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來生不做中國人

倪匡 – 被驅不異犬與雞

現代香港旅人視大遷徙是風景,看斑馬和牛羚逐水草雨露千里長征,卻遺忘了人人家裏一條南來香港的逃亡路線圖。過去50年,無數中國人逃避戰火、逃避批鬥、逃避飢荒,在國土上亂竄如畜牲,慌忙間流落香港這個臨時淨土的,其中一個就是倪匡,那些年吃老鼠、螞蟻和棉花充飢南逃的經歷,他沒有忘記。

「避共產黨係惟有移民㗎咋,到E家你有咩辦法呀?好似鍾祖康話來生不做中國人,我今世就不做中國人喇。」1992年,「仔大女大」的他展開人生第二次逃亡,目的地是美國三藩巿,共產黨魔爪未及的地方,「香港啲高官都走晒啦,政務司(林鄭月娥)一個咁大嘅官,可以老公仔女都喺外國,自己一個喺香港,你話佢想點樣?」

倪匡的邏輯很簡單,香港就是數人頭也數輸,「中國十幾億人都唔夠佢鬥,你話幾百萬武警公安喺度,你同佢鬥你點鬥呀?以前都話搵支木棍可以擋到佢,E家佢機關槍坦克你搵咩同佢打呀?」
Continue reading 倪匡 – 被驅不異犬與雞

Advertisements

真心話:《來生不做中國人》著者鐘祖康先生痛言

借今日回歸十五週年,看一看鐘祖康先生對中國人、愛國者的見解。昨天的魯迅先生,今天的鍾祖康先生,中國真的有進步嗎?

那些覺得中國現在很好,香港靠哂佢,常常北上消費的香港人,當你看到一個國家,那裡的人民對小女孩被車輾過而無動於衷、毒奶粉、假雞蛋、頭髮豉油、地溝油,還有人民會被失蹤,被自殺。這樣的一個地方,我想不到任何原因我令想接觸它。你或會說這些事都在改善中,會一步一步變好,但我真的想不到中國在中共一黨專政統治下有任何一種力量可以改變它。如果你知道,請告訴我。

請記住你今天你視之為理所當然的自由是過去的人為人權付出血與汗所爭取得來。你今天的冷漠就是因,沒有將來的下一代就是果。

在回歸十五週年的這天,請告訴我香港有什麼東西值得你去慶祝?

The knell of capitalism private property sounds. The expropriators are expropriated.

Karl Marx

 
《來生不做中國人》著者鐘祖康先生痛言

  一位名滿香江的資深傳媒人一天看完我的稿件後眉頭深鎖,面色紫藍交迭,狀若有喪子之痛,然後向我噴話︰你哪可以說中國政府「統治」中國?他說「統治」隱含不具合法性之意,隨即把文中多個「統治」一一改成「管治」。那麼,他若讀到我的《北京邪政大戰香港法輪功》,豈不兩目上竄、四肢抽搐?奴才如此體貼主子,看得我心寒膽落,他在香港是很難不出人頭地的,但好文章是不可能寫得出來了。香港許多的所謂健筆,甚至才子,行文時不都是一副翹臀欲撩春的媚態?不是想迎合曾特首(以前就是董特首),謀取一官半職,「近距離觀察權力核心的操作」,就是想被北京爺們相中,以獲賜為北京的御用嘍囉,晉身人大政協大紫荊;不然,就是不惜無限上綱無視常識只求為所屬公司大老闆的私心或病態意識形態護航擋箭。
Continue reading 真心話:《來生不做中國人》著者鐘祖康先生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