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業

陶傑 – 無題

中國遼寧小販夏俊峰遭「城管」暴力欺凌,反抗刺死兩名「城管」,被判死刑。執行前一小時通知妻子探望。妻子想拍張照、擁抱一下,遭到「法院」拒絕。

殺人償命,在刑法上沒有話講。但是中國時時宣傳:「合情、合理、合法」,在「合法」之外,還要合情合理。

小販是社會的底層人,在街頭擺賣。夏俊峰賣點燒烤肉串,不是反政府的顛覆份子,與成千上萬順民百姓一樣,無權無勢,只想在艱難的夾縫中討營生。若是天生好勇鬥狠之輩,早就做了賊匪流氓。大陸不容民間組織,所以小販也沒有幫會,夏俊峰也不可能「尋釁閙事」,主動去毆打城管。

大陸的城管,是中國人社會狗腿家丁的基因變種。這個中國式的物種,幾千年沿襲下來,不知何故,或因教育低下,或因天生暴戾,有些微權力在手,對不相識的善良百姓,必有暴虐欺凌的一股強悍動物性,而且會將事情狠手做絕。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無題

Advertisements

真正的香港核心價值 – 睇電視

唔係因為我鍾意睇電視,亦都唔係我支持王維基,我支持 HKTV 最大原因是一個有立場、有抱負的人與一班對自己工作有夢想、有熱誠的員工居然比一個政府所出賣,而死因卻是因為一籃子又不能透露給大眾的因素。我真係唔知佢地點解對自己的理據咁有信心,可以理直氣壯地對記者說牌照的審批過程是公平公正。

支持 HKTVFacebook 群組只需一天就聯合了超過四十萬的成員,對比以往的社會議題,今次的回響可以話係最快最大。過去香港經歷過高鐵、菜園村、水貨客、國民教育以致最近的廉政公署及發展局局長的醜聞,當中沒有一個可以係咁短時間內組織到如此龐大的一群香港人,足以證明電視絕對可以代表香港的核心價值,但同時這亦是香港可悲的地方。

我預計以梁振英這種打著強勢政府姿態的人不會輕易推番自己的決定,到最後可能都係話「發牌同唔發牌存在一個好大的討論空間」,然後不了了知。若果低不住各方面的壓大,一定會推一個人出黎引咎辭職做替死鬼。

另一個可笑的現象就是一個剛上了小小位的藝員批評王生將自己失敗了的商業決定歸咎於社會公義,並應該對事件負全責。哈哈,當大家都因為政府一方沒有實則的理據說明不發牌的原因而質疑審批過程存在不公義的時候,卻有這種可能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不知基於什麼理由而認為審批過程係公平公正,更本末倒置地將責任推到受害者的一方,這個地方的人真係病得很嚴重… 可惜的是這位病人的行為對他的人氣都好像沒有什麼幫助,上唔到位鳥。

香港人,係時候承受番自己的業啦。

咁冇電視睇我點算

李怡 – 快樂的兩個層次

親友拜年或電話短訊拜年,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新年快樂」。達賴喇嘛去年底在印度的一場演說的開頭是:「每個人都渴望能過幸福快樂的人生。沒有人每天一早起床時,會希望自己最好整天煩惱不斷。」

快樂與逸樂,和悲傷痛苦一樣,都是人類心智的一部分,是自我的感覺。達賴說,他跟世界許多科學家接觸,發現他們都無法明確分辨感官(sensory)層次和心理(mental)層次的意識。但這二者是有明顯差別的。

人們通常追求的歡樂,多半是感官的層次。例如,好看的東西,好聽的音樂,好吃的、好聞的、摸起來舒服的,或者性的歡愉。這些感官經驗都很短暫,好聽的音樂停止,縱會回味,畢竟快樂也消失了。相對的,人們在心理層次發展出的快樂經驗,則可以持久,而且比較平靜、安詳、穩定。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快樂的兩個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