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吳志森

吳志森 – 假如我們都願意活在黑暗中

【明報專訊】「你睇吓我哋呢個世界,睇下我哋呢個城市係乜嘢樣,除咗錢呢個字之外,我哋已經分辨唔出是非黑白,我哋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嚟咁。鍾意食同一樣嘅嘢、鍾意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嘅做人方法,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無綫《天與地》Dr. Dylan金句,全城瘋傳,「城市之死」,成為最時髦議題。這城市的死因,劇中人只說出了箇中現象,問題還沒有說透。蔡子強兄日前在本版點出了關鍵所在——「沉默和冷漠」,為什麼大多數香港人對不公平不公義的事情,都選擇把頭別過去,「認命」,認為什麼都改變不了的態度?健吾兄再作了一番透徹的演繹。因為他們都「自我感覺良好」,覺得目前的處境還不算太差,還有口飯吃,還可以炒賣,炒不起樓還可以炒iPhone 4S,還有一定的自由,還不至於講句異見就被失蹤、被漏稅或被精神病。香港還是不錯的,大家還可以湊合覑,將就將就的過吧!

香港人的沉默和冷漠

回歸14年,香港急速衰敗,不能怨別人,是因為香港人的沉默和冷漠,香港人未衰到貼地仍自我感覺良好,是自招的必然結果。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假如我們都願意活在黑暗中

吳志森 – 自閹了,還要閹別人

記得多年前領匯上市,公屋居民盧少蘭婆婆,在時任立法會議員的鄭經翰等協助下,提出司法覆核,阻止房屋署賤賣政府資產。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建制名嘴口誅筆伐,建制媒體指摘盧婆婆受政客操控,妨礙政府施政,指鄭經翰等人包攬訴訟,應予制裁,小投資者更是群情洶湧,集會抗議,指鄭經翰「阻人發達」,恐嚇要用暴力手段對付他。

事件至今已近七年,領匯搞得天怒人怨,瘋狂加租趕盡殺絕,迫使小商戶流血結業。商場千人一面,餸菜日用等必需品不停加價,收入微薄的屋邨居民百上加斤。昔日舉手贊成領匯上市,對盧少蘭鄭經翰破口大罵的建制直選議員,川劇變臉爐火純青,今天轉個頭來,為了選票,又擺出一副同情相,甚至為商戶出頭,組織遊行,抗議領匯加租。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自閹了,還要閹別人

吳志森 – 無良偽君子 奸商真小人

究竟香港的空氣和土壤有甚麼問題,培植出大家樂這種無良僱主?

如果大家樂對即將公佈的最低工資時薪廿八大元提出異議,表示太高無法接受,老闆陳裕光憤而辭去「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之職以示抗議,像張廿蚊一樣厚着臉皮硬着頭皮堅持到底,擺明車馬要做無商不奸的真小人,相信港人還會對你保留三分尊敬。但大家樂卻用「配合最低工資政策實施」為藉口,名義加薪實質減糧,但做了又不敢承認,諸多理由,死不認錯,做偽君子也做得鬼鬼祟祟,除了使人不屑之外,剩下的,甚麼都沒有了,就只有公眾的涎沫。

大家樂管理層要求屬下員工簽署「僱聘資料變動確認書」,時薪增加兩元至三元半,但清楚寫明「用膳時間不計算在有薪工作時數內」。連小學程度的算術都能準確無誤的計出來:加薪兩元,由二十二元增至二十四元,八小時工作,扣減四十五分鐘飯鐘錢,每日減薪兩元。由二十五元增至二十七元,每日減薪四元二角五分。如果加薪兩元五角,由二十五元增至二十七元五角,每日減薪六角二分五。要加薪至三元,才有機會出現正數,每日增薪三大元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無良偽君子 奸商真小人

非常人語 – 評論員之死

評論員之死 陳雲 曾志豪

年半前陳雲跑上《非常人語》,建議香港徵收物業空置稅, 免地產商囤積吉樓,還說有錢佬恨這政策入骨,誰說誰就死,連最激的議員也不敢提。可惜記者目光狹窄,當時專心寫他嫖妓,遺漏了這點。
 

近來他在《信報》撰寫評論,重提物業空置稅,又叫李家誠實商人下地獄,果然專欄即時死亡,「我知道冒險,有些老人家 好唔老黎, 捐咁多錢只為下世不用受苦,你叫佢落地獄?」四十八歲的陳雲說。
 

同是評論員,陳雲已死,曾志豪半死,他與吳志森主持的《頭條新聞》疑因過激,醞釀換人已久,終於續約三個月吊命,卅二歲的他說:「香港人好善忘,如果到時要郁我哋,可以好合情合理地郁。」 Continue reading 非常人語 – 評論員之死

吳志森 – 功能組別為何惹人討厭?

這個問題不少人已經談過,論點也早已耳熟能詳。功能組別佔着立法會一半席位,對法律和政策,起着決定性作用,功能組別一天還存在,其罄竹難書的惡行,一天都不會停止。
 

中華廠商聯合會借訪京機會,向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告御狀,指功能組別在立法會的存在價值,包括可以平衡議會,功能組別的貢獻和功用,直選不能取代。並向賈慶林表明,功能組別可以優化,沒有必要取消。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功能組別為何惹人討厭?

吳志森 – 「堅定可信」這塊招牌還敢掛出來嗎?

不到一個月之前,一位據稱代表中央與溫和民主派溝通的駐港官員,對民主黨/普選聯的區議會方案,在公開場合提出了幾乎不容辯駁的質疑:「功能界別的立法會議員,應該有屬於特定的專業、行業和組織的選民選舉產生。如果把選民的基礎擴大到全社會,既不符合《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也容易引起質疑,這是不是符合全國人大的決定?」

政治一天都太長,何況是一個月。同一個人,同一個中央代表,又與香港最大的反對黨會面,180度轉變:「中央政府認為,一人兩票區議會方案,沒有違反基本法,也沒有違反人大決議。」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堅定可信」這塊招牌還敢掛出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