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電視

林民中 – 寫於觀察街站後

香港之華洋雜處,不只在人種,更在想法。西方人講人權:民主是天賦的,自由是與生俱來的,個人價值是要彰顯的;東方社會,上面說什麼就算什麼,皇帝姓趙擁趙,姓朱擁朱,女真人要你留頭不留髮,三百年中國男兒就禿著前額過一生,一生默默在鳥籠般的空間過活。

這十多年的爭論,由六四鎮壓有理無理,至民生議題的hktv事件、反佔中與佔中,歸根咎底,就是英殖時代培養出的西方觀念與中國人一直潛藏著的傳統思維的角力。講個人價值、自由、公平,所以擁有西方文明觀念的那班港人,會說中共鎮壓八九民運是錯、各種打壓人民自由的行為是不義、貪污舞弊是政治制度沒有適當人民制衡之過,我有權看電視你沒理由不發牌、佔中是爭取真普選不果後的官迫民反,暗示我有權這樣公民抗命;傳統中國人則認為上面誰當老闆就對誰忠君愛國,六四後共產黨繼續做到老闆,就要聽從他,他說鎮壓帶來穩定繁榮,你就要重視這個事實,那些人命是國家發展必負代價云云、國家目前貪污腐敗,但會好起來,因為明君會來,你看看朱榕基說打貪連棺材都準備好了、現在習近平打貪力度多強,國家總會進步向光明前進!不給hktv發牌政府決策是正當的,我也不支持發牌給王維基,所以應該不發牌、佔中是要製造動亂破壞香港,國家已經給你投票,你們還想搞亂香港?!這諸般爭論,歸根結底就是一場東西觀念的對決。
Continue reading 林民中 – 寫於觀察街站後

Advertisements

陶傑 – 第一課

為什麼不發出第三個電視牌?因為這家企業的老闆是一個魅力型領袖。

一個專制國家,像信奉一神獨大的宗教。神只可以有一個,信眾萬萬千千,只可以尊奉一個偶像。如果從哪裏冒出另一個有潛力的偶像,不論他如何正義,定必是剷除的對象。

其中並無理性的理由,因為宗教並不理性,而專制的政權,對於權力的迷戀,一樣不理性。只准許我這個政權獨佔全部的收視率,決不准另一個台冒出來,你不認為這是政治嗎?這是百分之百的政治。

大陸在幾年前,民間冒出一個魅力人物,叫做李陽。李陽無意挑戰共黨政權,李陽只是一個以教授英語為謀財工具的商人。

李陽教英語的方式,像一個擅於演說的領袖,他直接向他的學生訓話,勉勵他們學好英語,自我裝備,令中華民族知己知彼,征服美國,強盛崛起。

一個成熟的國家,不會這樣教外語的,但現代中國人不是一個成熟的民族,他們接受煽情,在國家機器的洗腦教育影響之下,心智鋪了一道民族主義階梯。李陽很聰明地踏着這幾級跳上一座台,像伊朗一九八○年的教主霍梅尼一樣,李陽不再是一名教師,而是教主。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第一課

陶傑 – 雞和雞蛋

電視台風暴,香港的電視壟斷問題,成為焦點。強勢的那家電視台,同時遭到聲討。

但是一家電視台沒有用機關槍監你看,如何能壟斷?沒有巿場的選票自動支持,電視台不可能壟斷。

有一家電視長期壟斷,是因為香港的家長,尤其是主婦。主婦手裏握緊遙控器,所以,這家大台的電視劇、廣告、遊戲節目,以香港屋邨主婦為對象。

這個族群,教育水準低下,收入偏低,缺乏品味的判斷力,許多還是大陸新移民。中國女人一旦成為主婦,上承家姑的威嚴,中有妯娌姑嫂的流言,下有養小孩的辛酸,不知不覺之間,在中國家庭倫理的魔咒裏一生虛耗。

不思進取的,嚴格來說,不是電視台──電視台的強勢、懶惰、僵化,自然是一種霸權,但這種權力,是千萬師奶觀眾用遙控器投票,一點一點地點擊投給電視台的。

如果這個族群有點修養和品味,最簡單的方式,是關機不要看。人人都不看,收視大跌,電視台的戲路走不下去,就會改變。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雞和雞蛋

陶傑 – 電梯裏的異味

電視牌照風暴,出現特區權力階層的互咬:「經濟局長」出來宣佈,一片唾罵之下,說是行政會議的決定。

行政會議召集人說:我們都有不同的建議,但特首是那個力排眾議自我決定的人。

立法會主席看不過眼,說:即使行政會議人人一致反對,特首一人即有權力推翻。

矛頭所指,至為明顯。特首梁振英一巴掌再摑回去:過去的行政長官,從來沒有過不聽行政會議大部分的意見。

一個極其醜陋的決策,就像香港的商場,拖男帶女的自由行和購物的師奶,人來人往之際,地板上忽然出現一堆糞便。是誰排洩的?你推我,我賴你,無人願意承擔。

不發牌給王維基,如果真的合乎「程序公義」,就是一件對社會有益的好事。既然是好事,理應個個出來領功勞。只有人人心裏明白:這是一個如糞便一樣的決策( A shitty policy),才都你推我,我不認是我,不,是你。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電梯裏的異味

陶傑 – 綑綁之驚

王維基申請電視牌照,雖然投入大量資金,積極工作,卻被梁振英的特區政府踢出局,理由是「過份高調進取」、「冒犯政府權威」、「有『逼宮』之嫌」,而且更進一步,因電視劇太受香港市民歡迎,有可能「號召香港人遊行示威」。

梁振英時時自稱中國人,而且「中國」得很百分之百,擁有這等中國人的誅心陰暗性格,十分正常。

慘在與所謂梁班子綑綁的一些「前朝港英餘孽」,英國人教出來的黃皮膚精英,你看所謂行政會議的人馬排開,有幾位:穿西裝戴眼鏡、相貌端莊而一對眼睛不矇豬的;早生了點白髮的、蓄了奇勒基寶式小鬍子的,還有若干女士,穿上衣裙,頗有一兩分牛津劍橋淑女氣的──這一幫,一看就知道「中國人」的味道不是太濃的,略受過英國文明洗浸的人士,對於王維基不獲發牌的「中國深層次理由」,一定不敢認同,甚至如英語說的:「深深受到驚怖」(Deeply appalled)。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綑綁之驚

陶傑 – 進取有罪

王維基電視牌照事件,遭到梁班子蓄意欺弄。其中原因,愛國地產商施永青,由中國國情角度,分析中肯:「王維基在未獲發牌前,已經真金白銀,開始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冒犯了政府的權威,可能被視為想『逼宮』,很容易令中共以為他有政治上的圖謀,擔心發牌給他,每年七一都會號召巿民上街示威遊行。」

此段文字,展示了中國人想像和結論的獨特方式,以及跳躍式的定罪。

王先生想經營電視台,而且他對電視劇有主要的興趣。王維基並無反共的言行紀錄,否則也不會「當選」中國的「浙江省政協」。

他得到特區政府通知,提交申請,得特府確認,電視牌照無上限,廣管局報告,他符合資格。他高興地投入工作,製造大量創作的職位,而且初步成績,相當輝煌,深得市民肯定和期待。

但是在中國人的思維之中,他王維基不是在工作,而是「逼宮」。逼宮,在中國文化──記得要「文化包容」呀──的意思,即是想皇帝退位,皇位由自己來坐。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進取有罪

真正的香港核心價值 – 睇電視

唔係因為我鍾意睇電視,亦都唔係我支持王維基,我支持 HKTV 最大原因是一個有立場、有抱負的人與一班對自己工作有夢想、有熱誠的員工居然比一個政府所出賣,而死因卻是因為一籃子又不能透露給大眾的因素。我真係唔知佢地點解對自己的理據咁有信心,可以理直氣壯地對記者說牌照的審批過程是公平公正。

支持 HKTVFacebook 群組只需一天就聯合了超過四十萬的成員,對比以往的社會議題,今次的回響可以話係最快最大。過去香港經歷過高鐵、菜園村、水貨客、國民教育以致最近的廉政公署及發展局局長的醜聞,當中沒有一個可以係咁短時間內組織到如此龐大的一群香港人,足以證明電視絕對可以代表香港的核心價值,但同時這亦是香港可悲的地方。

我預計以梁振英這種打著強勢政府姿態的人不會輕易推番自己的決定,到最後可能都係話「發牌同唔發牌存在一個好大的討論空間」,然後不了了知。若果低不住各方面的壓大,一定會推一個人出黎引咎辭職做替死鬼。

另一個可笑的現象就是一個剛上了小小位的藝員批評王生將自己失敗了的商業決定歸咎於社會公義,並應該對事件負全責。哈哈,當大家都因為政府一方沒有實則的理據說明不發牌的原因而質疑審批過程存在不公義的時候,卻有這種可能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不知基於什麼理由而認為審批過程係公平公正,更本末倒置地將責任推到受害者的一方,這個地方的人真係病得很嚴重… 可惜的是這位病人的行為對他的人氣都好像沒有什麼幫助,上唔到位鳥。

香港人,係時候承受番自己的業啦。

咁冇電視睇我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