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蘇格蘭

陶傑 – 豪賭

蘇格蘭明年公投,決定要不要獨立。首相金馬倫豪賭一手:公投通過,首相認輸,國家分裂;通不過,蘇格蘭獨立,不得再提。

這是文明的典範:雖然已經有成熟的議會民主,蘇格蘭獨不獨立,本來,民選的議會和首相,可以自行決定。但是,由於議會是「單議席單票制」,也就是說:一個選區,假設有一千選民,其中一個候選人,得到五百○一票,即順利代表一千人進議會,另一個候選人,雖得四百九十九票,那四百九十九人的意願,即刻等於零。

蘇格蘭人喊不公平:其餘那四百九十九人,如果都強烈主張獨立,我們在倫敦的下議院,為甚麼完全沒有聲音?

首相說:既然這樣,那就全蘇格蘭公投吧。你們贏了,就可以分裂出走。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豪賭

陶傑 – 大撕裂

新冒出來的許多新聞詞彙,聽上去好像很有理論名堂,其實拆穿騙局,不值一文,譬如「社會撕裂」

社會的撕裂?笑話,撕裂就撕裂好了,沒什麼大驚小怪。社會本來就是撕裂的。譬如,說到「貧富懸殊」,貧和富,本來就不是一塊,而是分裂而對立的兩個階層,所以,一聽見「社會撕裂」就大驚小怪的,純屬天真無知。

民主國家一向都撕裂,所以才需要不同的政黨,英國是一個撕裂的國家,只英格蘭,就有以曼徹斯特為工業城市的工黨的英國,與以倫敦和英格蘭南部的保守黨的英國對峙。

所以英國女小說家葛思琪Elizabeth Gaskell)就有一部小說叫「南與北」North and South),講工業革命之後兩個英國社會的衝突,小說裏有一個虛擬的城市米爾頓,就是以曼徹斯特為藍本。像「悲慘世界」的雨果一樣,葛思琪對北英國的窮苦人也寄予同情,小說成為維多利亞的社會寫實畫卷。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大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