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柏楊

陶傑 – 馮大導的大悟

中國導演馮小剛說:拍「一九四二」的時候,他明白了,中國人的問題,不一定是哪個政黨、哪套制度,而是民族性的問題。

馮大導講得沒錯。一個國家,即使出現獨裁的政黨,就像一個人得了癌症。癌症一個重要成因,是家族遺傳。

有的民族,癌症比率低,像日本。日本人飲食健康,鍾秀自然,喜愛茶道,又不會向下一代提供有毒污染食品,加上承傳了老莊的道家思想,並學得歐洲人的品味,大和民族心境平和,看破生死,即使地震災劫,毫不喧嘩慌亂,贏得美國和歐洲的尊敬。

日本的民族性,早年因固有蒙古利亞裔成吉思汗的殘暴,以及中國戰國時代武士的愚忠至勇,加上明治維新成功,驕奢不可一世,像白血球過多一樣,對外侵略,為鄰國造成危害。

可幸得到西方文明挽救,杜魯門和麥克阿瑟,保留日本天皇,日本人去除了蒙古利亞的基因,成為東西方文化優秀價值的典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馮大導的大悟

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黎子珍文匯評論真係好有趣味性,建議先看。

 
「但是有人害怕光/有人對光滿懷仇恨/因為光所發出的針芒/刺痛了他們自私的眼睛/歷史上的所有暴君/各個朝代的奸臣/一切貪婪無厭的人/為了偷竊財富、壟斷財富/千方百計想把光監禁/因為光能使人覺醒……」──艾青:《光的贊歌》

前天某香港的中共喉舌,刊登一大篇的「來論」,題目是:〈李怡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指斥筆者星期三講孕婦潮的蘋論,並大翻筆者此前所寫文章的舊賬。論點固不值一駁,但題目倒是筆者所喜,因為筆者一世為文,所努力的方向,正是要擺脫中國人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陶傑 – 人民勝利了?

大家樂事件,老闆終於龜縮投降,把剋扣午飯的那二十分鐘幾元錢工時擲回,有團體歡呼:人民勝利了

人民勝利了?哈哈,多矯情的口號。不錯,揚言罷食一天,經許多團體一嚇唬,大家樂的老闆退讓了。說這是什麼「人民的勝利」,不如說是香港的商人,在殖民地的溫室裏受呵護慣了,沒見過大場面,經不得嚇,「人民」只是在城門外叫陣呢,還沒開仗,就搶先扯了白旗。

就像一個青島的美女,跟一個柔弱的港男上牀,她才脫掉上衣, Bra還沒解開,港男就搶先早了洩,垂頭喪氣了。但美女不可以到處誇耀自己的「功夫一流」,不,碰都沒碰一下,是這個不爭氣的廢柴,自己的衰老過早崩了潰。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人民勝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