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馬丁路德金

陶傑 – 馬丁路德金

如果佔中真的是一場深遠的青年城市思想抗爭運動,那麼電影「馬丁路德金」的香港票房至少應該有一千萬。

但是沒有。這就奇怪了。人家「馬丁路德金」的電影編導也在美國向香港的年輕人致敬,不是一度滿城都論述馬丁路德金的「模式」嗎?但是也不奇怪,因為香港是個三分鐘熱度的消費之城。

電影「馬丁路德金」是絕佳的公民教育課。電影只講黑人民權牧師在一九六五年的事。看了這部戲,你就明白為什麼我說,香港左膠那一套抄襲什麼馬丁路德金的絕對行不通。

因為電影明確告訴你:馬丁路德金的抗爭環境,是白人耶教文明的大國。馬丁本身是牧師,跟隨他的黑人,不是伊斯蘭移民,也不是中國土豪貪官及其下一代。馬丁及其黑人,是完全認同美國民主自由憲法精神的美國公民。除了膚色,他們跟美國白人的價值觀和信仰都一樣。

所以馬丁路德金帶頭問:為什麼我們沒有平等的投票權?這一問,就跟美國的白人民眾講道理。

馬丁路德金的美國,至少是一個講道理的白人耶教文明社會。白人文明也講邏輯。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馬丁路德金

Advertisements

陶傑 – 低智之惡

兩個港男合謀將其中一個的父母兇殺碎屍。一個謀殺罪名成立,另一個,因聲稱「智商不高」,被兇手好朋友利用,只判「非法處理屍體」的「中性罪行」,入獄十二個月,因為關押夠了,當庭釋放。走出法庭時,記者包圍,他和他的親人學着梁特的名句:「請給我一點空間。」

憑這句所謂Sound bite,可以判斷智商確實不高。低智商,即是較為無知了。而無知,當然就是愚蠢的同義詞了。然而無知和愚蠢,可以成為脫罪的理由嗎?

法律有所謂「無知不能是無罪的開脫藉口」(Ignorantia juris non escusat)。這位低智商者,能與他的好朋友一起肢解碎屍,而且懂得驅除屍臭,碎屍隱藏得當,可見智商跟一個法醫官相當。莊子說的庖丁解牛,境界亦不外如是。這個人還叫智商低?那麼屠房的工人,又是哪等智商?

如果低智商的人可以合謀殺人而無罪,那麼智商高的人,豈非受到歧視?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低智之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