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陳文敏

陶傑 – 玩不下去

香港人無法解讀大陸中國人複雜無倫的政治心理,大陸中國人也不可能了解英國人在香港留下的制度殘餘。

香港人看中國,一向以他們活在英式制度的生活現實為視點,而對中國深層精細的政治一無所知。譬如十年前,我時常在一些中環飯局聽到許多中環精英口沫橫飛談論中國:「現在胡錦濤已經穩掌大權啦,江澤民退休交班了,老江毫無影響力了。」我心中冷笑:一伙西裝友是讀MBA的,他們不知道戊戌政變,也沒聽過一九六二年北京的「七千人大會」,他們以為中南海換屆,如同香港總督衛奕信離任、彭定康來;或者布殊下台,奧巴馬上任。

但是如果你以你的中國見識,糾正這種香港人的盲點,他們會認為你太「偏激」。於是我會含笑聽他們今天改口說:習近平真是一代英主,習總真是好嘢。我心想:香港的中環精英這副德性,幸好我早就不再屬於這裏。

「學者」也一樣。研究中國的香港學者,用西方的學術方式。西方解讀中國,永遠是錯的。西方看中國,側重數據。香港人論中國,也只講財經數字。數字只是評斷中國的一個角度,決不是唯一的角度。但香港對中國的視野只有財經,沒有文化歷史。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玩不下去

Advertisements

陳文敏 – 小狗下井

最近在女兒的中文課外閱讀補充練習中看到這樣一個故事:小狗一天經過一口井,好奇地在井口往下望,但一不小心竟掉進井底,幸而井底的水很淺,才不致遇溺,但當時四下無人,小狗心想雖然不致溺斃,但這裡沒有食物,早晚可能會餓死。正在躊躇之際,小鹿正經過井口,看到小狗在井底,便問他在做甚麼,小狗念頭一轉,說井底的水很清澈,小鹿也下來喝一口吧。小鹿於是便撲通一下的跳進井中,井水果然清澈怡人,喝過井水後,小鹿便問小狗「噢!現在我們怎樣返回地面?」小狗說:「你用前腿趴在牆上,讓我抓著你的角跳上井口,然後我再拉你上去。」小鹿於是站起來,趴前腿在牆上,小狗一而躍上,從小鹿背上抓著小鹿的角便跳出井口,小鹿跟著向小狗說: 「你現在拉我上去吧!」小狗笑說:「我這麼細小,怎夠力氣拉你上來,你跳下來時實在太魯莽,沒經三思,現在我也沒辦法了。」跟著小狗便哼著歌兒離去,留下小鹿在井底。

故事末段問小朋友認為這個故事的教訓是甚麼?不知讀者會怎樣想?但答案竟然是做事不要魯莽,凡事該三思而行。故事中小鹿受人欺騙致身陷井底,小狗為求自保,先騙小鹿下井,再騙小鹿讓他跳出井口,跟著騙小鹿會拉小鹿出井口。 Continue reading 陳文敏 – 小狗下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