傑 – 下一站,天國

亞洲有些左膠,跟在洋左的屁股後高叫「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西方的政治正確,正要剷除殖民地的歷史茶漬,譬如英殖時期的孟買,本來叫Bombay,現在要改口叫「蒙拜」Mumbai。殖民地時代的緬甸,應稱Burma,現在順從「當家作主」的緬甸土著政府,改稱Myanmar。

因為據說Bombay和Burma,是英國充滿西方優越感的英譯。政治正確,由推倒殖民譯名霸權、恢復土著本名而爭取平等開始。譬如,如果孟買應該叫Mumbai、緬甸應該叫Myanmar。但一路掃過去,前法國殖民地柬埔寨,一度改稱Kampuchea,但現在又不叫其本名Kampuchea了,原來已經悄悄復辟了舊名稱,還叫Cambodia。

因為Kampuchea是一九七六年赤柬的波爾布特、喬森潘另行制訂的英文名。波爾布特在七十年代,是左膠之神,像伊斯蘭國(ISIS)一樣,波爾布特的赤柬,將曾經法國管治、歌舞昇平的Cambodia,大舉殺戮,改造為用髑髏堆積成山的紅色共產天堂。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下一站,天國

Advertisements

陶傑 – 國王與我

梁班子「國民教育」教科書,被指向香港中國下一代政治洗腦,攻擊西方民主,指美國「政黨惡鬥,人民當災」。中國就不同了,是「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

貶低別國,頌揚本國,這種「國民教育」,像百老滙經典音樂劇「國王與我」裏的一場戲。

「國王與我」講十九世紀英國宮廷女教師安娜,受僱於暹羅王,來到曼谷王宮,教暹羅王幾十個子女西方文明,拯救他們脫離愚昧無知。

第一天,安娜看見王妃在教孩子地理課,掛一張暹羅製的印支地圖,圖中的暹羅國,畫得不符比例地特別大,其他的國家,都縮得特別小。王妃指着正中的大暹羅,尖聲說:「暹羅,是世界的中心,很大!」(Siam, the centre of the world, very big!) 然後又比劃着近鄰的緬甸,叫嚷:「緬甸,小!」(Burma, small!) 小孩都拍手,歡笑一片。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國王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