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華社

陶傑 – 還有人記得

邵逸夫爵士逝世,遠在美國的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這樣評論:「邵逸夫先生一生愛黨、愛國、愛港,大慈大悲,是菩薩,是善人。」

許家屯一九八二年才來到香港,來了之後就戴一副黑眼鏡巡邏九龍城寨,對於歷史的香港,許家屯不是太了解。

邵逸夫一生愛黨愛國?不知愛哪一副黨國。我們香港人有記憶的,都記得六七十年代,每年中華民國的雙十國慶,邵先生年年率領邵氏紅星,去大道中二號美國的希爾頓酒店,出席雙十國慶酒會,並祝賀蔣公中正,福壽康寧。

蔣中正總統十月三十日生辰,邵先生也帶領明星飛去台灣祝壽。邵先生確實愛黨愛國,但是與許家屯所指的那一副,明顯的南轅北轍,除非許老先生在美國西來寺住得久了,漸漸皈依了國民黨,或者中華民國。

如果許老先生沒有,那就比較嚴重:「事實不能歪曲,意見大可自由」。小時候,我在香港的愛國學校讀過書,那一年,有一個同學住在銅鑼灣邵氏的明珠戲院附近,他私下看了邵氏武打片「仇連環」,哪知道被另外一個小孩在街上看到,報告老師。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還有人記得

李怡 – 再要包容,香港人也要淪為動物了

一坨糞便引起的不僅是一場風波,也不僅是讓港中矛盾再激化,而且是香港文明的保衞戰。這不是兩地的文化差異,因為隨地便溺的是動物,港人普遍不認為這屬於人類文化;甚至也不是文明的差異,因為我們覺得這種行為已遠離文明。那也不是兩地民間利益的對立,因為中共官方媒體支撐着大陸人來港隨地便溺這種「文化」,是大陸官民一體與香港文明對抗。香港市民文明保衞戰的對抗對象,還包括香港的官員,因為政府高官蘇錦樑站在大陸一方,要求香港人「包容」這種違法行為。一滴水照見一片藍天,一坨便溺照出香港文明陷落的可悲處境。

星期三晚上,《蘋果》「即時新聞」報道,一對大陸父母抱小童在街頭便溺的「一泡尿風波」,讓大陸網民發起6月1日起不去香港行動,聲稱「我們是消費者、我們是上帝」,要讓香港人知道失去大陸旅客的後果。 Continue reading 李怡 – 再要包容,香港人也要淪為動物了

陶傑 – 幾句真話

中國打出「第一夫人牌」,由歌星出身的第一夫人訪問俄國,官方的新華社和大陸網民極度讚美,中國網民歡呼「終於有一個拿得出去的了」,不知是什麼居心。

有點歷史視野的有識之士,都為這位美艷的第一夫人擔憂。

因為中國人十分多疑,中國的政治尤為險毒。大陸網民說「終於有一個拿得出去的了」,這句話極為奸詐。在中國人社會,一個人受到讚美,即使其本人毫無反應,或謙遜否認,他即刻已經賺取了九十九個埋伏在黑暗中的敵人。

「魔鏡,魔鏡,告訴我誰是世界上最美」,西方的白雪公主童話警告過了,何況中國有呂后砍殺戚夫人的嫉恨文化現代的王光美女士以國家主席夫人身份外訪印尼,由於受過美國傳教士辦的輔仁大學的西方儀態訓練,風度甚好,中國老百姓曾經歡呼有一個「拿得出去」的第一夫人了,這就是說另一個第一夫人江青「拿不出去」。後來時機一成熟,江青和她的老公下令紅衛兵羞辱批鬥,幾乎將王光美判處死刑,卻沒有像處置戚夫人一樣,砍掉手足,挖去眼睛,在七孔裏灌水銀,扔下毛廁,是很大進步了。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幾句真話

陶傑 – 不罵曾蔭權

曾蔭權多次外訪豪遊,住很貴的套房,全城唾罵,連大陸新華社也不留情,詳盡報道,加入圍剿。

這時候,你該不該加一張嘴也罵曾一份?我認為絕不應該。有很多理由。

第一,有沒有聽過一句名言:「當華爾街的擦鞋童也在談股票的時候,就要放掉你手上的股票了。」同理,當中國官方也加入圍剿一個人的時候,不管是誰,如果你有一點政治觸覺(或者尚有點人性),即使你本來很討厭這個人,但此時也要停一停,想一想:此一跡象,是一個臨界點,不要加入眾聲的喧嘩,反而,要沉默了。

其次,至目前為止,只是住了幾天總統套房,租了豪宅,沒有貪污千億,英國人是他的師傅,但他沒有把至少八十億託一個英國人轉移海外。身為一名中國官員,有人早就指出過了:他的清廉品格,已經十分高尚。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不罵曾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