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自由行

陶傑 – 狼為什麼恨羊

香港人玩政治,玩不過大陸,因為性格太膚淺。最重要的,是大腦長期懶惰,不會思考,這一點,英國人教得真好。滿街報攤上的中國權力鬥爭政治八卦雜誌,都是大陸的自由行買,香港人不聞不問。這一點,是註定香港必然被中國吞噬的理由。

我問過幾個香港中環的行政人員、專業律師、記者,問他們看不看報攤這類大陸政情八卦周刊,個個都搖頭。我問他們為什麼不看?

一個說沒有興趣。另一個說:這些雜誌都是謠言,第三個說:看不懂。我聽了,笑笑,不作聲。梁齊昕喧嘩割脈,或者吳綺莉被指為虐打女兒,這些新聞,香港人覺得不高深了,都會看。

報攤湧現的大陸政情雜誌,多達一百幾十種,證明有龐大的市場,有許多大陸人搶購。身為香港人,如果精明你會問一句:為什麼大陸的中國人來香港買這種東西帶回去?這些讀物講的是什麼?如果都是謠言,為何其封面的黑幕高官人物,幾個月後真的都被抓捕?為什麼大陸人看得懂這種書,而我身為香港人,我看不懂?也就是說:為什麼大陸中國人來一趟香港,除了奶粉廁蓋棉花棒,還擁有一大堆我所不知道、不明白、或不屑擁有的資訊?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狼為什麼恨羊

Advertisements

陶傑 – 香港問題

香港面對大陸,沒有得對抗。除了本地許多人本身的中國基因:自私、貪婪、好內鬥,香港人昧於歷史、哲學、長期缺乏精明的文史科教育,而且懶惰而不肯學,註定了香港必定衰亡的命運。

如果你是精明的香港人,走過街頭報攤,看見一攤架的雜誌,都是兜售大陸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時事內幕書刊。你會心中數一數,連書帶雜誌,可以有五六十種。

如果一個人精明,而且擁有記憶,你會想:二十年前,香港街頭的報攤,全部是「藏春閣」、「豪情」、「龍虎豹」之類的廉價色情雜誌。為什麼今天,香港報攤一本這種色情雜誌也沒有了,連本地八卦周刊,也擺到一邊了,正面主力,全是講述大陸權力鬥爭黑幕的政治書?

你隨便問一個香港人。他會先一楞,想想,說:因為市場變了,以前的色情雜誌,是大陸人看的;現在,大陸人不看鹹濕書了,都看政治八卦內幕雜誌。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香港問題

倪匡 – 被驅不異犬與雞

現代香港旅人視大遷徙是風景,看斑馬和牛羚逐水草雨露千里長征,卻遺忘了人人家裏一條南來香港的逃亡路線圖。過去50年,無數中國人逃避戰火、逃避批鬥、逃避飢荒,在國土上亂竄如畜牲,慌忙間流落香港這個臨時淨土的,其中一個就是倪匡,那些年吃老鼠、螞蟻和棉花充飢南逃的經歷,他沒有忘記。

「避共產黨係惟有移民㗎咋,到E家你有咩辦法呀?好似鍾祖康話來生不做中國人,我今世就不做中國人喇。」1992年,「仔大女大」的他展開人生第二次逃亡,目的地是美國三藩巿,共產黨魔爪未及的地方,「香港啲高官都走晒啦,政務司(林鄭月娥)一個咁大嘅官,可以老公仔女都喺外國,自己一個喺香港,你話佢想點樣?」

倪匡的邏輯很簡單,香港就是數人頭也數輸,「中國十幾億人都唔夠佢鬥,你話幾百萬武警公安喺度,你同佢鬥你點鬥呀?以前都話搵支木棍可以擋到佢,E家佢機關槍坦克你搵咩同佢打呀?」
Continue reading 倪匡 – 被驅不異犬與雞

陶傑 – 次人和次自由

不知是誰想出「自由行」這個名詞?

「自由行」自不自由?表面看很自由。有了錢,有雙程證,就可以來香港,七天之內,隨便買 LV、愛瑪士、 Chanel,許多五星酒店,只要有空額,都可以隨便住。

但是「自由」是什麼?擁有了行動自由、購物和訂酒店的自由,飲食的自由,不是完整的「人」,除非還同時擁有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

思想自由,由大腦掌產。一個人的肢體,穿上 Prada,坐上法拉利,食道腸胃連接大腸,天天灌進魚翅、狗肉、茅台;手腕戴上伯爵鑽石錶,在 Osim按摩椅上一躺,腳伸出來,即有修甲女替你洗腳、按穴、刮死皮,這一切中國「現代化」的自由都有了,充其量,略高於畜牲,但人格不完整,又低於西方定義的人,只能稱之為「次人」(Sub-mankind)。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次人和次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