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民粹主義

陶傑 – 邱博士診症

邱震海博士的專著「中國人成熟嗎?」,給這個病態的民族診症。

中國人的基因遺傳病,病因繁多,病態豐富,除了帝皇專制,令這個民族缺乏個性,邱博士認為,根本之處,是中國人缺乏成熟的思維方式。

思維方式病態,其中尤好低級的詭辯。

讀過幾本書的「知識份子」,尤好低級的詭辯。譬如「九一一」恐襲,有許多中國「知識份子」表示「力排眾議」,想表演「獨立思考」,認為「美國霸權」才是「九一一」的「深層原因」,拉登雖然是「西方標籤」的「恐怖份子」,這些人認為:卻還值得「同情」。

一個民族幼稚,不足為奇。孔子說:上智下愚,中國農民是愚昧的族群,這一點迨無異議,不值一提,但是如果本來應該「上智」的知識份子,也帶頭愚蠢,則無論這些人自吹有幾多千年「燦爛文明」,也是一堆糞土。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邱博士診症

陶傑 – 腫瘤如何形成

如果二○一七年沒有公正的普選,據說香港就會墮下懸崖。

二○一七年普選這一關,中國遲遲不敢硬闖,但沒有辦法,自從收回香港主權,普選即是「港人治港」的目標。

然而拖到現在,許多親中派人士反問:「如果普選出了個『長毛』當特首,怎麼辦?」

答案是:即使第一屆普選,選出了梁國雄先生做特首,中國、香港財團、工商界,也要承受這個後果。

因為,即使視「長毛」為社會的腫瘤,也要認識,腫瘤是如何形成的。

英國管治香港的時候,長毛和他的「革馬盟」,崇尚托洛斯基,是一群無政府主義者。英國人對左翼思潮十分了解,工黨也有這一翼,譬如貴族出身的理想主義者彭東尼(Tony Benn),要求廢除皇室,行徹底的民粹。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腫瘤如何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