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八十後

陶傑 – 記憶是一種權力

記憶是一種權力。一個社會,自動失憶,是自己放棄了做人的權利。

為什麼?因為當閣下以無知於昨天發生的一切為「年輕」的身份象徵,為「時尚」的生活態度,當你和你身邊的人,沒有一個知道誰是佛烈雅士提、彼得奧圖、法國大革命,並哈哈大笑:以為只知道 iPad和 Lady Gaga才是「潮流」,那麼恭喜你,活該你和你的一家,都成為專制統治的奴隸。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記憶是一種權力

健吾 – 他的特別行政區

哲學家,有時比占卜師還要準。黃子華先生的棟篤笑中,他曾經說過他的朋友阿明的故事:

「對阿明來講,香港其實就是李嘉誠,是李家的城,The City Of the Lee’s Family。他的口頭禪就是還差一個字,差一個什麼字呢?香港特別行政區,HKSAR,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但是大家想像下,這個HKSAR,如果H,可以變成L,會變成什麼?LKS!Lee Ka Shing Administrative Region!」
 

胡錦濤主席直接接見李嘉誠先生,肯定了他對深圳發展的貢獻,並希望李嘉誠繼續為港深合作發揮影響力。
 

香港現在是什麼人在管?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原來是廢話。 Continue reading 健吾 – 他的特別行政區

城市裝修﹕今時今日,還能要求青年認真工作嗎?

【明報】2009年5月31日

策劃 許寶強

【明報專訊】金融海嘯前,常聽見對青年打工仔充滿矛盾又苦口婆心的訓導﹕要腳踏實地,不要好高騖遠,也要靈活多變、追求速富;要認真做事,同時要懂「走精面」。

金融海嘯發生後,仍然是同樣矛盾又苦口婆心的訓導,不過內容措辭稍為不同﹕要求大學畢業生、青年接受4千元月薪或12元時薪,又同時批評他們對工作不投入、對公司不盡忠;想他們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卻又迫使他們每日加班、一身數職。
Continue reading 城市裝修﹕今時今日,還能要求青年認真工作嗎?

寫給 80 後--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from 每日一膠.荒謬的香港 by 林忌

最近看到報章日日醜化「80 後」,甚至一些「中年人」走去攻擊年輕人的態度,只令林忌聯想起歷史。

是甚麼歷史呢?就是中國人最自豪的歷史文化中的禁忌--纏足;由宋代成為潮流起,直到二十世紀,總共一千年!(秦始王統一六國是公元前 221 年,才 1221 年之後,就進入十世紀--即宋代開始纏足的年代)簡單而言,我們最自豪、最自傲的中國文化,總共有一千年是進行最不文明,最令人作嘔,強制全個民族的女性,去進行畸形的性虐待,由細到大無一倖免,我們偉大的儒家學者,呢一千年做過乜呢?我們偉大的知識份子,呢一千年做過乜野呢?
Continue reading 寫給 80 後--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全部80後年青人也是無恥政權的犧牲品

為什麼80後會鼓燥,會無奈?

十年前,告訴我們只有進大學才有好日子過的,是你們,
今天,說大學生沒有經驗沒有視野沒有議價能力的,也是你們;

十年前,硬銷母語教學,說什麼更易明白,四處賣廣告的,然後送子女過埠的,是你們,
今天,母語教學終於要下馬,送了我們去做白老鼠,然後說年青人英文水平下降的,也是你們;
Continue reading 全部80後年青人也是無恥政權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