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終極勝利

學童絕食在特府總部大門,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叫學生結束抗議,說:「不要以為迫得政府撤回,就是勝利。」

一副臉孔甚為冷峻,那副眼鏡的玻璃後,眼睛看不清楚,只見一閃肅殺的寒光。

在人生路上,甚麼是「勝利」?是一個哲理的問題。

幾個中學生的人生還沒起步,但對於林鄭月娥:她的老公、孩子,都在白種人當權的英國劍橋,全家都擁有居英權,這是十四億中國人,不論富貧,人生的終極目標:擁有美國綠卡或歐盟護照,百億房產安全轉移至洛杉磯、紐約、倫敦,另有五六十億現金戶口藏在瑞士銀行。

林政務司司長在英國的財富或許沒那麼多,但成就比許多中國人高:她的前半生,受過英國總督麥理浩、尤德、衞奕信、彭定康,還有英國白人精英夏鼎基、霍德等人的領導,英國人的殖民文明像大詩人吉普齡說的:「負起白人的承擔」(Take Up the White Man’s Burden),開化遠東地區,英國文明的體味感染年月,在林鄭月娥這個中國女人身上,有很好的成績:中年着回一件長衫,尚算稱身;老公和孩子,高尚而值得驕傲的,都在劍橋;而且她應該不會像中國農村婦女一樣,蹲在地上啃雞腿、食飯盒,從她端莊的儀容,可以想像,喝羅宋湯時,嘴角當不會嘖咂出聲音。

林鄭月娥比其他房產子女都轉移到英美的中國官員,錢雖然少,但勝在說起英國劍橋時那份發自內心的甜蜜,那份從來不怕「雙規」的雍容自信,那份免於或有一天被判死緩的焦慮和緊張,是她在北面的主人或同行沒有的。身為中國人,這才是人生的終極勝利,至少同樣在英國做林鄭月娥的兒子,此時此刻,一定比做薄谷×來女士的兒子,幸福許多。

人生的終極勝利,不是拼誰的錢多,到頭來,不就是那份「老公和兒子都在英國劍橋,他們想我回去團聚」的賢妻良母的幸福感?此一境界,絕食的那三個小賤民,年幼無知,怎明白呢?

陶傑
2012-09-03

Reference: 終極勝利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陶傑 – 終極勝利”

  1. 誰能救我?
    香港法治已死-我的經歷
    重點
    1. 廉政公署調查上訴庭法官袁家寧及關淑馨後雖然沒有採取進一步之行動,但她們包庇犯事者(罪犯及涉事之警員)之事實是無從否認的。
    2. 本人曾向梁振英特首及全部立法會議員求助但他們如果不是沒有回應便是敷了事。
    3. 得到警員及法官們的包庇,不明身份之犯事者明目張膽地不斷入侵我家破壞我的物件及千方百計向我下毒。

    事件撮要
    1. 2009年3月我的住宅單位當我不在時不斷遭不明人士入侵,信箱遭到破壞,銀行寄給我的信用咭收不到。我向天水圍警署報案(案件編號09018049)但該警署主管韋垣武警司不肯調查。
    2. 我向投訴警察科投訴後(CAPO NT RN09001123)韋警司指派馮群明督察調查此事。我家每座大厦皆有閉路電視錄影監察。馮督察在此事中包庇犯事者。他說已看過有關錄影帶但並無發現可疑人士。
    3. 警察投訴科對我的投訴全不理會所以我取消我的投訴。
    4. 事情並沒有完結。犯事者繼續入侵我家破壞我的物品。大厦地下管理員又常將大門打開令非住客也可自由出入。我向管理處投訴但不受理。
    2010年5月16日大約下午7:30 我出門時發覺大門被打開,保安員蒙强坐在椅上而頭則俯伏在保安枱上。我多次要求他將門關上但不獲理會
    5. 我向管理處投訴。管理處經理陳志輝先生回信說經過調查後發覺保安員盡忠職守並說出事件的另一板本。我要求陳經理安排我觀看CCTV錄影帶但被拒絕。我向警務署牌照科投訴要求他們對有關保安員採取記律行動。牌照科將調查此事交回天水圍警署。該警署又再指派馮群明督察負責此事。幾經交涉下我終於在2010年6月26日在天水圍警署內觀看該錄影帶,影帶內容和我描述的一模一樣。
    6. 馮督察對此事願跟進。我向韋警司及警察投訴科及監警會投訴並無結果。我向行政長官曾蔭權投訴,曾長官敷衍了事。
    7. 2011年7月18日我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HCA153/2011) 要求高院頒令警務處長,監警會及行政長官正確地處理我的投訴。高等法院法官鍾安德看過文件後拒絕我的申請。
    8. 2011年7月27日我向上訴庭上訴(CACV138/2011)。在我交入法庭的論辯大綱中我從頒發司法覆核命令的條件開始,引用了5條法例及12宗案例說明我此件案件是一件適宜頒發司法覆核的案件。
    9. 此案在2011年10月20日開庭,由袁家寧及關淑馨兩位法官主理。關法官在庭上欺壓我及引導我在庭上說她想我說的話。我向總法官張舉能投訴。張法官將我的投訴信交回2名被投訴的法官處理。
    10. 收到投訴信後關法官仍不避嫌堅持寫判決書而該判決書將事實嚴重扭曲及全無引用我交入法庭的資料。袁法官同意判決書內容及關法官的做法。明顯地她們是有預謀去否決我的申請。
    11. 2011年11月1日我以書面連同有關文件向亷政公署投訴她們(IF/2011/4963)。2012年1月18廉署周先生來電告訴我調查已完畢但他們找不到貪汚的證據。
    12. 2012年8月14日我寫信給現任特首梁振英先生要求他嚴肅處理此事。梁特首回信對我的要求敷衍了事。
    13. 2013年5月6曰我寫信告知梁特首犯事者向我下毒。特首回信建議我報警。
    14. 犯事者不斷千方百計向我下毒,雖然我不相信警方會嚴肅處理,在2013年8月28日我打999電話向警察報案(TSW RN 13027609) 。
    15. 此事我曾向全體立法會議員求助。他們如不是不理會就是敷衍了事。最令我失望的是一向標榜正義敢言維護法治的民主黨及公民黨議員對此事噤若寒蟬。
    16. 中國領導人時常強調香港要依法施政,特首梁振英常說民生無小事。此事關乎我的性命,請特首梁振英高抬貴手,嚴肅處理此事。
    2013年10月14日
    梁偉權
    此事件之文件可在下列連結觀看(需用openoffice軟件)
    https://app.sugarsync.com/iris/wf/D2723445_86586427_93528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