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警權

點解老師講粗口?

警察應保持中立並避免參加政治活動,我相信這個警察條例的原意係因為警察擁有執法的權力,無論是在執行任務或放工放假,他們的政治取向或會影響其執行職務時的判斷,即使沒有影響,也有可能給大眾一個不公的印象。這種規範都是為了製衡權力,並減少利益衝突。

但作為一個教師,佢唔係係上堂個陣教學生講粗口,佢又唔係用粗口鬧學生,佢放工後並無乜特別權力要被限制其政治取向,佢行行下街,見到有個事件發生,佢認為係社會上的不公義,佢出聲,但乜都做唔到,佢好憤怒,然後講粗口鬧警察,然後教育局就被要求為事件寫報告。

我唔知道香港有無咩教師條例話教師放工離開學校後唔比講粗口,如果有,相對的機關如學校,係咪有咩程序去跟進? 有冇需要驚動教育局? 我覺得香港教育咁多問題,教育局應該好忙,如果連老師放工係街上講粗口,都要教育局寫報告,咁我知點解香港教育有咁多問題…
Continue reading 點解老師講粗口?

Advertisements

沈旭暉 – 咫尺地球:英國「粗口門」 的啟示--你懂得Framing嗎?

近來不少地方展開了圍繞「老師與粗口」的論爭,令人想起去年一個英國案例「Plebgate」,和社會科學的「framing」理論。這案例同樣牽涉粗口、警權爭議、媒體和政治角力,當事人並非老師,而是同樣被賦予一定道德要求的國會議員兼執政黨黨鞭。
 

英國執政黨黨鞭被指粗口辱罵警察

當事人麥俊高(Andrew Mitchell)算得上英國政壇重量級人物,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當選下議院議員,2010年保守黨回朝後,被卡梅倫委任進內閣,擔任國際發展部長,並於兩年後改任黨鞭,繼續列席內閣會議。英國的執政黨黨鞭辦公室,就在首相官邸唐寧街10號旁邊的唐寧街9號,可謂處於權力核心中央。就在麥俊高接任新職後兩週,他騎單車離開辦公室時,被見慣政要的當值警察截停,感到不滿。

根據麥俊高的說法,他說了一句:「I thought you guys were supposed to fucking help us.」但綜合警員在不同報導的說法,他說了四句:「Best you learn your fucking place. You don’t run this fucking government. You’re fucking plebs. I’ll have your fucking job for this.」
Continue reading 沈旭暉 – 咫尺地球:英國「粗口門」 的啟示--你懂得Framing嗎?

蔡子強 – 門常開,除了後樓梯那道門

【明報專訊】我相信,很多香港人,包括我自己,從來沒有像在過去一個禮拜般,對香港警權的乖張,如此深深厭惡過。

警權從沒有如此被厭惡

上個禮拜,副總理李克強訪港,豈料所到之處,卻恍如戒嚴,警察鐵蹄處處,特區政府惶恐得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發生了近年最嚴重踐踏公民自由和知情權的一幕又一幕:

•李克強到麗港城家訪期間,一名穿「平反六四」T恤的住客,在自己家園出入時,被人強行抬走;

•社民連梁國雄的宣傳車被警方以「檢查車上是否有危險品」為由,被扣押並駛往鰂魚涌驗車中心檢驗;

•李克強到港大出席百周年校慶時,請願的學生被封殺於只能站在離會場百米以外的地方,更有學生在自己的校園內,遭外來的警員推倒及禁錮於後樓梯近1小時;

•李克強出席20場活動,開放供記者採訪的不足一半,反而由政府新聞處越俎代庖,提供官方片段,企圖以「官媒」取代傳媒,更發生過把敏感字句(如李克強責成曾蔭權有所作為)刪掉的事件;

•就是在公開採訪的場合,也諸般刁難記者,例如採訪區離會場極遠、採訪記者被肆意搜查隨身物品包括銀包和卡片、拍攝時遭阻擋鏡頭,甚至指記者若然不合作便會直接找來大貨車阻礙拍攝視線、歡迎晚宴時報名採訪的記者被安排在場外另一房間觀看直播等等。 Continue reading 蔡子強 – 門常開,除了後樓梯那道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