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無良僱主

陶傑 – 人民勝利了?

大家樂事件,老闆終於龜縮投降,把剋扣午飯的那二十分鐘幾元錢工時擲回,有團體歡呼:人民勝利了

人民勝利了?哈哈,多矯情的口號。不錯,揚言罷食一天,經許多團體一嚇唬,大家樂的老闆退讓了。說這是什麼「人民的勝利」,不如說是香港的商人,在殖民地的溫室裏受呵護慣了,沒見過大場面,經不得嚇,「人民」只是在城門外叫陣呢,還沒開仗,就搶先扯了白旗。

就像一個青島的美女,跟一個柔弱的港男上牀,她才脫掉上衣, Bra還沒解開,港男就搶先早了洩,垂頭喪氣了。但美女不可以到處誇耀自己的「功夫一流」,不,碰都沒碰一下,是這個不爭氣的廢柴,自己的衰老過早崩了潰。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人民勝利了?

吳志森 – 無良偽君子 奸商真小人

究竟香港的空氣和土壤有甚麼問題,培植出大家樂這種無良僱主?

如果大家樂對即將公佈的最低工資時薪廿八大元提出異議,表示太高無法接受,老闆陳裕光憤而辭去「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之職以示抗議,像張廿蚊一樣厚着臉皮硬着頭皮堅持到底,擺明車馬要做無商不奸的真小人,相信港人還會對你保留三分尊敬。但大家樂卻用「配合最低工資政策實施」為藉口,名義加薪實質減糧,但做了又不敢承認,諸多理由,死不認錯,做偽君子也做得鬼鬼祟祟,除了使人不屑之外,剩下的,甚麼都沒有了,就只有公眾的涎沫。

大家樂管理層要求屬下員工簽署「僱聘資料變動確認書」,時薪增加兩元至三元半,但清楚寫明「用膳時間不計算在有薪工作時數內」。連小學程度的算術都能準確無誤的計出來:加薪兩元,由二十二元增至二十四元,八小時工作,扣減四十五分鐘飯鐘錢,每日減薪兩元。由二十五元增至二十七元,每日減薪四元二角五分。如果加薪兩元五角,由二十五元增至二十七元五角,每日減薪六角二分五。要加薪至三元,才有機會出現正數,每日增薪三大元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無良偽君子 奸商真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