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美麗的新世界

陶傑 – 讀點文史

香港出現「新香港人」之說,準備以「新」汰「舊」。「新香港人」應該「愛國」──但是「新香港人」的「新父母」有了點錢,還塞送不塞送子女去英國讀寄宿學校,接受沒有中國「國民教育」的舊英國傳統貴族精英教育,「新香港人」的「定義」,沒有進一步說明。

出現「新香港人」這個名詞,是對準香港人(其實是中國人)凡事貪「新」的習性。iPhone4落伍了,要用iPhone5。這就是貪「新」。電影非3D不拍,也是貪「新」。「新香港人」,對於大腦殘障的人,在字面上,有吸引力。

但是中國的王莽篡漢,自號「新朝」。從此「新莽」便成為「亂逆賊子」、「惡紫奪朱」的貶詞。這一點,不要說香港的師奶不知道,香港的「學者」沒有記憶,一九五○年的中國知識份子精英如張伯荃、翦伯贊、馮友蘭,都想不起來,他們歡呼毛主席的「新中國」,直到「反右」與「文革」,將這愚昧的一群埋葬。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讀點文史

Advertisements

陶傑 – 科學怪人

英國一項調查:在網絡和iPad世代,人類的智商下降。在沒有電腦的維多利亞時代,人類反而比現在聰明。

當然,此一調查,標明「維多利亞時代」,自然以英國為中心,因此不可以誤會:一九○○年的盧旺達非洲人,比今日的土著聰明。調查結果是指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人文思想家輩出,赫胥黎、達爾文、格拉士東、邱吉爾,還包括羅素,今日人才貧瘠。

英國來的朋友,聽說香港人懷念英治時代,笑說:「首相金馬倫,我們不想要,如果香港人想他來香港當總督,我們不介意轉讓。」

網絡時代,智商下降,因為這一代人不太懂得分辨和思考。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科學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