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塔的四層

中國的政治多悲劇,其中一個原因,是雖然有許多好人,敢於抗爭,但由於中國的國運不好,往往因為遇上惡劣的時機,致使流血收場。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廣場由中國學生佔領,長達兩個月。大學生反貪污,得到北京巿民支持,而且聲勢浩大,延綿不絕。

此時,大陸上層爆發了尖銳的權力鬥爭。總書記趙紫陽雖然很同情學生,也是溫和派,但黨內的強硬派如李鵬,與元老鄧小平,覺得有外國勢力借大學生想顛覆大陸的江山。

學生說他們只想中國好,想國家進步,但中國是一個家天下的人治國家。人治的特色,是一旦一個帝皇有了一種感覺,感覺成為事實,下面必有多層的臣奴,為感覺而催生成的事實服務。

一九八九年五月,統戰部長閻明復氣急敗壞來到天安門廣場,央求學生結束佔領廣場。閻明復代表了趙紫陽的意思。但在那個時候,趙紫陽與鄧小平李鵬的分歧是黨內機密,閻明復不能明講,但這樣下去,趙紫陽的處境會更困難。

但是學生不是聽不懂,就是激情過頭,他們有理想或原則,對上層的鬥爭不感興趣。但是中國的政治,由秦始皇下來,是殘暴而無情的。閻明復的勸說甚至哀求,令大學生更覺得自己勝利在望,而不知道鄧小平等,已經在準備動刀槍。

中國一百年來的國家悲劇,一齣接一齣上演,仔細看來,原因和結果,都一脈相承地很相似。大學生和知識份子,純真而熱血,農民和蟻民,卻很愚昧。皇帝專橫,而在皇權周圍的一大幫,由於分沾了利益,必然會附和皇權。

中國人社會,只有這個金字塔是三千年不變的。底層是農民蟻眾,上一層是知識份子,再上一層是太監奴臣,塔尖是皇帝及其家族。

懂得這個中國結構,就讀得通這個國家。所謂穩定,是當第三層的知識份子乖乖俯貼順從,跟第二層的奴臣一致的時候。底層的愚眾,是這座森林的羔羊、野兔,牠們是食物鍊之最末端。有時候,牠們也被迫成了陳勝吳廣、李自成張獻忠,這就跟皇帝易位而改朝換代了,但中間兩層,不會改變。

一個民族運氣差,基因之外,就是天意了。

陶傑
2014-08-31

Reference: 塔的四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