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張嘉雯

倪匡 – 今次選舉係港人最後機會

倪老大雖然預言香港之死是命中注定,但即使死,香港人也應該稍為掙扎一下,「生物自然反應嚟㗎嘛,魚呀、星斑呀都會跳幾跳啦,死亡之前都要反抗。今次選舉係香港人嘅最後機會,最後抗拒共產黨侵入嘅機會,雖然終於都係會死,但都要出番啖氣。」

「我三十幾年前已經講過啦,香港一定死㗎,(咁香港人唔想死可以點呀?)唔想死冇辦法㗎,不斷抗爭或者可以拖慢啲死嘅,但死係一定嘅,香港嘅精神已經死亡咗。」

要對付共產黨的統治,超出以寫科幻小說聞名的倪匡的思考範圍,「中國13億人都冇辦法,香港你幾百萬人憑乜呀?而且我對呢次選舉結果嘅睇法都好悲觀㗎,嗰啲少少激動行為呢,香港人又唔鍾意喇,又話佢太激動喇,掟幾隻蕉你就話激動喇,你點同共產黨對抗吖?」

評眼前的候選人,建制派他只是一句輕輕帶過,「陳婉嫻嗰啲共產黨嚟㗎啦,全部都係共產黨,或者共產黨嘅走卒啦。」他認為只有激進派能與共產黨抗衡。

倪匡眼中,從中英談判至今,香港已經錯失多次抗共的機會,「如果嗰陣香港有百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回歸嘅話,個局面又唔同㗎嘛,E家你一次又一次錯失(機會),(五區)公投係好好機會畀你抗共㗎喇,你又反對,你香港人一次又一次機會錯過,有辦法都變咗冇辦法啦嘛。」
Continue reading 倪匡 – 今次選舉係港人最後機會

倪匡 – 被驅不異犬與雞

現代香港旅人視大遷徙是風景,看斑馬和牛羚逐水草雨露千里長征,卻遺忘了人人家裏一條南來香港的逃亡路線圖。過去50年,無數中國人逃避戰火、逃避批鬥、逃避飢荒,在國土上亂竄如畜牲,慌忙間流落香港這個臨時淨土的,其中一個就是倪匡,那些年吃老鼠、螞蟻和棉花充飢南逃的經歷,他沒有忘記。

「避共產黨係惟有移民㗎咋,到E家你有咩辦法呀?好似鍾祖康話來生不做中國人,我今世就不做中國人喇。」1992年,「仔大女大」的他展開人生第二次逃亡,目的地是美國三藩巿,共產黨魔爪未及的地方,「香港啲高官都走晒啦,政務司(林鄭月娥)一個咁大嘅官,可以老公仔女都喺外國,自己一個喺香港,你話佢想點樣?」

倪匡的邏輯很簡單,香港就是數人頭也數輸,「中國十幾億人都唔夠佢鬥,你話幾百萬武警公安喺度,你同佢鬥你點鬥呀?以前都話搵支木棍可以擋到佢,E家佢機關槍坦克你搵咩同佢打呀?」
Continue reading 倪匡 – 被驅不異犬與雞

倪匡 – 你有冇返大陸玩呀?

倪匡如何防止香港大陸化,他反問記者:「你有冇返大陸玩呀?(有呀。)咪係囉,邊個香港人未去過大陸吖,咁你咁鍾意返大陸做乜啫?唓!你根本當冇件事,當毛澤東統治冇件事,係呀風光好呀、食得好呀、住得好呀,咁鍾意去大陸玩,中國嚟統治你驚乜啫。」

香港人對國家感情複雜,國旗飄揚時打呵欠,看到六四燭光卻想到自己是中國人,聽到國民教育動肝火,北京奧運傳聖火又趕去夾道歡迎,倪匡罵香港人精神分裂不爭氣。

倪老大1957年偷渡來港後,就再也沒有踏足過大陸,當然也沒有申請回鄉證,最有資格對受過共產黨壓迫、今日卻擁抱中國的香港人罵得狠:「你麻木吖嘛根本係,對於獨裁同強權統治麻木呀,對政治一無所知嘅,中國人嘅民族性係咁㗎嘛,如果我講犀利啲嘅話,直情係冇血性、冇公義感,講起大陸個個講到眉飛色舞,係我呢啲人先咁頑固嘅啫。」
Continue reading 倪匡 – 你有冇返大陸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