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第二次世界大戰

陶傑 – 勉強無幸福

德國總理麥克萊夫人訪問日本,說德國「正視歷史」,同時也希望日本的鄰國,要就一些歷史問題達成諒解。

華文傳媒許多只報道上半,就變成德國女總理來婉轉教導日本該如何認錯。不報下半,華人就不知道,原來麥夫人也勸喻南韓和中國學會成熟一些,不要死抓住戰爭的過去沒完沒了糾纏不休。

英國與法國、法國與德國、英國與德國,歷史上都打過大仗。英法百年戰爭,英國人殺了法國民族英雄聖女貞德。拿破崙侵略歐洲,英法會師滑鐵廬,英國人囚禁法國英雄拿破崙於聖海侖娜島,還下毒暗殺。普法戰爭,普魯士大勝法國,然後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國藉梵爾賽和約宰割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更不必論。

但是這一切,不妨礙英法德三國共同成為北約組織會員,也是歐盟三大台柱,時時合作。因為三個都是成熟的國家,歷史是歷史,人民之間的一點點文化的敵意(Animosity),不會擴大為仇恨(Hatred),而且三國之間,有幽默感和包容的胸襟,其實也懂得惺惺相惜,互為欣賞。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勉強無幸福

Advertisements

陶傑 – 左膠即內奸

伊斯蘭國斬殺了日本人質,又將約旦機師置籠中燒死。這是野蠻對文明的殘酷挑戰。

黑白分明,世界大戰已經開始。但是左膠有另一種扭曲的邏輯:中東的亂局,是美國製造的,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的源頭,美國的中東石油政策要負責,所以美國才是元兇。

奧巴馬、布殊、克林頓才是「戰犯」,應該去白宮緝兇。如果此一邏輯成立,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拉崛起,因為英法帝國主義掠奪了過多的土地,梵爾賽條約,又對德國過度宰割,對德國不公平,英國和法國才是元兇。帝國主義者邱吉爾和戴高樂,應該為屠猶浩劫而終極負責。

然後左膠又告訴你:對付伊斯蘭國,要以「愛與和平」,只有「愛與和平」,才可以戰勝仇恨。

這種屁話,是左膠之神──六十年代的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始創的:「黑暗不可以驅走黑暗,只有光明。仇恨不可以驅走仇恨,愛才可以。」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左膠即內奸

陶傑 – 胸襟宏大

首富的紅顏知己說:「李先生不適宜從政,因為他的胸襟太廣闊。」意思就是,在中國人社會,「從政」的人,皆雞肚小腸。

在文明世界,能做得大事的人,胸襟必定要廣闊。

電影「解碼遊戲」,講電腦始祖、英國數學家屠靈(Alan Turing)的生平。屠靈在劍橋畢業不久,適逢第二次世界大戰,考進了英國通訊情報中心,截查納粹德國的密碼通訊。

工作最艱險的時候,上面傳達:情報中心有蘇聯間諜將英國一些機密傳遞給共產的蘇聯。

對於英國,希特拉固然是凶惡的敵人,蘇聯一直滲透英國,史太林赤化英國的陰謀從二十年代就開始,蘇聯史太林這個敵人,一樣邪惡。情報中心不可以有蘇聯的共諜。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胸襟宏大

陶傑 – 補課

總統奧巴馬說,美國準備制裁俄國,即使制裁令本國經濟受損,總統呼籲,國人準備承擔。

烏克蘭總理也公告國民:因為克里米亞之亂,烏克蘭可能破產,經濟會不景氣,他呼籲烏克蘭國民準備勒緊褲頭,緊縮一段時期。

「殺敵三千,自損八百」,一切對抗行為,都要付出代價。有時是金錢,有時是其他利益,有時是生命。但除非投降,如果要尊嚴,守住原則。那麼你口袋裏的錢會少一點,你過的日子不會像以前般舒適,甚至會流血。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德軍轟炸英國,倫敦到處殘垣敗瓦,英王喬治夫婦訪察災區,倫敦婦女協助救援,因為缺少防空洞,市民疏散,席地在地鐵站的月台渡宿。這場轟炸,有一個專門名詞,叫做The Blitz。

戰勝之後,國家負債纍纍,殖民地相繼獨立,海外的市場和資源沒有了。首相艾德禮厲行節儉緊縮,國民不哼一句,豬肉和雞蛋,一直定額配給發售,直到一九五五年,這緊縮的十年,也有一個專門名詞,叫Austerity。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補課

陶傑 – 影中俠聖

六月大熱天,最好是看日本片消暑。「永遠的0」和「東京小屋」,背景都是東亞太平洋戰爭。

「永遠的0」主角是神風特攻隊。這個問題,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成敗是非,會有一點爭議,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看過了,覺得很好,而且大力推薦。

電影講一個前神風特攻隊戰士的外孫,找尋外公以前的身世。外公雖然是神風隊長,但是很奇怪,神風應該視死如歸,從倖存的戰士老來的記憶,他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當神風隊員個個認為為了愛國,應該捨棄生命,這位隊長卻宣揚:活下來更重要。

外公到底是懦夫還是英雄?年輕人到處尋訪,從不同的同袍老來憶述之中,拼湊真相,後來發現離奇的內幕。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影中俠聖

永遠の0

作者: 百田尚樹

譯者: 王蘊潔 (我看的這個中文譯本譯得非常好,超讚!)

震撼人心的一部小說… 一部關於二戰時期美日兩軍戰爭的小說…

未看過的可能會懷疑這是一部美化日軍係二戰時所犯罪行的小說,我不能判斷書中所描述的有多真實,但我相信有很多在前線作戰的士兵都不是戰爭狂熱份子,佢地只不過是後方策動與指揮戰爭的棋子。最大的錯誤係佢地無去反抗外在環境所附於佢地身上的壓力,盲目遵循,造成生靈塗炭。

作者用文字告訴世人戰爭的可怕,我不敢想象戰爭親身在戰場時那種壓力。另一方面我認為作者給世人帶出了一份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要有否定甚至對抗那大圍意識形態的勇氣,堅持自己的信念。

artwrok

陶傑 – 正說「包容」

「包容」這個詞,近年在香港,時時受到歪曲和誤解。

「包容」不是縱容陋習、助長罪惡之風的意思。「邪惡之所以勝利,在於善良的人一事無為」──路見不平,不予干預,以「包容」的一知半解來自慰阿Q的懦弱,是很可鄙的。

什麼是「包容」(Tolerance)呢?一九八六年六月,倫敦一群作家,在市中心海德公園附近定期聚會,痛論時政。他們尤其不滿首相戴卓爾夫人的管治,商量有什麼辦法,可以用自己的寫作影響力,令戴卓爾夫人倒台。

他們成立了一個鬆散的同盟,自稱「六月二十日小組」,因為正是在一九八六年的六月二十日,決定同氣連枝,以結束戴卓爾夫人管治為目標,他們認為這將是歷史的一天──其中的典故,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貴族出身的德國將領史托芬堡密謀刺殺希特拉的壯舉。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正說「包容」

2011 – Germany Journey Review @ 5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在回程的火車上突然決定到經過了三次的Koblenz一遊,但由於時間關係能走馬看花一遊。加上太陽已落山,所以都拍不到清晰的相片,只好借Wikipedia幾幅相一用。

Koblenz這字源至拉丁語confluentes,意思是兩河的匯合處。Koblenz的兩河就是萊茵河Rhine莫色耳河(英語: Moselle/德語: Mosel),兩河匯合之處建有Koblenz的地標德意志角(Deutsches Eck)。是紀念德意志帝國(German Empire)的第一任皇帝William I統一德國

旅遊書上提到「父河萊茵與母河莫色耳」,但網上亦有人說母河是多瑙河(英語: Danube/德語: Donau),但我找不到任何英文source有關德國人的母河,於是便請教一位在德國留學的朋友請他轉問當地人,才知道德國人自己並沒有德國父母河的概念,但在德國的詩中可以找到Vater Rhein, Mutter DonauMutter Mosel,Vater和NMutter就是Father和Mother,所以萊茵河Rhine其實有兩位太太。
Continue reading 2011 – Germany Journey Review @ 5

2011 – Bali Journey Review @ 2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繼續峇里島的歷史…

十六世紀末歐洲的荷蘭人來到峇里島並建立起貿易往來。直到十九世紀中期,荷蘭人龍目島(Island of Lombok)的薩沙卡人(Sasaks)合作入侵峇里島。但後來薩沙卡人荷蘭人反目並屠殺了荷蘭士兵,於是荷蘭軍隊大舉進攻奪回峇里島的統治權並開始殖民。

1906年荷蘭軍隊海難事件峇里島的酋長起衝突,更攻入Denpasar(登巴薩/丹帕沙 – 「den pasar」在荷蘭文的意思是市場)。峇里島上的酋長和宗教領袖奮戰到底寧死不降,最後他們與一眾族人實行了名為Puputan(意指「奮戰至死」或「結束」)的集體自殺儀式,死亡人數約在600至2000人之間。其後荷蘭人繼續進攻周邊地區,直到1908年峇里島王朝正式滅亡而峇里島亦成為荷屬東印度群島的一部分。
Continue reading 2011 – Bali Journey Review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