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江青

陶傑 – 知識份子悲劇

羅孚先生一生熱愛文藝,對中國現代文學是由衷的喜歡,於書畫亦有近乎狂熱的欣賞。

但他似乎不知道他服務的政權,以毛澤東為首,天生仇視知識份子──知識份子之中第一類:讀原子物理者,還可以利用來造核彈,可以奉為上賓;知識份子第二類如醫生、工程師和地質學家,可以「思想改造」之後適當利用,但不斷還要打壓,因為這類理工專家屬於「白專」,還要接受「工農兵」領導。

至於第三類:文科的知識份子,如歷史學家、文學家、哲學家像翦伯贊、陳寅恪、朱光潛、老舍、沈從文,毛澤東對這類人,懷有刻骨仇恨之最。這一類即使聲稱接受了「改造」,毛澤東也不放過,因為「偉大領袖毛主席」是一個懷疑狂,虐待狂,他認定文史哲這個範圍的人,必有自己的獨立思想,而且會影響年輕人,而中國只能有他「毛澤東思想」一家,不容有別的思想,所以毛澤東一定要將文史哲的中國知識份子往死處整肅,即使你下跪投降,寫了一百萬字的「檢討」,毛澤東和江青,也不會放過。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知識份子悲劇

Advertisements

陶傑 – 喚醒記憶

民主黨元老李柱銘先生指摘二○一七年的香港普選不應該有篩選,認為這一條不是鄧小平的意思:鄧小平如果在生,會給現在的北京官員每人打兩巴掌。

李先生曾經參與《基本法》起草,對鄧小平的印象似乎很好,他認為鄧小平的意思是香港「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內,中國慢慢「進步」,追上來;香港可能有一點點後退,然後中港「銜接」了,以後一國一制,就沒有問題。

鄧小平如果在生,會讓香港有真正的普選?當然不會。鄧小平這個人,任何承諾都靠不住,這不是我說的,而是中國人敬愛的領袖毛主席說的。一九七六年,英明如毛主席,也發覺被說謊的鄧小平欺騙了,因為鄧小平當年復出,保證過不翻「文革」的案,但後來他隱性否定「文革」,促進經濟,毛主席對鄧小平這個人的品格很失望:「說什麼永不翻案,靠不住啊。」

然後,毛主席死了,華國鋒活捉了毛主席的指定接班人江青同志,政變上台。此時在軟禁中的鄧小平寫了兩封信給華國鋒,第一封有這樣的詞句: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喚醒記憶

陶傑 – 幾句真話

中國打出「第一夫人牌」,由歌星出身的第一夫人訪問俄國,官方的新華社和大陸網民極度讚美,中國網民歡呼「終於有一個拿得出去的了」,不知是什麼居心。

有點歷史視野的有識之士,都為這位美艷的第一夫人擔憂。

因為中國人十分多疑,中國的政治尤為險毒。大陸網民說「終於有一個拿得出去的了」,這句話極為奸詐。在中國人社會,一個人受到讚美,即使其本人毫無反應,或謙遜否認,他即刻已經賺取了九十九個埋伏在黑暗中的敵人。

「魔鏡,魔鏡,告訴我誰是世界上最美」,西方的白雪公主童話警告過了,何況中國有呂后砍殺戚夫人的嫉恨文化現代的王光美女士以國家主席夫人身份外訪印尼,由於受過美國傳教士辦的輔仁大學的西方儀態訓練,風度甚好,中國老百姓曾經歡呼有一個「拿得出去」的第一夫人了,這就是說另一個第一夫人江青「拿不出去」。後來時機一成熟,江青和她的老公下令紅衛兵羞辱批鬥,幾乎將王光美判處死刑,卻沒有像處置戚夫人一樣,砍掉手足,挖去眼睛,在七孔裏灌水銀,扔下毛廁,是很大進步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幾句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