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olitics

龍應台 – 不會鬧事的一代

今年5月27日的《紐約客》雜誌有這樣一篇文章:

我的母親生在柏林,僥幸逃過猶太人的大屠殺。今年母親節,我請她去看場電影。這部影片非常賣座,故事好像與非洲的黑人有關。排隊買票的行列很長。有一個年輕白人在行列間來往發散傳單,勸大家不要買票,因為這部片子是南非製作的。排隊的人大概都想的和我一樣:怪了;不看由我自己決定,不用你來告訴我。所以沒人理他。
Continue reading 龍應台 – 不會鬧事的一代

Advertisements

馬家輝 – 〈當年西九,今天高鐵〉

好像是馬克思說過的話﹕「歷史總會重演,但第一次是以悲劇形式現身,第二次,則是鬧劇。」

特區政府在高鐵撥款處理上,豈不如此?豈不跟四五年前的西九工程如同一轍,以相同的方式犯了相若的錯誤,從而令人失望、令人悲憤、令人冷笑,最後,令人哭笑不得?

這可從四方面來看來談。
Continue reading 馬家輝 – 〈當年西九,今天高鐵〉

全部80後年青人也是無恥政權的犧牲品

為什麼80後會鼓燥,會無奈?

十年前,告訴我們只有進大學才有好日子過的,是你們,
今天,說大學生沒有經驗沒有視野沒有議價能力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硬銷母語教學,說什麼更易明白,四處賣廣告的,然後送子女過埠的,是你們,
今天,母語教學終於要下馬,送了我們去做白老鼠,然後說年青人英文水平下降的,也是你們;
Continue reading 全部80後年青人也是無恥政權的犧牲品

一月八日的立法會 – 高鐵撥款財委會會議

很久沒有參與集會活動,六點放工七點到立法會,一坐就坐了差不多四個鐘,好佩服一些由中午坐到晚上的人,有些仲要係受影響的公公婆婆。

遲一天起,就每天失去五百萬的經濟效益
鄭汝樺說這個經濟效益係以陳姓學者根據乘坐高鐵乘客所節省的時間而算出,但這個數字又係以政府估計高鐵的乘客量。鄭家富指出香港人每天因為塞車同樣浪費了好多時間,而根據政府係2000年的統計,這兩個經濟效益的數字係可比較的。
Continue reading 一月八日的立法會 – 高鐵撥款財委會會議

陳雲 – 反高鐵,保香港

闊佬掠水,窮人埋單。為什麼要反對興建高鐵?因為這是一條戇居的鐵路,是一條蠢鐵。高鐵由全香港人付款興建和養護,掠水刮龍的卻是地產商和建築商,一群盤踞立法會功能組別的闊佬。高鐵的唯一功用,是幫助推高西九龍沿線的地價,使地產商大刮一筆,而且順便用「地底毒龍鑽」的方式,在不告知業主和居民之下,撼動地基,令九龍沿線的舊區變成危樓,「打死狗講價」,便利強迫收購舊區重建,起樓發財。興建高鐵的工程造價高昂,可以帶挈建築商發一筆大財,還在其次矣。
Continue reading 陳雲 – 反高鐵,保香港

馬國明 – 打造非人生活 一小時生活圈套

編按:今周五1 月8 日,立法會進行高鐵撥款審議續會。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乃政府推銷高鐵時所營塑的港人生活願景。但民間學者馬國明清晰指出,這種廣告式的政策推行(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昨天特意透過媒體催促撥款通過),不過意在刺激我們的消費意欲,然後在「一個圈圈之內滾動」:馬氏分別援引門禁城區和「滾動中的石頭長不了青苔」的西諺,封閉意象砸碎官僚口中多采自足的、「解決兩地家庭團聚問題」的願景—— 「一小時生活圈的概念就是要人們放棄家的觀念」。而香港一班年輕人在政策促銷之聲中,以青春去持守「慢」之法則,與「時日無多」、為便捷所醉惑的人們直面對話。
Continue reading 馬國明 – 打造非人生活 一小時生活圈套

鐵路何價?

文︰葉寶琳、譚志明
《明報》世紀,2009年11月30日

「乘的火車愈舊,愈像騎上馬背,或者躺在搖籃,一群人進入搖晃的世界。聽着有韻律的轟隆聲和汽笛聲,透過同一大小的窗口,看着被玻璃窗剪裁過的、匆匆消逝的異地風景,嗅着木地板的霉味,蒸汽鍋爐的脈衝,在蜿蜒的鐵道上,彷彿給乘客第二種脈搏,令大家有了共同的心靈律動」

——陳雲︰〈火車〉
Continue reading 鐵路何價?

梁文道 – 天堂的邏輯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理解能力開始退化,我發現自己愈來愈聽不懂香港官員說的話了。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最近回應復建居屋的要求時表示:「居屋與私人住宅屬不同市場,透過復建居屋未必可遏抑私人樓價,且屬干預市場,並非政府政策。」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於是翻了好幾份報紙求證,結果每一份報紙的報道都差不多,鄭局長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這究竟是甚麼意思呢?既然居屋和私人住宅真是兩種不同的房產市場,所以復建居屋至不會壓低私人樓價,那麼復建居屋又怎麼會是干預市場的做法呢?到底她在說哪一個市場呢?箇中玄機我猜了半天也猜不到。也許真如不少朋友所說,我的經濟學太差,但我實在不能不憑常識判斷,「居屋和私宅是兩種市場」以及「復建居屋會干預市場」其實是彼此矛盾的。在鄭局長這番違反邏輯的話裡頭,只有一點是統一的,那就是她反對復建居屋。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 – 天堂的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