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怡

李怡 – 他的臉早已變了

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會上說得較有誠意的一句話是:「要建立公眾對一個人的政治信任,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但也可以在一天內公眾失去對你的信任……無論你們是否仍信任我,但千萬不要對香港制度失去信心。」

然而,他是香港的最高領導人,如要公眾不對香港制度失信心的話,只有他誠意認錯和鞠躬下台。但他顯然沒有也不打算這麼做。所以他的誠意要打個折扣,使人懷疑他不是為制度悲,而是為自己悲。

失敗很少能成為成功之母,相反,成功會成為失敗之母。許多人在成功後都會飄飄然,忘了出身,忘了過去,忘了年輕掙扎時的理想和真誠。魯迅詩:「一闊臉就變」,實在是對社會人性的精準觀察。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他的臉早已變了

李怡 – 愛的反面是冷漠

愛的反面是什麼?是仇恨嗎?不。是冷漠。
關心的反面是什麼?是加害嗎?不。是忽視。
勇敢的反面是什麼?是害怕嗎?不。是逃避。
成功的反面是什麼?是失敗嗎?不。是放棄。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愛的反面是冷漠

李怡 – 快樂的兩個層次

親友拜年或電話短訊拜年,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新年快樂」。達賴喇嘛去年底在印度的一場演說的開頭是:「每個人都渴望能過幸福快樂的人生。沒有人每天一早起床時,會希望自己最好整天煩惱不斷。」

快樂與逸樂,和悲傷痛苦一樣,都是人類心智的一部分,是自我的感覺。達賴說,他跟世界許多科學家接觸,發現他們都無法明確分辨感官(sensory)層次和心理(mental)層次的意識。但這二者是有明顯差別的。

人們通常追求的歡樂,多半是感官的層次。例如,好看的東西,好聽的音樂,好吃的、好聞的、摸起來舒服的,或者性的歡愉。這些感官經驗都很短暫,好聽的音樂停止,縱會回味,畢竟快樂也消失了。相對的,人們在心理層次發展出的快樂經驗,則可以持久,而且比較平靜、安詳、穩定。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快樂的兩個層次

李怡 – 無權力者的權力

剛去世的捷克人權總統哈維爾,一生追求的信念是「生活在真實中」。他認為人民拒絕謊言,堅持真相,就是「無權力者的權力」。他在以此為名的一本書中說:
「極權制度觸及到個人生活的每個角落,不過在這樣做的時候披着意識形態的面紗。因此,虛偽與謊言充斥着社會:官僚政府叫作人民政府;工人階級在工人階級當家作主的名義之下被奴役;個人地位的徹底喪失說成是人的最終的解放;剝奪人民的新聞渠道被稱為保障人民的新聞渠道;用權勢駕馭人民說成是人民掌握權力;濫用職權、專橫跋扈便是實行法治;壓制文化就是發展文化;毫無言論自由就是最高的言論自由;選舉鬧劇是最高的民主;禁止獨立思考是最科學的世界觀。因為當權者作了自己的謊言的俘虜,就不得不把一切都顛倒黑白。它篡改歷史,歪曲現實,虛構未來;它揑造統計資料;它假裝不存在一個無孔不入和無法無天的警察機器;它裝作尊重人權,從不迫害任何人;它假裝什麼都不怕;它假裝從不弄虛作假。」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無權力者的權力

李怡 – 我的座右銘

以下這段話,記在我的筆記本上好多年了,沒有記下是誰說的,好像是印度一位宗教大師吧,它一直是我寫作、處事的座右銘:

如果一個人想讓別人接受他的想法,他就不配稱為大師;如果一個人要你相信他,他就不值得你信任;如果一個人相信他掌握了真理,他就是準備說謊;想勸說他人改信自己宗教的人,他就是還沒有了解宗教的真諦。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我的座右銘

李怡 – 官媒與網民的一場戰爭

圍繞着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行事作風,內地官媒與網民之間,掀起一場批罵與反批罵的戰爭。《光明日報》的文章說,駱家輝的輕車簡從的背後,是西方價值觀對中國的滲透,是美國「新殖民主義」的體現。在內地網民嘲諷說,如果駱家輝帶來新殖民主義,「我們不介意,反而正期待,也熱烈歡迎。」

《環球時報》的社評,諷刺駱家輝是做「廉潔秀」,「以巧妙的方式干預中國輿論,增加中美之間新的誤解和懷疑。」「希望駱家輝好好做大使」,意思是他的所為,不是做大使的本份。著名作家王朔發微博說,你一個中國報紙,中國貪官你不敢報道也就算了,人家老外吃穿簡單點也礙着你了,非得跟你們一起鮑魚魚翅同流合污。著名網絡評論家笑蜀表示,駱家輝那些舉動不過是常態之舉。但常態之舉到了中國卻成了奇跡,而讓官媒緊張到如臨大敵,愈加反襯出中國官場的變態。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官媒與網民的一場戰爭

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黎子珍文匯評論真係好有趣味性,建議先看。

 
「但是有人害怕光/有人對光滿懷仇恨/因為光所發出的針芒/刺痛了他們自私的眼睛/歷史上的所有暴君/各個朝代的奸臣/一切貪婪無厭的人/為了偷竊財富、壟斷財富/千方百計想把光監禁/因為光能使人覺醒……」──艾青:《光的贊歌》

前天某香港的中共喉舌,刊登一大篇的「來論」,題目是:〈李怡沒有一點中國人的味道〉,指斥筆者星期三講孕婦潮的蘋論,並大翻筆者此前所寫文章的舊賬。論點固不值一駁,但題目倒是筆者所喜,因為筆者一世為文,所努力的方向,正是要擺脫中國人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擺脫忍耐和趨炎附勢的中國人味道

李怡 – 專把好事辦成壞事的特區專業戶

特區政府有錢了。俗語說,有錢好辦事。面對香港的貧富懸殊、樓價飆升、通脹壓力,手頭有錢的政府要做些受市民歡迎的事,本來輕而易舉,卻想不到向市民紓困派錢也派出一個大頭佛,弄至怨聲載道,政府也進退失據,不知如何收科。

注資強積金戶口受強烈反對,於是財爺從原來說連「微調」都不可,改為大調都可的派錢兼退稅。但倉促推出的派錢,根本連派給誰怎麼派都沒有想清楚,於是爭議連連。小焉者是已經移民海外的香港永久居民有沒有得派,大焉者的爭議是非永久居民有沒有得派。政府原定沒得派,引起為數眾多、將來擁有選票現在腳可遊行的新移民群起反對,在新移民的洶湧聲中,沒有原則的特區政府只求醫頭痛,宣稱改由關愛基金派錢給新移民。但由於政府設立關愛基金的本意,是為了幫助社會上有困難而福利政策未能照顧的「漏網之魚」,是一項政府出一半錢商界捐一半錢的慈善事業。用基金派錢,來填補政府施政或財政上的漏洞,不是照顧有困難的市民,而是派給所有新移民,包括以千萬元來投資辦移民的人士,這就顛覆了設立關愛基金的原意。怎麼辦?於是只有權宜之計而無施政方向的特區政府,就打算用家庭入息審查的辦法來解決不符基金原旨的問題,初步定下受惠人士的家庭入息須在中位數 75%以下。

這樣左支右絀地派錢就派出大亂來啦。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專把好事辦成壞事的特區專業戶

李怡 –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

八九年六四後,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到北京,他跟鄧小平說了一句極具智慧的話:「以前反對你們的,是你們的敵人,現在反對你們的,很多都是你們的朋友。」據說,鄧小平聽了此言,沉吟了一陣,其後提出了因應世局的 28字方針,最重要的幾句是:「善於守拙,絕不當頭,韜光養晦……」。用通俗的話來說,意思就是要「夾着尾巴做人」
 

20年過去,中國靠着當世界工廠和國富民窮政策,變得財大氣粗起來,認為有錢有軍力就可以在國際社會不再「守拙」、可以「當頭」了。許多國際政要對中國也「睇錢份上」,給足了面子,甚至對中國的專權政治加特權市場經濟的體制讚譽有加了。然而,這些國家的掌權者,說甚麼視中國為戰略夥伴,說白了就是有相互利用價值,絕不等於視中國為真正朋友。因為真正朋友必須有共同的價值標準,也就是所謂「共同的語言」。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