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陶傑・讀書・做人

訪問陶傑,是難也是易,傳媒裏的陶傑是個多面手,要寫陶傑,難!容易變瞎子摸象,他文字功夫上乘,說話條理分明,旁徵博引,抓住這點,他是才子,若抓住他抵死比喻,會說他刻薄犬儒,抓住小農DNA, 便是反華反共。陶傑本人並不介意,百貨百賣有百客。但正如孫悟空分身,萬變不離其宗。穿越他的文字及傳媒形象,你會見到一個真實的陶傑,就是他留給自己的那一部分,陶傑對中國知識分子的痛苦、掙扎沒有感覺嗎?對毛澤東的痛恨,是無緣無故的嗎?到今日取笑大中華膠、左膠,是刻薄嗎?陶傑由讀書、做人說起,再論到中國知識分子的traumatic創傷性集體心理、中國歷史之痛苦及「國情」二字之桎梏。

當收起嘻笑怒罵、尖酸刻薄犬儒之後,仍然是當初相識的那個有火的讀書人,沒有改變,要寫陶傑,其實一點也不難。

劉:劉細良
陶:陶傑

劉:你寫作多年,近年還參與電影創作,你有固定吸收知識的方法嗎?
陶:每日都要讀書,是一生一世的。身為中產或知識分子最基本的職責,亦是跟基層或商人最基本的區別,就是你要看書。看書is what makes you中產、知識分子,或者專業人士,特別要讀humanities的書。你在大學三年共九個學期,其實讀到多少?大學不過指了一個方向給你,讓你培養出一種讀書方法和志趣,然後你便一路走下去。
Continue reading 陶傑・讀書・做人

真正的香港核心價值 – 睇電視

唔係因為我鍾意睇電視,亦都唔係我支持王維基,我支持 HKTV 最大原因是一個有立場、有抱負的人與一班對自己工作有夢想、有熱誠的員工居然比一個政府所出賣,而死因卻是因為一籃子又不能透露給大眾的因素。我真係唔知佢地點解對自己的理據咁有信心,可以理直氣壯地對記者說牌照的審批過程是公平公正。

支持 HKTVFacebook 群組只需一天就聯合了超過四十萬的成員,對比以往的社會議題,今次的回響可以話係最快最大。過去香港經歷過高鐵、菜園村、水貨客、國民教育以致最近的廉政公署及發展局局長的醜聞,當中沒有一個可以係咁短時間內組織到如此龐大的一群香港人,足以證明電視絕對可以代表香港的核心價值,但同時這亦是香港可悲的地方。

我預計以梁振英這種打著強勢政府姿態的人不會輕易推番自己的決定,到最後可能都係話「發牌同唔發牌存在一個好大的討論空間」,然後不了了知。若果低不住各方面的壓大,一定會推一個人出黎引咎辭職做替死鬼。

另一個可笑的現象就是一個剛上了小小位的藝員批評王生將自己失敗了的商業決定歸咎於社會公義,並應該對事件負全責。哈哈,當大家都因為政府一方沒有實則的理據說明不發牌的原因而質疑審批過程存在不公義的時候,卻有這種可能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不知基於什麼理由而認為審批過程係公平公正,更本末倒置地將責任推到受害者的一方,這個地方的人真係病得很嚴重… 可惜的是這位病人的行為對他的人氣都好像沒有什麼幫助,上唔到位鳥。

香港人,係時候承受番自己的業啦。

咁冇電視睇我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