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莫扎特

陶傑 – 文化不多元

「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ism)是一個理想,卻是一個神話:一個國家,不同的種族和平共處,可以各自保持自己的傳統習俗,但又擁有共同的價值──譬如加拿大:共同的價值,是人權和自由。

「文化多元」在一些小國,從來沒有問題。譬如瑞士,在「文化多元」的詞彙發明之前,本來就是文化多元的國家。瑞士由德、意、法三大族裔組成,還有百分之一的古羅馬帝國後裔,叫做Romansh。四種族裔各自保留本身的語言、習俗、食物,但是,四裔都擁有共同的耶教文明,雖然語言和食物不同,對於自由、人權、寬容,以至藝術的品味,譬如都喜愛莫扎特和貝多芬的音樂,都欣賞達文西和印象派的繪畫,瑞士這四種族裔都一致。

但是,瑞士卻很排外。在這四種族裔之外,瑞士不太歡迎非歐洲白人的移民。搬來一家很有錢的中國人,無論日內瓦或蘇黎世,還是洛桑,都要由一條街的瑞士人──不論是德、意、法還是羅馬裔,嚴格審核:該中國家庭若在花園供奉四面佛,農曆新年放爆竹,瑞士的街道委員會不會批准其買房產。

同理,搬來一家巴基斯坦人,瑞士也予以排斥。為什麼?因為德、意、法、羅馬裔的「文化多元」,不包括容納清真寺和觀音廟,更不包括容納一戶來自中國重慶的富戶,在洛桑的湖邊買一座豪宅,然後升起一枝五星旗,天天對着湖光山色播「東方紅」。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文化不多元

陶傑 – 進取有罪

王維基電視牌照事件,遭到梁班子蓄意欺弄。其中原因,愛國地產商施永青,由中國國情角度,分析中肯:「王維基在未獲發牌前,已經真金白銀,開始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冒犯了政府的權威,可能被視為想『逼宮』,很容易令中共以為他有政治上的圖謀,擔心發牌給他,每年七一都會號召巿民上街示威遊行。」

此段文字,展示了中國人想像和結論的獨特方式,以及跳躍式的定罪。

王先生想經營電視台,而且他對電視劇有主要的興趣。王維基並無反共的言行紀錄,否則也不會「當選」中國的「浙江省政協」。

他得到特區政府通知,提交申請,得特府確認,電視牌照無上限,廣管局報告,他符合資格。他高興地投入工作,製造大量創作的職位,而且初步成績,相當輝煌,深得市民肯定和期待。

但是在中國人的思維之中,他王維基不是在工作,而是「逼宮」。逼宮,在中國文化──記得要「文化包容」呀──的意思,即是想皇帝退位,皇位由自己來坐。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進取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