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民主黨

陶傑 – 喚醒記憶

民主黨元老李柱銘先生指摘二○一七年的香港普選不應該有篩選,認為這一條不是鄧小平的意思:鄧小平如果在生,會給現在的北京官員每人打兩巴掌。

李先生曾經參與《基本法》起草,對鄧小平的印象似乎很好,他認為鄧小平的意思是香港「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內,中國慢慢「進步」,追上來;香港可能有一點點後退,然後中港「銜接」了,以後一國一制,就沒有問題。

鄧小平如果在生,會讓香港有真正的普選?當然不會。鄧小平這個人,任何承諾都靠不住,這不是我說的,而是中國人敬愛的領袖毛主席說的。一九七六年,英明如毛主席,也發覺被說謊的鄧小平欺騙了,因為鄧小平當年復出,保證過不翻「文革」的案,但後來他隱性否定「文革」,促進經濟,毛主席對鄧小平這個人的品格很失望:「說什麼永不翻案,靠不住啊。」

然後,毛主席死了,華國鋒活捉了毛主席的指定接班人江青同志,政變上台。此時在軟禁中的鄧小平寫了兩封信給華國鋒,第一封有這樣的詞句: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喚醒記憶

倪匡 – 今次選舉係港人最後機會

倪老大雖然預言香港之死是命中注定,但即使死,香港人也應該稍為掙扎一下,「生物自然反應嚟㗎嘛,魚呀、星斑呀都會跳幾跳啦,死亡之前都要反抗。今次選舉係香港人嘅最後機會,最後抗拒共產黨侵入嘅機會,雖然終於都係會死,但都要出番啖氣。」

「我三十幾年前已經講過啦,香港一定死㗎,(咁香港人唔想死可以點呀?)唔想死冇辦法㗎,不斷抗爭或者可以拖慢啲死嘅,但死係一定嘅,香港嘅精神已經死亡咗。」

要對付共產黨的統治,超出以寫科幻小說聞名的倪匡的思考範圍,「中國13億人都冇辦法,香港你幾百萬人憑乜呀?而且我對呢次選舉結果嘅睇法都好悲觀㗎,嗰啲少少激動行為呢,香港人又唔鍾意喇,又話佢太激動喇,掟幾隻蕉你就話激動喇,你點同共產黨對抗吖?」

評眼前的候選人,建制派他只是一句輕輕帶過,「陳婉嫻嗰啲共產黨嚟㗎啦,全部都係共產黨,或者共產黨嘅走卒啦。」他認為只有激進派能與共產黨抗衡。

倪匡眼中,從中英談判至今,香港已經錯失多次抗共的機會,「如果嗰陣香港有百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回歸嘅話,個局面又唔同㗎嘛,E家你一次又一次錯失(機會),(五區)公投係好好機會畀你抗共㗎喇,你又反對,你香港人一次又一次機會錯過,有辦法都變咗冇辦法啦嘛。」
Continue reading 倪匡 – 今次選舉係港人最後機會

陶傑 – 天葬

民主元老逝世,生前很受「爭議」,因為十三年來,至少有一半「輿論」,標籤這位老先生是「反中亂港」的叛國賊之首。

這位元老一死,特首即刻發出哀悼,用詞十分權威:「司徒華先生一生熱愛中華、熱愛香港,致力推動民主發展,為人剛直不阿,堅持理想。」
 

「熱愛中華、熱愛香港」,而強調「一生」,是情傾萬里的至高頌詞,如同前清謚曾國藩為「文正公」。現代的中國「政治文化」,對於一個「死」字看得極重。吃政治飯的中國人,尤對於死後的「評價」,葬禮的「規格」,視為「重中之重」。「結束×黨專政,平反×四」是司徒華生平的代表作,現在,特區的官方,高度讚揚「反中亂港」即是愛國,「平反六四」即是「理想」,官方「定音」,香港一齊照這個調子哭喪,身為納稅人,對於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難免要問一句「為什麼」。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天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