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種族主義

陶傑 – 港大種族之戰

港大新校長人選,果然掀起政治風暴,產生種族主義攻擊,指這個英國人不懂中文,不了解中國,對香港的社會撕裂一無所知,所以沒有資格來。

英國人應徵這個職位,而且通過遴選,當初你港大在西方文明國家的報刊登招攬廣告,並無註明要了解中國、懂中文,現在無端端一個糞殼子當頭扣上來,並遭港大自己的醫學系教授破口大罵:「無能、無知、無心」(Incompetent,Ignorant,Heartless),當做一名罪犯來展開中國人的公審。這個英國學者本來不了解中國,只知道有幾家「孔子學院」,他或許以為中國人信奉孔子的仁義禮智、溫良恭儉,現在,對於中國,他了解了。

至於香港的什麼「社會撕裂」,並不是香港大學的歷任校長造成的,應對「社會撕裂」,是香港梁班子的責任,中國人自相殘殺,是你自家的事,跟一名英國白人出任的大學校長職務有何關係?當初港大在國際招聘,既沒有講港大校長要幫忙修補「社會撕裂」,如同沒有講明,哪一個港大女生在宿舍失了身,哭着找校長,英國人新校長要負責替她修補處女膜,香港大學裏中國式那副流氓德性,發作起來,倒也好笑。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港大種族之戰

Advertisements

李怡 – 作惡的底線時分

陶傑寫曼德拉抗爭的白人,「作惡也有一條底線」。我想起大陸海歸學者劉瑜多年前寫過這條底線。她在「底線時分」的文章中,說她讀了700多頁的曼德拉自傳,驚奇發現,這個反政府50年、坐牢近30年的「亂匪」,落到白人種族主義統治者手裏之後,竟從沒挨過打。1963年他剛進羅本島監獄,獄警要求新來的犯人跑步前進,曼德拉抗命反而放慢腳步,獄警威脅可以殺了他,曼德拉說,你們有你們的職責,我們也有我們的。獄警奈何他不得。

另一次更奇怪的是,監獄長Prins對他來訪的妻子雲妮出言不遜,曼德拉給惹火了。「我從座位上站起來,繞過桌子向他走去。Prins向後退去,但我及時控制住了自己,忍住了沒有用拳頭而只用言辭教訓了他,我是個反感說髒話的人,但是那天我違背了自己的準則。」想動手並說髒話的是曼德拉,向後退的是監獄長。

這些南非種族主義者當然不是什麼好人,但劉瑜認為這些壞人「還有底線,這個底線就是不隨便打人。……曼德拉就是在種族主義者的道德之下、底線之上的這塊空地上施展身手,領導南非人民『站起來了』。」

劉瑜寫這篇文章,是因為中國連續發生在獄中被打致死的事件,這些事情讓她意識到,「有些人是沒有底線的。所有蔑視自由的制度都盛產混蛋,但是一些制度比另一些產出的混蛋成色更高一些」。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作惡的底線時分

陶傑 – 澳洲女強人

瑞典斯德哥爾摩暴動,理由是外來移民破壞社會和諧。

英國黑人伊斯蘭恐怖份子街頭砍殺白人英軍,兇手來自非洲的尼日利亞。

歐洲的外來移民太多,他們的文化背景不同,不是信奉可蘭經,就是心繫五毛式的另外的「祖國」,許多外來移民,從來沒有認同過歐洲的人文價值觀:崇尚寧靜,尊愛自然生活,儉樸而有品味,不盲目炫耀財富,而且,是耶教文明。

外來移民來到歐洲,有幾多個認同歐洲和西方的民主自由,還是來領取社會福利,或者用貪污來的金錢購買房產和居留權?歐洲的文化,從十字軍東征以來,就是耶教、理性、寬容──外來的新移民,利用歐洲的寬容,鑽混進來,堅持自己的「文化」裏的偏激、仇外、狹隘、喧嘩,當歐洲人覺得他們這麼做,無法融入歐洲主流,好心勸喻,他們反過來,指摘包容他們的歐洲是「種族主義者」。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澳洲女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