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袁崇煥

林民中 – 寫於觀察街站後

香港之華洋雜處,不只在人種,更在想法。西方人講人權:民主是天賦的,自由是與生俱來的,個人價值是要彰顯的;東方社會,上面說什麼就算什麼,皇帝姓趙擁趙,姓朱擁朱,女真人要你留頭不留髮,三百年中國男兒就禿著前額過一生,一生默默在鳥籠般的空間過活。

這十多年的爭論,由六四鎮壓有理無理,至民生議題的hktv事件、反佔中與佔中,歸根咎底,就是英殖時代培養出的西方觀念與中國人一直潛藏著的傳統思維的角力。講個人價值、自由、公平,所以擁有西方文明觀念的那班港人,會說中共鎮壓八九民運是錯、各種打壓人民自由的行為是不義、貪污舞弊是政治制度沒有適當人民制衡之過,我有權看電視你沒理由不發牌、佔中是爭取真普選不果後的官迫民反,暗示我有權這樣公民抗命;傳統中國人則認為上面誰當老闆就對誰忠君愛國,六四後共產黨繼續做到老闆,就要聽從他,他說鎮壓帶來穩定繁榮,你就要重視這個事實,那些人命是國家發展必負代價云云、國家目前貪污腐敗,但會好起來,因為明君會來,你看看朱榕基說打貪連棺材都準備好了、現在習近平打貪力度多強,國家總會進步向光明前進!不給hktv發牌政府決策是正當的,我也不支持發牌給王維基,所以應該不發牌、佔中是要製造動亂破壞香港,國家已經給你投票,你們還想搞亂香港?!這諸般爭論,歸根結底就是一場東西觀念的對決。
Continue reading 林民中 – 寫於觀察街站後

碧血劍 – 袁崇煥評傳

作者: 金庸

查先生的小說當然很好看,但今次想分享的是袁承志故事完結後的袁崇煥評傳

這是查先生在1975年所寫的補充。正如作者所說,碧血劍中的虛構主角袁承志是一很性格不鮮明的角色,相反,整篇故事都是圍繞從未出現過是袁崇煥金蛇郎君夏雪宜

評傳中除了交待明末時的歷史背景與袁崇煥的生平外,作者主要帶出一個新的觀點,那就是崇禎並不是因為中了皇太極的反間計而殺害袁崇煥,即使沒有反間計,君臣之間性格上的衝突與嫌隙才是真正的殺機。

「屌那媽,頂硬上,幾大就幾大!」,這就是袁崇煥的名句,反映了廣東硬漢子的性格與廣東話/粵語的神粹。不要以為他是粗人一個,其實他是明朝進士,是一個文官,但憑著對國家的熱誠與軍事觸覺,終於擊退了從未打敗仗的努爾哈赤,為明朝東北的百姓帶來短暫的安寧。

可惜的是他的君主是生性多疑的崇禎,就在多次君臣之間的衝突後,在加上京中奸臣的唆擺,即使袁崇煥在北京城外成功抵抗繞路入侵的辮子軍(崇禎害怕袁系軍隊,所以不讓袁軍進城,袁崇煥與他的部隊只好在城外死守。),也改變不了崇禎的殺意。

最後袁崇煥被判凌遲處死,就是要被刀手在身上割下一千塊肉才可以死的變態死刑,但無知的北京市民卻忘恩負義地認為清兵是袁崇煥引來京城,袁崇煥被押去行刑時,不少北京市民爭先恐後咬下袁崇煥的肉,連內臟也咬破,這就是一代忠臣的下場。

當時的女真族只有五十多萬人,而明朝粗略估計有一億人,其實努爾哈赤皇太極不斷主張議和,並願意臣服於明朝皇帝,但愚蠢的崇禎與不少京官都覺得議和是喪權辱國的行為,可想而知明朝是注定要自我滅亡的。

我相信歷史在民智未開的地方只會一直重覆下去。
碧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