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樓市

陶傑 – 五元的選擇

瑞士銀行預測,二○一二年之前,香港樓價還將高四成。

樓價上升,勢不可當,特區政府的什麼「壓制措施」,全屬空談。什麼七招十八式、九招三十六式,還有肉蒲團老漢推車的一百零八式,算你都出盡了,也是徒勞。

今日香港的樓市,早已成為世界經濟泡沫快車的一節車廂。美中兩國,都在瘋狂印鈔,美元貶值,掛鈎的港幣跟着貶。大陸也通脹,但大陸的通脹是「國家機密」。美中兩國的貨幣貿易戰爭,香港的貨幣,西依附着美國人的大腿,香港的市場,則北仰鼻息於大陸的鼻孔,香港房地產,怎能不狂漲?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五元的選擇

一個新加坡人的香港樓市觀

我因為太太工作的關係,去年搬來香港居住,以前在新加坡、上海和洛杉磯居住過不少時間,所以對各地也頗為瞭解。自居港以來觀察感想幾多,分享一下我的看法,深感一般港人置業之難,生活之不易。

新加坡也是極細的地方,可是一到香港,同樣尺碼的房子,竟比新加坡小了一半。後來聽說香港的公寓分攤了公用面積,可還是一知半解,星洲的私屋建造也相似,地產商也定期向政府勾地,每個屋宇都有大片的綠地,可不見得分攤每戶的居住面積。相對而言,星洲的私屋綠地面積反倒還大些。發展商這樣charge買家,真是暴利。 Continue reading 一個新加坡人的香港樓市觀

梁文道 – 天堂的邏輯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理解能力開始退化,我發現自己愈來愈聽不懂香港官員說的話了。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最近回應復建居屋的要求時表示:「居屋與私人住宅屬不同市場,透過復建居屋未必可遏抑私人樓價,且屬干預市場,並非政府政策。」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於是翻了好幾份報紙求證,結果每一份報紙的報道都差不多,鄭局長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這究竟是甚麼意思呢?既然居屋和私人住宅真是兩種不同的房產市場,所以復建居屋至不會壓低私人樓價,那麼復建居屋又怎麼會是干預市場的做法呢?到底她在說哪一個市場呢?箇中玄機我猜了半天也猜不到。也許真如不少朋友所說,我的經濟學太差,但我實在不能不憑常識判斷,「居屋和私宅是兩種市場」以及「復建居屋會干預市場」其實是彼此矛盾的。在鄭局長這番違反邏輯的話裡頭,只有一點是統一的,那就是她反對復建居屋。
Continue reading 梁文道 – 天堂的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