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趙連海

孔捷生 – 李娜,國民教育的典範

李娜是國人新偶像,她的法網金盃和她的火爆金句一樣搶眼。曾在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奪冠的李娜,其後毫無作為,世界排位徘徊在二百名之後,她認定是體制悲劇,遂於八年前掛拍退隱,留下了一句:「你們這些領導和教練讓我出成績,不就是要升官發財分房子嗎?」

兩年後,在湖北華中科技大學讀書的李娜應邀「友情客串」,為湖北省打全國運動會。國家體育總局網球管理中心主任孫晉芳聞訊來請她出山。李娜總算回歸國家隊,錢掙得比當窮學生時多得多,卻不開心,她不時發炮轟擊「舉國體制」,稱:教練制訂訓練計劃,卻要許多球員適應它,如果適應了才能出頭,不適應就甚麼都沒有。李娜這句話幾乎可以適用於天朝體制一切領域。 Continue reading 孔捷生 – 李娜,國民教育的典範

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黎子珍文匯評論真係好有趣味性,建議先看。

 
「但是有人害怕光/有人對光滿懷仇恨/因為光所發出的針芒/刺痛了他們自私的眼睛/歷史上的所有暴君/各個朝代的奸臣/一切貪婪無厭的人/為了偷竊財富、壟斷財富/千方百計想把光監禁/因為光能使人覺醒……」──艾青:《光的贊歌》

前天某香港的中共喉舌,刊登一大篇的「來論」,題目是:〈李怡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指斥筆者星期三講孕婦潮的蘋論,並大翻筆者此前所寫文章的舊賬。論點固不值一駁,但題目倒是筆者所喜,因為筆者一世為文,所努力的方向,正是要擺脫中國人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陳文敏 – 小狗下井

最近在女兒的中文課外閱讀補充練習中看到這樣一個故事:小狗一天經過一口井,好奇地在井口往下望,但一不小心竟掉進井底,幸而井底的水很淺,才不致遇溺,但當時四下無人,小狗心想雖然不致溺斃,但這裡沒有食物,早晚可能會餓死。正在躊躇之際,小鹿正經過井口,看到小狗在井底,便問他在做甚麼,小狗念頭一轉,說井底的水很清澈,小鹿也下來喝一口吧。小鹿於是便撲通一下的跳進井中,井水果然清澈怡人,喝過井水後,小鹿便問小狗「噢!現在我們怎樣返回地面?」小狗說:「你用前腿趴在牆上,讓我抓著你的角跳上井口,然後我再拉你上去。」小鹿於是站起來,趴前腿在牆上,小狗一而躍上,從小鹿背上抓著小鹿的角便跳出井口,小鹿跟著向小狗說: 「你現在拉我上去吧!」小狗笑說:「我這麼細小,怎夠力氣拉你上來,你跳下來時實在太魯莽,沒經三思,現在我也沒辦法了。」跟著小狗便哼著歌兒離去,留下小鹿在井底。

故事末段問小朋友認為這個故事的教訓是甚麼?不知讀者會怎樣想?但答案竟然是做事不要魯莽,凡事該三思而行。故事中小鹿受人欺騙致身陷井底,小狗為求自保,先騙小鹿下井,再騙小鹿讓他跳出井口,跟著騙小鹿會拉小鹿出井口。 Continue reading 陳文敏 – 小狗下井

梁文道 – 一個死在香港的中國人

我知道華叔司徒華的遺願是建立民主中國,這大概也是不少香港人的心願。可是坦白講,經過多年在大陸走動的經歷之後,比華叔年少一半的我已經失卻這等雄心壯志了。現在的我,最期盼的不再是一個民主中國,而是一個比較正常的中國。什麼叫做比較「正常」的中國呢?那就是讓一個家庭不要莫名其妙地發現自己住了十幾年的地方有一天忽然給人拆了。好,就算你不能保證老百姓的住所不被強拆,起碼你也該留道氣口,讓他們去上訪投訴吧。如果你連上訪都不准,可不可以不要強姦那個跑來上訪的女孩呢?如果你的人非強姦她不可,能不能至少讓那個女孩去報個案呢?就算做做樣子也行吧?萬一這女子太過害怕,找人陪同壯膽,能不能不捉那個陪她的善心人,說他是「聚眾滋事」呢?如果你真得抓這個人,至少讓他見見家人和律師好不好?又如果大陸以外有人替他申寃訴苦,我請你不要動不動就怪這批人「井水犯河水」,行嗎?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 – 一個死在香港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