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 Bloody Fur 血皮草

Human being is the only animal in the earth which kill other animals not for their meat for survival but covering with their fur to show off.

The following pictures were taken in Hebei, China.


 

今年 Fur(皮草)突然勁熱,名牌如 Fendi、 Gucci、 Burberry、 Hermes等都推出皮草衣飾系列。名模明星不斷穿上皮草步上紅地氈,皮草成為今季指定衣飾。

貴有貴賣,平有平做。尖沙咀、旺角、銅鑼灣商店,八成時裝店亦推出皮草產品,兔毛背心,毛皮外套,連鞋子襪子手袋,無不加一兩條動物毛來迎合潮流。

其實,動物皮草業今年東山再起,歸功一班自稱良心的皮草商家,言之鑿鑿表示所供應的動物皮草,全部由人工飼養的動物生產而成。加上明星催谷名牌效應,據香港皮草商會估計,單是本年頭五個月,毛皮服裝出口量已提升了百分之二十,達五億港元。
究竟,這些皮草衣飾所採用的動物毛皮,從何而來?

根據 International Fur Trade Federation(國際毛皮業協會)資料,現時全球皮草市場百分之八十五的用料來自人工飼養動物場,其中中國佔全球百分之六十五。

記者遠赴河北秦皇島,直擊中國其中一個全國最大的皮草供應場,發現該處的環境衞生恐怖惡劣,數以千萬隻貂鼠、狐狸或兔子被困在狹小的籠子養大,然後在每年十一月毛皮豐厚時,被人活生生打死,生劏剝皮,拔毛加工後製成件件皮草。

現場所見,慘叫震天,實在是一場血腥大屠殺,這亦是消費者身上那一件皮草背後的殘酷真相。

十一月,秦皇島寒風凜冽,氣溫零下幾度,記者以皮草買家身份與當地一個動物飼養場負責人小劉聯絡上。

小劉是典型北方農家,一見客人上門即落力推銷︰「咱們最出名的就是皮毛產業,出口歐洲美國,數得出來的國際名牌都用,你來對地方了。」

小劉帶記者參觀其飼養場,鐵門一開,血腥味夾雜數千隻蒼蠅撲面而來,眼下便是幾百條放在地上曬太陽的銀狐毛皮,記者頓時頭皮發麻。

踏入後園,開始嗅到更濃烈的動物屍臭味,抬頭一看,一列用簡陋的鐵枝、磚頭及石板製成的籠子就在眼前。
 
 

虐待飼養 嗚嗚哀叫

每個鐵籠只有幾呎空間,體積狹窄,但都擠着兩隻以上的毛茸茸動物。由於長時間被迫站立,加上鐵籠日久失修,不少鐵線刺入動物身體上,隻隻動物滿身傷痕。

「這邊是雪狐及藍狐,現在六個月大,剝下的毛皮有一米多,一張價錢八百塊(約港幣九百五十元);旁邊是貉子,毛是黃黑色,較便宜,四百五十塊(約港幣五百三十元)一張,外國人通常喜歡這顏色。」小劉如數家珍。

記者上前細看,發現本性較兇猛的狐狸類動物,一見人便嚇得瑟縮一角,不停顫抖,不停發出「嗚…嗚…」嘶叫聲。

小劉說,他每年飼養大概五百隻皮草動物,一年生意額約有二十一萬五千元人民幣,單是他們的一條村,就有三百多戶人從事這樣的飼養工場,每戶有一千八百至二千頭不等,全村最少有五十四萬頭動物,正活在這樣的恐怖養殖場中。

他說,全村人除了幹這個,就什麼也不會幹了。
 
 

生劏剝皮 毛皮交易

動物養大後,在每年十一月便送到縣內自設的毛皮交易市場出售。來自各地的皮草商家都會適時在這時期來「睇貨」。

「現在國內需求比國際還大,好多買家都是來自各省的中間人,他們來選一些質素好的貨,然後大批買下再送去加工,再送到大城市,繼而又再出口,途經好多中間人,價錢自然提高。你懂得直接來到原產地,最便宜了。」小劉說。

為了確保所得的毛皮新鮮亮麗,商家會要求農民即場在市場上生劏剝皮交貨。記者連日在市場觀察,便目擊有商家買下幾百隻貉狐,工人們在荒地上進行生劏剝皮的血腥流程。

首先,工人們從籠子取出掙扎的貉子,然後用鐵通對準牠的頭部扑下去。貉子被活生生打爆頭顱,不絕發出痛苦嘶叫。未及斷氣便被釘上木柱,工人便二話不說用刀從牠兩腿中間ɚ開兩個裂口,然後沿着肛門位置倒後把皮向外翻,「掃」一聲夾雜動物尖叫,一張連毛連肉的毛皮便被扯脫,鮮血沿着身軀上大大小小傷口汨汨滲出,一地腥血。

記者看得作嘔之際,工人已把扯出來的毛皮套在另一條木柱上,繼而用刀刮走皮上多餘皮脂,最後再平鋪木板上,用釘子固定後放在太陽下曬乾,一排排毛皮柱橫列數之不盡,場面既是壯觀又是令人心寒。

「曬乾需時兩天,之後送加工廠用化學品將之弄成『熟皮』。熟皮不會腐爛也確保沒有蟲沒有細菌,這樣便可以售賣出口。」在場的工人抹抹手上血,笑笑口解釋說。
 
 

外銷出口 下落不明

動物都有性,眼看同類被活活生劏,還在籠中的都咬着鐵籠不放、不停吱吱尖叫,有剛從籠中抓出來的貉子當場撒尿不住抽搐。

當地的商戶表示,他們是皮草生產過程中最上層的供應商,毛皮在經過多重交易後才會落到使用者手中。

「我們部分動物毛皮是內銷的,像國內品牌凱撒、百斯頓等都會從我們的中間人取貨。其他部分最終都是出口供應全球,近年不少土耳其、奧地利人直接到這邊拿貨,他們都是中間人,他們買貨後運到自己國家,再加工批發歐洲,之前我們都跟法國巴黎的原料廠交流過,他們都好有興趣從我們這裡入貨,不過歐洲直接買貨有很多管制。」其中一名商家江先生,向記者展示他們出席巴黎皮草展的系列照片。

根據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中國百分之九十五的皮草出口到海外市場,包括歐、美、日、韓及俄羅斯,其中百分之八十的皮草出口到香港再轉運到歐、美、日等地。有調查指,中國是歐盟最大的皮草出口地,不過,不少由中國入口的皮草通常會被標籤為法國或意大利原產,搖身一變成為「良心皮草」,因為並沒有法例禁止此做法。
 
 

良心皮草 與中國關係密切

由於中國大陸沒有動物福利法律,飼養、運輸、宰殺動物的方式不受管制,中國生產的動物毛皮變相「價廉物美」。

而大部分聲稱是歐美進口的「良心皮草」,原則上應該要符合歐美動物的相關法律,即飼養和屠宰方式非常人道,當中包括有適當空間供動物活動,屠宰時施以電擊等快速無痛致死方法。其中由丹麥、芬蘭、挪威及瑞典四國的毛皮飼養協會組成的北歐世家皮草(Saga Furs)最負盛名,便標榜是「良心皮草」。它們會經常免費招待名牌設計師到他們歐洲的皮草動物場參觀,宣稱是人道對待動物。不過,早前有外國調查踢爆大部分聲稱的良心皮草商亦與中國皮草業關係密切。

芬蘭一家知名的毛皮拍賣商 Saga Furs of Scandinavia,早年便公開承認曾供應四萬隻來自中國的水貂皮草。剛剛十月,內地傳媒便廣泛報導北歐 Saga會與中國毛皮公司合作,在內地成立中心研發裘皮飾品服裝,再銷售到歐美等地。本刊向北歐世家皮草( Saga furs)查詢有關皮草製造事宜,他們回覆旗下生產線「主要」在歐洲,但詳細情形即以「商業秘密」理由,拒絕透露。

由於標榜良心吸引顧客,今年各大名牌如 Louis Vuitton、 Gucci、 Burberry、 Hermes都推出動物皮草衣飾。 Louis Vuitton的黑色狐狸毛高跟鞋售二萬四千多、 Fendi的水貂長款皮草外套高達十八萬、 Giorgio Armani的灰色兔毛長款皮草外套售七萬多元。週日到中環各大名牌的旗艦店,大批港女及內地旅客,不停把皮草拼湊在身上,對着鏡子轉個不停,眉頭不皺便付款。

其中一間的售貨員坦言︰「今年因為皮草勁興,加上預計天氣會冷,很多皮草設計的衣衫尺碼已經賣斷貨。」

其實,前幾年不少名牌負責人曾經因為目睹中國大陸的毛皮動物飼養場的報導後,曾一度承諾不再在設計中使用動物毛皮。

「有名牌的總裁更加與我們組織人員會面,話佢永遠都不用動物毛皮設計衣衫,點知第二季佢個新 Collection竟然大量使用動物毛皮。」國際善待動物組織香港區的負責人 Kitty,憤怒地向本刊踢爆。

國際性的反皮草組織不斷要求中國當局及早立法管制動物飼養場,上年九月更加要求中國政府立法保護動物,不過 International Anti-Fur Coalition(國際反皮草聯盟)的負責人 Jane Halevy 曾就保護動物法案向中國政府擬談,回覆是:「中國政府說,只要西方市場一日對動物皮草有需求,中國仍會繼續供應。」
 
 

八十至九十年代,反皮草運動到處可見,加上皮草當時是有錢人奢侈品,穿皮草備受仇視,認為是冷血表現。

九十年代初,善待動物組織高調地發起反皮草運動。九四年,善待動物組織發起「( I’d rather go naked than wear fur)我寧可裸體也不穿皮草」的活動,五名當時超級模特兒 Naomi Campbell, Cindy Crawford, Christy Turlington, Claudia Schiffer及 Elle Macpherson響應參與。

之後十年,皮草工業商着力提升皮草形象,目標是要消除穿皮草所引發的良心不安。當中,由丹麥、芬蘭、挪威及瑞典四國組成的北歐皮草世家( SAGA FURS)最為重要,經常招待名人到動物養殖場參觀,標榜良心皮草,想盡辦法取悅頂尖服裝設計師、時尚精品店及女士雜誌

同時間,皮草工業出錢出力舉辦設計活動,鼓勵廣泛運用皮草成為「設計元素」,將皮草混入普通衣服,又發展創意標語,例如裝扮自由、獨立思考等等,以網羅更年輕及自主的消費群。

今年,服裝設計師開始把皮草和皮革等混和,配合在設計上,於是配搭皮草的鞋、圍巾大行其道,不知不覺將動物毛皮無孔不入帶回流行主流,皮草變成今年最熱的潮流。
 
 

水貂︰ 64.73%來自歐洲, 19.35%來自中國。中國是第二大出口國,佔近九百萬張生皮。
狐狸(包括銀狐、藍狐、彩狐等種類)︰ 55.6%來自歐洲, 41.24%來自中國。中國的生產量直逼居於首位的歐洲,須知道歐洲的生產量是由 15個國家組成的,故單一國家的生產量,中國是全球之冠。
安哥拉兔(長毛兔)︰中國的家兔飼養量和兔產品產量均居世界首位,兔毛出口量居世界首位。國際兔產品市場 90%的兔毛和 95%的兔皮都在中國生產。

 

Reference: 河北煉獄直擊 血皮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