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農曆新年

陶傑 – 年初四

年初四,小時候香港的童謠:「一二三四馬騮放臭屁,放到年初四。唔係我,就係你。」因此,總以為「年初四」的意義,只為了這首作弄人的兒歌而設。

但是年初四為「羊日」,初七方為「人日」。中國農曆新年為千百年農業社會的生活速度而設。從前的一切,地久天長,驢子拽着石磨,牛拉着耕犂,從這山莊到那村店走三十里路,連農曆新年,每一天都配給一種生畜做生日:雞狗豬羊之後,才輪到牛、馬、人。

過中國新年,就知道中國文化不可以「現代化」。譬如高鐵一連接,將二十一世紀的高速度帶進來,中國的習俗即刻有一大片癱亡。北方的農村,過年要過一個月,如果這樣叫做「不合時宜」,因為現代社會要講求效率,中國人的工商業城市,不可能有這許多天假期,那麼農曆新年的習俗,一天挨一天的淘汰掉。

中國文化不講「快」,一切只求「慢」。廣東的老火湯要熬六七個鐘頭,紅樓夢要看足八十回,中國功夫要學紮馬,同理,農曆新年要過全套,中國文化的意識,隨同那一身藍棉襖、一地紅色的爆竹紙屑,還有一地的皚雪,才會留在腦海。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年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