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左膠幫你反思

在英國出生的伊斯蘭「聖戰約翰」身份曝光:原來全家二十年前從科威特移民來,一直沒有工作過,住在倫敦市中心價值一百四十萬鎊的大公寓,每月由政府交租。一家領取綜援每年共四萬鎊。英國輿論也顧不得「種族歧視」了,每日郵報嚴正指出這一家人是新移民寄生蟲。

政府資助的人權組織,一個少數族裔的行政人說,「聖戰約翰」本來是個陽光燦爛的大好青年,但在中學時代備受白人主流學生排擠,只能跟幾個伊斯蘭族裔的同學「聚集生活」(Ghettoised),心理受壓抑,才向世界報復的,所以他是受害人。

以左膠這樣的「演繹」,全世界的唐人街,外國的大學從劍橋哈佛到野雞學院,都有「中國學生會」,他們也與白人和世界主流格格不入,聚居說中文,包餃子,在宿舍上網「強國論壇」,這些自我Ghettoised的中國人圈子,必有以斬首為樂的恐怖份子在孕育之中。

西方的左膠,將恐怖份子列為「弱勢族群」,雖然香港有許多崇洋的跟屁精,但當一個「操普通話的中國籍男子」打劫錶店,向一個香港售貨員當胸轟了一鎗,香港的華文傳媒,左一句「冷血兇徒」,右一聲「劫匪」,似又忘記了左膠標榜的人權。

記住:當赤柱的囚犯已定罪判刑的,尚叫做「在囚人士」,妓女叫「性工作者」,香港也沒有未經審判的「持械劫匪」,只有「持槍取手錶或領取金錢人士」。沒有「強姦犯」,只有「意志力傷健而誤將本身之男性生殖器未經女方同意載置於女方生殖器內人士」。

為了消除偏見,防止歧視,必須正視的是:香港滿街的珠寶鐘錶店,對十四億操普通話的中國人之中的心理弱勢族群,形成奢侈人生的壓力,造成精神創傷。加上這些弱勢族群擁有毛澤東思想「打土豪分田地」的文化,來到香港,因文化差異,向代表西方資本主義消費霸權的鐘錶店,進行馬克思論述的財產再分配。那個香港貨售員,作為西方物質消費霸權的象徵,遂中了一鎗。

反思來,反思去,漸漸,我想通了,我認同左膠:香港的廣東道、時代廣場,真是罪惡,我感到很憤怒:那個替天行道的內地來港的弱勢邊緣大俠,為什麼只轟一鎗那麼少?

陶傑
2015-03-15

Reference: 左膠幫你反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