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晏嬰

晏嬰論和諧

此文節綠於秦戈編著的《用謀》

 
一次,晏嬰陪同齊景公去巡遊。沒過一會,梁丘據駕著六匹馬拉的車子飛奔而來。

景公問:「是誰來了?」

晏嬰說:「是梁丘據。」

景公問:「你沒有看見人,怎麼會知道呢?」

晏嬰說:「大熱天趕著馬車飛奔,重者馬死,輕者馬傷,不是梁丘據又有誰敢這麼做?(因梁丘據得寵於齊景公,他做什麼事齊景公都不會怪罪,所以才這麼說)」

景公說:「梁丘據與我最為默契和諧了。」

晏嬰說:「這只能說是相同,不能叫和諧,所謂和諧應當是君甜則臣酸,君淡則臣鹹,互有補償,以求完美。梁丘據是君甘亦甘,一味奉承,以順為正,怎能稱得上和諧呢?

景公覺得晏嬰是故意在找自己的麻煩,氣得臉色大變。

 
一語道破現在社會對和諧的誤解,讚!

用謀

作者: 秦戈

全書分為四篇,以帝王臣相后妃宦官人物的故事去透視中國封建帝制陰謀政治

若果換另一個角度,把此書作為歷史故事亦不減趣味。

越看得多就越覺得中國即使有二千多年歷史,但在民智與制度上面從未有進步過,特別是讀到宦官的那篇,便會想到很多擁有做太監潛質的議員和政府官員。哈哈,可惜他們不是活在過往的封建時代,否則他們一定可以撈到更多油水。

當然儒家歷史上還有很多出色的賢明之人,特別深刻的是晏嬰齊景公的故事。可惜的是這些人一直都未能換醒中國人的心靈。其中儒家中國社會上有最大的影響力,但可惜的是當時沒有普及教育,加上大部份可以接觸到的人都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反而深陷在君臣倫理之中,知小仁而不知大仁,使到這封建制度更穩如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