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法國

陶傑 – 閹割記憶

「國民教育」要搗破其騙局所在,很容易,問特區政府為何先把中國歷史偷偷閹割成「選修科」。

「國民」的內涵,不論優劣,是現狀,要了解本國歷史,才知道國民精神。像一條河,下游的水污染了,問題必出在上中游:是有人在河的中游洗腳,倒糞溺,還是河的上游有一家化工廠?

「如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香港的下一代,已經以失憶為時尚,以不知道舊日的事為榮。特區政府偏偏把中國歷史這科藏起來,令香港的下一代更不知道過去,才好把歪曲了真相的「現狀」,硬生生塞進香港學生的腦袋,讓他們無法歸納引證,也無以全局思考。

此等的政治手段,以特區政府十五年來政務官所表達的愚昧,當然不是這伙「港英」訓練的官僚想得出來,而是有更高的幕後推手。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閹割記憶

2011 – Germany Journey Review @ 6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德國之旅的最後一天,雖然在Mainz睡了兩天但還未遊歷過這古城,所以在上機前的上午在這裡閒逛一會。

從前住在Mainz的民族是凱爾特人(Celts)。直到元前13年奧古斯都Augustus Caesar的繼子Nero Claudius Drusus為了守衛羅馬帝國(Roman Empire)高盧(Gallia/Gaul)一帶的領土來到此地,建立兵營Mogontiacum,但亦有研究指Mogontiacum建於更早時間。Mogontiacum一字來至凱爾特人的神Mogons/Moguns

公元前9年羅馬軍隊Mainz豎立了Drususstein(Drusus Stone)紀念逝世的Nero Claudius Drusus。公元89年Mainz成為羅馬帝國上日耳曼尼亞(Germania Superior)省的首府。
Continue reading 2011 – Germany Journey Review @ 6

陶傑 – 唐君毅名句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小圈子「選舉」,豬狼相爭,其中一隻,備受「知識份子」吹捧、文化人歡呼、專業人士叫好,師奶阿嬸萬人迷,只是香港首富很有保留。

他老人家不喜歡,這就對了。此候「選」人民望一直暴升,最後幾天,卻爆出他有「催淚彈防暴隊」的特殊嗜好,於是「民調」又急跌。

在英語之中,有Lesser of the two evils之說,意思就是:形格勢禁時,要不那麼壞的那個。這句話,在一貫非黑即白頭腦簡單的社會,無法明白,於是「知識份子」帶頭起哄,很好,這次真「選」對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唐君毅名句

陶傑 – 心光英雄

Ahmed Harara
The famous photo of Harara by Hossam Hamalawy

雖然經過革命,但一個民族,經暴政獨裁長期強姦,心理扭曲,基因變異,即使模仿西方白人的「民主」,也要經歷很長的血腥陣痛。

有的國家,陣痛一陣子,像二百年前的法國,從帝制走出來,建立共和,恐怖時代,為期兩年,二百年來雖有短暫的復辟,民主、自由、人權,還有品味和享受,一路順風順水。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心光英雄

陶傑 – 多士沾香檳

什麼叫「國民教育」,經過許多爭論,問題開始較為清晰,就是熱愛中國文化為先。

但是對中國文化的「熱愛」,熱愛哪一科目,到什麼程度,而且,最後由誰來考核一個小朋友對「中國」的認同?

還首先,凡優雅的品種,可以跨越國界,誰都有權「熱愛」的。譬如中國的崑劇,就有一個日本大師親自粉墨表演,許多中國人,反倒是門外漢,那麼「國民教育」在這個層次上,不知怎樣評分。

還有范仲淹的岳陽樓記:「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岳潛形,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這一段,不必喜歡任何一個政權:滿清、北洋、蔣介石政府或李登輝,都會有美的感覺而心有所觸。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多士沾香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