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健吾

健吾 – 沒有什麼比沒有公民教育可怕

國民教育的可怕,在最近的「反日」示威已經看到。一眾暴民,口說反日,實質找東西搶擲吼打,要不就在微博說輪姦了幾多個貌像日本女生的女孩,或是把青島的吉之島搶過光光,發一記反日財。

支持國民教育的家長,你們應知道你們說「邊有咁易洗腦」這句說話,是何等無知了吧?中國十幾億人,如你所說,如果每個人都有獨立思想,不易被洗腦,又怎會炒出一團現代義和團出來?你說「我學咗英文十幾年啦,又唔見我畀英文洗到腦」……對對對,把意識和術科工具混為一談,是英殖時代沒有邏輯訓練的語文課所帶來的洗腦效果了吧。

在香港,很多時候都很害怕跟別人討論。在我眼內,那些人眼中沒有問題的事情,我會覺得很不妥,而我眼中很有問題的東西,他們卻覺得「你係咪諗太多」,但當一次又一次看着那些大學畢業、年薪幾十萬的所謂中產,日復日的說他們生活不易過,又說陶傑的說話尖酸又刻薄,說「小農基因」是很snobbish的說法。那,不如聽聽以下兩個「真心投」真誠為香港的中產例子,又看看你覺得如何?
Continue reading 健吾 – 沒有什麼比沒有公民教育可怕

Advertisements

健吾 – 我仍相信有對錯

一個拜金、善忘與不懂得吸取歷史教訓的民族,註定一世為奴。

 

我仍相信有對錯

可是,我們仍然有權選擇相信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嗎?

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曾經做過一個小研究。研究說,這十年內,香港的教育改革項目大大中中小小超過二、三百個:校本評核、推動閱讀、母語教學、校外評估、課程改革、水平參照、語文發展評估、學科改革、全人發展、國民教育、德育培訓……這些四字詞,充塞了老師的時間表。無線電視的新聞節目,也曾經請一位校長把他們強制進行的改革項目的英文縮寫,寫在黑板上。卡啪卡啪,這這那那,列滿整個黑板。

對教育問題,我是由心的揪心的。在公開考試中跑出,是除了中六合彩或三T、在畢菲特買中石油之前入市、加入娛樂圈、被有錢爸爸包養以外,一種最常用的「上進」方法。應付公開考試的責任,就成為了學校的重要包袱。

政府決定把「母語教學」這大劫,就像八萬五一樣輕輕的帶過。也真夠黑色幽默。教育,是人生的作業。教育改革,是以人作為白老鼠的實驗。評核一個教育改革成功和失敗,只有兩個常用的衡工量值方法。一是僱主是否滿意:英語程度、中文程度、全球見識、常識、紀律、責任心云云。我見過英語程度比我差,中文比我的爛中文更爛的上司,月薪比我高四五倍,也念茲在茲的說這一代的大學生太差。我也見過不少每天只想股票、女人和深圳按摩場的上司,說這一代的大學生不夠視野。畢竟,上一代評核這一代,上一代不會說這一代用電腦、找慾照快狠準這些能力。大學生很爛,就是他們的結論。甚至,令我有理由相信他們是出口術,極力痛陳這一代大學生的不濟,實質害怕我們這一代的能力。
Continue reading 健吾 – 我仍相信有對錯

吳志森 – 假如我們都願意活在黑暗中

【明報專訊】「你睇吓我哋呢個世界,睇下我哋呢個城市係乜嘢樣,除咗錢呢個字之外,我哋已經分辨唔出是非黑白,我哋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嚟咁。鍾意食同一樣嘅嘢、鍾意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嘅做人方法,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無綫《天與地》Dr. Dylan金句,全城瘋傳,「城市之死」,成為最時髦議題。這城市的死因,劇中人只說出了箇中現象,問題還沒有說透。蔡子強兄日前在本版點出了關鍵所在——「沉默和冷漠」,為什麼大多數香港人對不公平不公義的事情,都選擇把頭別過去,「認命」,認為什麼都改變不了的態度?健吾兄再作了一番透徹的演繹。因為他們都「自我感覺良好」,覺得目前的處境還不算太差,還有口飯吃,還可以炒賣,炒不起樓還可以炒iPhone 4S,還有一定的自由,還不至於講句異見就被失蹤、被漏稅或被精神病。香港還是不錯的,大家還可以湊合覑,將就將就的過吧!

香港人的沉默和冷漠

回歸14年,香港急速衰敗,不能怨別人,是因為香港人的沉默和冷漠,香港人未衰到貼地仍自我感覺良好,是自招的必然結果。 Continue reading 吳志森 – 假如我們都願意活在黑暗中

健吾 – 大學之道 在識時務

中文大學新任校長沈祖堯博士上台,面對這位在香港對抗SARS的英雄,媒體都乖乖的給了他很大的期望,希望他可以一洗頹風。

尤其是,聽說過去幾年中文大學的校長都令學生和老師失望透頂了。

沈校長上台,說:「世界各國埋首於經濟發展,做科研的,不再是因對知識好奇;辦大學的,亦忽略了培育年輕人靈魂。」他說,他希望上任後盡力保存人文價值,引用中大創辦人之一錢穆語錄,希望趁青春竭盡所能,為教育奮鬥。他又說,現時社會追逐經濟發展,大學教育產生危機。他再說﹕「推動學者做研究的是資源,而非對知識的好奇;大學重視排名,而忽略培育年輕的靈魂的使命。如果這個趨勢持續,學生只會變成牟利的個體,而非可體恤別人需要的人。」

他說了這麼多的話,我每一句也同意得五體投地了。但是,他可以改變什麼嗎?指出問題,是批評者的責任,改善狀況,是在其位者的使命。我相信沈博士這種知識分子,是應該理解的。 Continue reading 健吾 – 大學之道 在識時務

健吾 – 他的特別行政區

哲學家,有時比占卜師還要準。黃子華先生的棟篤笑中,他曾經說過他的朋友阿明的故事:

「對阿明來講,香港其實就是李嘉誠,是李家的城,The City Of the Lee’s Family。他的口頭禪就是還差一個字,差一個什麼字呢?香港特別行政區,HKSAR,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但是大家想像下,這個HKSAR,如果H,可以變成L,會變成什麼?LKS!Lee Ka Shing Administrative Region!」
 

胡錦濤主席直接接見李嘉誠先生,肯定了他對深圳發展的貢獻,並希望李嘉誠繼續為港深合作發揮影響力。
 

香港現在是什麼人在管?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原來是廢話。 Continue reading 健吾 – 他的特別行政區

陶傑 – 評大前研一《低 IQ時代》

日本當代思想家大前研一,出了一本暢銷書,名為《低 IQ時代》

作者質疑日本下一代只懂消費,不會用大腦思考,已淪為一個集體低智的民族。

集體低 IQ的特徵,據大前研一判斷有幾樣:雖然標榜「閱讀」,但進書店只看標明「簡單淺易」的書籍,像美國的什麼《誰偷走了我的乳酪》、《華爾街成功一百種心法》、《溝通技巧五十條》之類。

還有就是全民熱捧電視的胡鬧遊戲,學校不成學校,只是「職業訓練」,考試只是「答題技巧」,選民淪為「低 IQ者」,即「以婦女與兒童為中心」,有許多吹水專家,卻沒有幾個真正「上得了國際枱面的經濟人」。

還有一章,專論日本傳媒之罪孽:「新聞記者八成消息來源,是記者俱樂部,每天的工作就是變動標題大小,充塞版面,大報中百分之六十七的新聞皆雞毛蒜皮、可有可無的小事。記者和宣傳人員沒什麼兩樣,有人幹了二十年,連撰稿的能力也沒有。」

這還未完,這一段,仔細再看:「只要在各大報發跡,政府就過來招手,拉攏這些人進入各種審議會擔任委員。以前的記者懂得避嫌,知道該和政府權力保持一定的距離,但現在的記者已失去了這份常識。」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評大前研一《低 IQ時代》

和諧的極致 – 鄉愿

剛剛聽了陶傑、鮑偉聰、健吾的一集光明頂,內容關於中大擺放民主女神像一事,當中講到「鄉愿」一詞。


什麼是「鄉愿」孔子為什麼討厭「鄉愿」
 

孔子追求的理想人格是仁智雙彰、文質彬彬的君子人格。具體而言就是能做到中庸,做到仁與禮的統一,即既能堅持仁義的原則,又能與周圍的世界和諧相處。然而有一種人,他們八面玲瓏,四處迎合,趨炎附勢,隨波逐流,看起來和別人關係融洽,一片和諧,其實沒有一貫的原則。孔子把這種人稱為「鄉愿」,也就是偽君子,並認為他們是「德之賊」,是賊害道德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和諧的極致 – 鄉愿

健吾 – 富士康的心安草

電子加工廠富士康發生12宗懷疑跳樓的自殺事件,有說有勢力組織要求國內不要再報道自殺事件,所有題材不得再評論。2010年6月2日香港報章報道,富士康又有28歲工程師疑過勞死。《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同日發表「心安是福」為題的評論文章。內文大意如下:

國王看到後花園內的花花草草都因為不及別人而枯萎,只剩一棵心安草仍然健在,國王問:「別的植物都枯萎了,為什麼你卻生長得這般勇敢樂觀,毫不沮喪呢?」心安草回答:「那是因為我不自卑,一點都不灰心失望,也沒有什麼非分之想,我只想好好做棵心安草。」

不知道這心安草,可不可以做出泥馬來。
Continue reading 健吾 – 富士康的心安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