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殖民地

陶傑 – 大宗師

李光耀是史詩級的國際政治家,人生歷盡二十世紀的激進和凶險。今日許多人,跟在另一些人的後面,稱頌李光耀治下的「經濟成就」,皆瞎子摸象。首先,他們不敢講新加坡的經濟成就從何而來。

李光耀為什麼「專制」?因為戰後殖民地紛紛獨立,在南洋,殖民地民族獨立運動的主要動力是共產黨。

李光耀是華人世界中最早認識到殖民地獨立,絕不可以由共產黨來支配的第一人。李光耀的「專制」,有強烈的道德原因:如果不「專制」,新加坡在五六十年代,早已赤化。馬來西亞、泰國、印尼,在冷戰時代,都一樣「專制」,不然,就淪為越南、寮國、赤柬高棉的悲慘命運。

李光耀戰後在劍橋讀經濟。劍橋是凱恩斯左翼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發源地。凱恩斯主張政府干預經濟,李光耀也認同,新加坡的家長式干預型,你認為是「專制」,但源起卻是社會主義的均富主張,李光耀的「專制」,其實很左;他一生堅定的反共,卻又相當的「右」。

李光耀又崇尚資本主義,他不反對馬克思主義的平等理想,他說過:「我只是厭惡列寧主義的共產暴力。」李光耀是一個理性、冷靜、清晰的人。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大宗師

Advertisements

陶傑 – 下一站,天國

亞洲有些左膠,跟在洋左的屁股後高叫「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西方的政治正確,正要剷除殖民地的歷史茶漬,譬如英殖時期的孟買,本來叫Bombay,現在要改口叫「蒙拜」Mumbai。殖民地時代的緬甸,應稱Burma,現在順從「當家作主」的緬甸土著政府,改稱Myanmar。

因為據說Bombay和Burma,是英國充滿西方優越感的英譯。政治正確,由推倒殖民譯名霸權、恢復土著本名而爭取平等開始。譬如,如果孟買應該叫Mumbai、緬甸應該叫Myanmar。但一路掃過去,前法國殖民地柬埔寨,一度改稱Kampuchea,但現在又不叫其本名Kampuchea了,原來已經悄悄復辟了舊名稱,還叫Cambodia。

因為Kampuchea是一九七六年赤柬的波爾布特、喬森潘另行制訂的英文名。波爾布特在七十年代,是左膠之神,像伊斯蘭國(ISIS)一樣,波爾布特的赤柬,將曾經法國管治、歌舞昇平的Cambodia,大舉殺戮,改造為用髑髏堆積成山的紅色共產天堂。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下一站,天國

陶傑 – 必也正名

香港在英治時代,有中國文化氣息。

單看官名:今日叫「政務司」,以前稱「布政司」。什麼叫布政?布衣黔首,布政就是老百姓的事務。今日叫「首席檢控官」,以前叫「按察司」,楊鐵樑大法官曾掌此職。「司」這個字,已經是很古老的中國官名。諸葛亮說:「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今日叫「司長」,不中不西不日,實屬亂來。

孔子說「必也正名」。特區政府今日形象不堪,先是「名不正」之累。譬如「公務員事務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事務」一詞,純屬多餘。政府每一部門,都為處理事務而設。外交部就外交部,不必叫「外交事務部」,因為「交」就有「處理事務」之意。財政部和內政部,不必叫「財政事務部」和「內政事務部」,因為「政」就是事務。

香港特區的中文崩壞,特區政府又想破舊立新,以前所謂「港英」,已經為你設計好,不必叫「公務員事務司」,而叫「銓敘司」。銓敘,就是很古老的中國官名,專管官員的聘用和考核,歸由六部的吏部名下。譬如唐朝,起用一個官員,要經「三銓」:吏部尚書,加上左右侍郎,也就是部長和副部長共三人批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必也正名

陶傑 – 英屬處女金銀島

大陸爆發激烈權鬥,兩派向美國新聞記者爆出前中國領導人的家庭,幾乎位位都在英屬處女群島擁有巨額離岸資產。

英屬處女群島,是許多中國人秘密收藏財產的地方,關鍵在「英屬」二字。「英屬」令所有的中國人──不論嘴巴裏「愛國」喊得聲浪多大,不論是什麼黨──擁有安全感,覺得有「英屬」兩字的保障,即有嚴謹的法治。沒有山賊來共你的產,也沒有老千來剽竊你的財富,處事誠信、公正、保密,而且提供最專業的避稅服務,是西方文明的象徵。

最好笑的是:在中國人歷史教科書,都控訴十九世紀的英國海盜如何到處霸佔人家的土地,帝國殖民,如何罪大惡極。

英屬處女群島,是哥倫布最早發現的,西班牙先佔領幾個島,然後荷蘭人也佔幾個,最後由所謂英國海盜,黑吃黑,憑強大的海軍驅趕了西班牙人與荷蘭人,再多佔幾個島,擴充殖民營業,並從非洲販運黑奴,在島上種蔗、出口糖。

但是今日,英國的皇室沒有將本屬英國公民的民脂財產轉移去英屬處女群島,只有貪腐的中國人,才將英國人的這片屬土當做藏寶洞。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英屬處女金銀島

林民中 – 寫於觀察街站後

香港之華洋雜處,不只在人種,更在想法。西方人講人權:民主是天賦的,自由是與生俱來的,個人價值是要彰顯的;東方社會,上面說什麼就算什麼,皇帝姓趙擁趙,姓朱擁朱,女真人要你留頭不留髮,三百年中國男兒就禿著前額過一生,一生默默在鳥籠般的空間過活。

這十多年的爭論,由六四鎮壓有理無理,至民生議題的hktv事件、反佔中與佔中,歸根咎底,就是英殖時代培養出的西方觀念與中國人一直潛藏著的傳統思維的角力。講個人價值、自由、公平,所以擁有西方文明觀念的那班港人,會說中共鎮壓八九民運是錯、各種打壓人民自由的行為是不義、貪污舞弊是政治制度沒有適當人民制衡之過,我有權看電視你沒理由不發牌、佔中是爭取真普選不果後的官迫民反,暗示我有權這樣公民抗命;傳統中國人則認為上面誰當老闆就對誰忠君愛國,六四後共產黨繼續做到老闆,就要聽從他,他說鎮壓帶來穩定繁榮,你就要重視這個事實,那些人命是國家發展必負代價云云、國家目前貪污腐敗,但會好起來,因為明君會來,你看看朱榕基說打貪連棺材都準備好了、現在習近平打貪力度多強,國家總會進步向光明前進!不給hktv發牌政府決策是正當的,我也不支持發牌給王維基,所以應該不發牌、佔中是要製造動亂破壞香港,國家已經給你投票,你們還想搞亂香港?!這諸般爭論,歸根結底就是一場東西觀念的對決。
Continue reading 林民中 – 寫於觀察街站後

陶傑 – 沒朋友

一個在香港毫無知心朋友的人,怎樣做得了香港的領袖?一年多之前,流行一種很幼稚的論調:做特首,沒有朋友反而好,可以避免人情的後門。

當然,英治時代,倫敦空降一個港督來,像彭定康──彭定康與香港素無淵源,在香港沒有朋友。但英國政治家擁有的氣質:領袖魅力和信仰,加上英國人由寄宿學校訓練出來的處世技巧和團隊精神,加上英國的國際信譽,本來在香港沒有朋友的彭定康,來到香港,匯豐主席、馬會董事局、美國商會,還加上香港黃面孔的政務官,因為強大的公信力,都即刻可以調兵遣將。這些人,也都可以成為他的朋友。

一個本來不必在香港有朋友,但又可以發揮管治才能和效率的英國總督做得到的。自從香港改旗易幟,絕不可能做得到。由一名「炎黃子孫」做特首,不論怎樣模仿,朋友多的,變成私相授受、後門洞開;沒有朋友的,像當前這一位,淪為空前孤立、施政寸步難行。

香港只能在殖民時期才發揮光彩,一旦不再是殖民地,必然光芒散盡,漸成為中國一座普通的城市。像英語說的:The magic is gone,魔法消失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沒朋友

陶傑 – 暗中在審誰

全城不分左中右,一齊公審前亷政專員湯顯明。湯專員不服,反問香港的政黨和公眾?我犯了哪條法?不審湯專員,還不知道香港不分左中右,心裏原來那麼厭惡共產黨。因為罵湯專員的每一條罪行,罵的人心裏明白,其實都在罵中國。

一九七九年,當大陸剛開放,共黨官員開始收受厚禮:名貴香煙洋酒,還開始嫖娼。那時的官方評論,一致定調:這些幹部官員,都受了資本主義思想的腐蝕。

換言之,我們的共幹官員,學馬列出身,本質原來都純潔,只是受了外面資本主義社會的習氣污染,才學壞的。所以資本主義才是元凶。

今日全香港聲討湯專員,只因為小湯時時去大陸交流,中國國情,送禮、吃喝、遊山玩水,完全天經地義。回來香港,這一切通成罪行。小湯在英治時期,因受英國白人領導,品格端正;「回歸祖國」之後,淪為貪腐罪犯,請問,小湯受哪一國的污染,被哪個國家教壞,不是和尚頭上叮的蒼蠅——明擺着的,你罵湯顯明,不就是在罵中國?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暗中在審誰

陶傑 – 馬拉拉難題

巴基斯坦女童馬拉拉的經歷,感動了文明世界。她出生在一個山谷,塔利班在她的家鄉奪權,厲行原教旨統治,嚴禁女童接受教育。馬拉拉堅決要讀書,乘巴士上學,遭到塔利班土匪鎗擊,頭部重傷。

馬拉拉輾轉投奔西方,今日定居英國伯明翰。馬拉拉的勇氣和意志,她代表了善良和公義,贏得文明世界的崇敬。

但是對於西方的左膠知識份子,如何定位,卻形成了難題。首先,禁止女性受教育,是伊斯蘭原教旨的文化習俗。遵守文化傳統,是馬拉拉愛國愛伊斯蘭的義務,本來「天經地義」。

但是馬拉拉勾結「外國勢力」,在巴基斯坦時,已經跟英國BBC電台做時事日誌,唱衰她的塔利班祖國。她今天完全投身「西方文化霸權」,尊崇英國,但她完全沒提到英國在巴基斯坦的殖民統治時的罪惡。對於「知識份子」,馬拉拉是個難題:馬拉拉是個「巴奸」,但也是女性,他們不知道,到底是「西方霸權」罪惡呢,還是塔利班殘酷涼血的「男性霸權」更混蛋。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馬拉拉難題

Cuba: A New History

作者: Richard Gott

終於完成了2014年的第一本書……

古巴,會令人聯想到雪茄、陽光與海灘。但原來這個加勒比海中最大的島嶼有著一段迂迴曲折的歷史。由哥倫布於1492年發現,成為西班牙帝國的殖民地,20世紀初籍著美國的介入下脫離西班牙人統治,但生活在古巴島上的人並沒有真正活在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表面上雖獨立,但背後實為美國操控。由美國扶持下的獨裁政府當然並沒有為古巴島上的人改善生活,卻不斷將國家的利益出賣給資本家以獲取個人利益。最終這個獨裁政府被卡斯特羅兄弟及哲古華拉推番,成立一個共產主義,亦即是現在的古巴共和國。

在蘇共的支援下,經濟得到基本的支持,卡斯特羅可以毫無顧慮下在古巴進行各種共產政策,同時,對革命有著瘋狂著迷的哲古華拉不斷向南美及非洲多國輸出革命。古巴亦成為人類歷史上一個可以實行比較理想的共產主義國家。(看看北韓就應該知道共產主義只會是一個完美的理型,不可能由不完美的人類完成。)

後多蘇共瓦解,古巴失去了經濟上的靠山,不得不另闢蹊徑尋找新的經濟模型,雪茄與旅遊業成為了古巴新的經濟基礎,這個共產主義國家最後也要向資本主義靠攏。

 
哥倫布在古巴奴役原住民,用了很多滅絕人性的方法強迫他們淘金,拐賣及強姦女原住民。歐洲帶來的天花與麻疹病毒加上屠殺同迫害為整個美洲的原住民帶來毀滅性的破壞,很多原住民奮力抵抗戰死,即使逃亡到山上也被不個歐洲人的魔掌,有些原住民為了不被淩辱,親手將自己的家人殺死然後自殺…… 這絕對是西方交明的一大污點。在 Wikipedia 讀到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薩斯(Bartolomé de Las Casas)引述印第安泰諾族領袖哈土依(Hatuey)的一篇演說:

這就是西班牙人所崇尚的對象。為了這些,他們戰鬥和殺人;為了這些,他們迫害我們,這就是我們把他們扔進海裡的原因……他們這些暴君告訴我們,他們崇仰和平與平等之神,但卻篡奪我們的土地,把我們淪為奴隸。他告訴我們他們是多麼的好,但卻掠奪我們的財產,擄去我們的妻子,強姦我們的女兒。這些懦夫跟我們為敵,卻讓鐵把自己覆蓋,令我們的武器無法穿透……

Here is the God the Spaniards worship. For these they fight and kill; for these they persecute us and that is why we have to throw them into the sea… They tell us, these tyrants, that they adore a God of peace and equality, and yet they usurp our land and make us their slaves. They speak to us of an immortal soul and of their eternal rewards and punishments, and yet they rob our belongings, seduce our women, violate our daughters. Incapable of matching us in valor, these cowards cover themselves with iron that our weapons cannot break…

哈土依最後在古巴南部一個叫亞拉(Yara)的地方被西班牙人活活燒死。行刑前,一位神父告訴他,若他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就可以上天堂。哈土依問道:「天堂有西班牙人的嗎?」神父回答說:「天堂有很多西班牙人,只要是善良的西班牙人都可以上天堂。」哈土依於是說:「我不願意當天主教徒了,因為最善良的西班牙人也都是壞蛋,我不想上天堂後要跟他們一塊兒。」

Reference:

 

cuba-a-new-history

陶傑 – 車毀人亡

特區十六年,越混下去,越令人覺得英治之優越。

人家從來不必普選,香港市民管得服服貼貼。總督每一任空降,來到香港,不必有朋友,沒有人情關係網。

由邵逸夫、包玉剛,到小廠家和餐廳東主,英國人給你在歐洲和非洲的殖民地開拓市場,只要你苦幹,做生意的環境一定合理公正,商家沒有一個對英國人的政府有怨言。

除了香港的左派,「文革」時奉命暴動了一陣──其實他們心裏也眷戀着這片沒有赤化的安樂鄉──香港歌舞昇平,即使遇上國際的石油危機、環球衰退,英女皇的徽像,是誠信的品牌,跟着港督會同行政局,人人悅服。

只有大陸不斷給香港添煩加負擔,英國人無負於這個遠東的小島。譬如,香港滿山滿坑的木屋,是一九四九年之後才湧現的──大陸赤化,急湧來一百萬難民;一九六二年,大饑荒又翻山湧過來幾十萬。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車毀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