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陳茂波

真正的香港核心價值 – 睇電視

唔係因為我鍾意睇電視,亦都唔係我支持王維基,我支持 HKTV 最大原因是一個有立場、有抱負的人與一班對自己工作有夢想、有熱誠的員工居然比一個政府所出賣,而死因卻是因為一籃子又不能透露給大眾的因素。我真係唔知佢地點解對自己的理據咁有信心,可以理直氣壯地對記者說牌照的審批過程是公平公正。

支持 HKTVFacebook 群組只需一天就聯合了超過四十萬的成員,對比以往的社會議題,今次的回響可以話係最快最大。過去香港經歷過高鐵、菜園村、水貨客、國民教育以致最近的廉政公署及發展局局長的醜聞,當中沒有一個可以係咁短時間內組織到如此龐大的一群香港人,足以證明電視絕對可以代表香港的核心價值,但同時這亦是香港可悲的地方。

我預計以梁振英這種打著強勢政府姿態的人不會輕易推番自己的決定,到最後可能都係話「發牌同唔發牌存在一個好大的討論空間」,然後不了了知。若果低不住各方面的壓大,一定會推一個人出黎引咎辭職做替死鬼。

另一個可笑的現象就是一個剛上了小小位的藝員批評王生將自己失敗了的商業決定歸咎於社會公義,並應該對事件負全責。哈哈,當大家都因為政府一方沒有實則的理據說明不發牌的原因而質疑審批過程存在不公義的時候,卻有這種可能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不知基於什麼理由而認為審批過程係公平公正,更本末倒置地將責任推到受害者的一方,這個地方的人真係病得很嚴重… 可惜的是這位病人的行為對他的人氣都好像沒有什麼幫助,上唔到位鳥。

香港人,係時候承受番自己的業啦。

咁冇電視睇我點算

李怡 – 在可詛咒的地方擊退可詛咒的時代

「世上如果還有真要活下去的人們,就先該敢說,敢笑,敢哭,敢怒,敢罵,敢打,在這可詛咒的地方擊退了可詛咒的時代!」——魯迅

突然想起了魯迅以上這段話,是因為明天下午,紅色組織「香港行動」及「香港家長聯會」,將在旺角西洋菜街集會,揚言要聲討早前在街頭向警察高聲抗爭並說了句粗話的小學老師林慧思。著名填詞人林夕,昨在專欄說:「真假衞道之士卻對林慧思老師火力全開,只為她粗野又勇武地,為荒謬的將死的城市發出了幾聲咆哮?我城即使要死,死於偽善及語言潔癖,就太不值了。」

「荒謬的將死的城市」,不就是魯迅先生說的「可詛咒的地方」嗎?至於這個本來是可愛的地方、可愛的時代,為甚麼會變成一個可詛咒的地方、可詛咒的時代,也許我們就要從那個鬼節出生的人的上位講起。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在可詛咒的地方擊退可詛咒的時代

李怡 – 在港人哀回歸中他們慶祝歡呼

中共十一國慶日,網上有人稱為國殤日,因為自中共建政以來,據中共自己的計算,也有數千萬人非自然死亡,稱為國殤日並不過分。

自從03年五十萬人大遊行開始,香港7.1回歸日也漸變成港殤日了。每年這一天香港市民的大遊行不是慶回歸,而是哀回歸,除了表達種種對特區政府的不滿和訴求之外,近年更大量出現懷念港英時代的龍獅旗。龍獅旗緬懷過去,也是對回歸的哀悼。

往年7.1,特府上午搞升旗禮、酒會,左派社團(也就是所謂愛國社團)也在上午搞慶回歸,巡遊;到了下午,就是充滿憤怒、不滿、哀傷的遊行。今年左派宣佈慶回歸活動,改為下午在18區及添馬艦舉行嘉年華,並發動近千商戶在當日下午2至5時、即遊行期間以低至五折優惠價「搶客」。

是「搶客」嗎?據慶典委員會主席鄭耀棠說,參加不同活動的人有不同理念;發動各業減價的工商聯會長李鋈麟說,即使參加遊行最多人的一次也只是50萬人,另外650萬港人要開心(慶回歸)要消費,故提供優惠。姑且不論不參加遊行的市民是否都歡天喜地慶回歸,就像吳克儉說不參加反國教的市民都支持國教一樣,鄭、李顯然都把遊行示威的市民排除在他們慶回歸和在當日幫襯減價商戶之外了。換句話說,意義不在「搶客」,而是在你們感到哀傷的時刻,來慶賀歡暢,就如同在人家辦喪事的時間場合飲酒慶祝歡呼一般。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在港人哀回歸中他們慶祝歡呼

陶傑 – 這一次難搞了

「國民教育」還可以賴曾班子埋炸彈,新界東北的大切割,深圳大陸人免簽進出「深港同城化」的大計,是梁振英「競選」時寫過的政綱、講過的「願景」,文字和聲檔還在,這下子比較討厭:臨時降格為只為香港人建設的衞星房屋城區,香港人即使集體老人癡呆,那麼近的言行全部都沒了記憶,往電腦一點擊,梁特言論紀錄全部可以Recall,要通通否認,眼睛不眨一下,極品的說謊天才,也做不到。

最好笑是香港規劃署副署長梁焯輝,重複深圳一個官員的指示,透露:「大陸人民,很想去香港看電影、飲茶,但不想每次遠去尖沙嘴中環,在新界北複製一個銅鑼灣出來,像時代廣場,附戲院食肆,就會有市場。」

深圳福田、廣州天河,都有商場。如果掃LV,大陸有關稅,非要來新界東北不可,那麼飲茶、看電影,蝦餃燒賣,深圳廣州沒得吃?《蝙蝠俠》第三集,大陸沒得看?香港酒家的廣東點心,為節約成本,本錢向地產商交租,都是在深圳工場廉價造好的,冰凍了再運過來,深港一旦邊境「同城」,深圳人還會來新界北一起地溝油融合飲茶?完全不合常識。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這一次難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