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傅斯年

陶傑 – 北京大學得罪了誰

有點歷史修養,加一點點人格心理學的通識,許多現象和事件,也就解得通了。

譬如,為什麼毛澤東當權之後,那麼仇恨聲譽超羣的北京大學?因為毛澤東年輕時考不進北大。

五四時期,年輕的毛澤東對北京大學甚為嚮往。北大的名師,如宣揚自由主義的胡適和傅斯年,是毛澤東的偶像。但是,北大沒有錄取毛澤東,冠蓋滿京華,北大校園沒有人將毛澤東當做什麼人物。毛澤東連旁聽胡適的課,據中國電影「建黨偉業」披露,也被胡適以沒有學生證為由請出講堂。毛澤東只能做了北大圖書館的一個低級助理。

毛澤東的自卑,埋下種子,一九四九年當權之後,北京大學一伙學者,很天真地請「毛主席」出席紀念五四的活動,毛澤東去函,稱工作忙,冷冷拒絕。

北京大學請毛澤東題字。毛澤東題了,但一直對北大甚為冷漠,也沒有再去過參觀。他們不知道,北大當年的教授蔣夢麟,為毛澤東定的圖書館工錢,每月十七元,毛澤東視為恥辱。毛澤東後來告訴美國記者史諾:「我那時地位低微,沒有人理我。我的工作包括整理來借書的學者的名字登記,有傅斯年、羅家倫,我很想向他們請教政治和文化,但他們不會理睬一個說話有鄉音的湖南人。」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北京大學得罪了誰

陶傑 – 一路走好

「國民教育」風暴,民憤當前,梁班子退縮,不再全港硬推了,也撤銷了三年實施限期,由學校自己決定。

反「國教」大聯盟,要迫梁振英全港撤回,梁振英恨恨說:請想想「撤回」是什麼意思,有的學校,有推行「國民教育」的意願,全都撤回,辦不到。

梁振英沒說錯。特區政府是「官立學校」的直接老闆,英皇、皇仁、庇理羅士、伊利沙伯等中學,都是官校,你沒理由不讓梁班子下令推,連這點權力都沒有,梁振英這個特首,當來做什麼?

特別是梁特的母校英皇。英皇書院的舊生會,當日是支持梁振英上台的基本盤,梁先生競選時,呼籲要Change,他的校友站在兩旁,熱情響應支持。梁振英沒有辜負英皇舊生會所望,現在,他真的Change了,很奇怪,舊生會卻強烈反對。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