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亞洲電視

陶傑 – 廢話治港

電視台不發薪水,特區政府的勞工局長說:「這是不可以接受的。」

政府的起碼功能是管治,社會出了違法的大問題,而且是堂堂電視台大機構,「這是不可以接受的」這句話,是應該由評論人和報紙社論講的。

譬如街頭有一家銀行被搶劫,賊仔提着一袋錢跑了。門口有個警察站着。路人看着警察,警察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想不到這個小賊,如此膽大妄為,不行正途,反而光天化日,搶劫銀行,真正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樣的行為,我認為是不可以接受的。」

不可以接受?那麼警察大哥:你身上的制服、腰間繫的手槍,你領取的公帑薪金,又是什麼意思?

政府要管治、執行,要維持一個國家或城市的正常社會運作,政府官員不要跟評論人、報紙主筆、電台名嘴爭飯碗。「這是不可以接受的」、「這種行為政府十分關注」、「是可忍孰不可忍」,諸如此類的廢話,不是由政府來說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廢話治港

陶傑 – 擊鼓傳機

ATV危機,香港特區關注。中國老闆斷了水,兩個月不發薪酬,國際台的白種人,雖然在中國人社會謀生,老闆三推四卸,終於肯發半個月薪酬,白人不太習慣當奴隸,都紛紛拍桌子走人。

但本地員工不想「對抗」,確實也對的:由中國人的邏輯看來,二○一七「普選」,不管真假,總之人人有得投票,故不妨「袋住先」。由「零薪水」到「半個月薪水」,是邁出了一大步,也應該「袋住先」,以後再尋求「理性溝通」,循序漸進,尋求對薪酬狀況,努力進行「優化」也不遲。

畢竟,甚麼勞工處法例呀、法定按時支薪呀,都是英國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文化」。中國國情,拖欠薪酬,也是兩千年「文化」,不然,當年毛主席也不會領導中國工農起來幹革命啦,為甚麼幹革命呀?因為據說萬惡的地主,殘酷剝削我們中國小農,剋扣工糧,不給他們飯吃呀。今日大陸,也時時有工廠老闆拖欠工資、工廠關門、跑路了事的,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人「上訪」了。國情是這樣,文化要包容,慢慢就會慣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擊鼓傳機

陶傑 – 等待中國CNN

ATV不發放薪金,瀕臨關門。一家愛國電視台,慘遭外國勢力,暫時接管,英國的德勤會計師事務所,高調進駐,文件人事、帳本管理,為免有中國人亂動手腳,通通由英國人監督。

找中國人買家,十分困難。愛國愛港的商人滿街跑,但國也愛了,港也愛了,白花花的鈔票往無底洞裏扔,凡商人都要對「愛國愛港」的定義,擺脫人大的解釋,要由自己根據量度荷包之後的感受,而進行微調了。

ATV如果關門,是中國和香港的損失。其中國老闆當初說:二十年後,會將ATV「打造」成中國的CNN。就像董伯、CY,要將香港照他們遠大的藍圖打造成功,也至少要兩任。打造成中國的CNN要時間,現在中台股東自己內哄,干擾了此一中國夢,實令人唏噓。

ATV的國際台,白人員工,對中國沒感情,設一個期限,錢不到,就團結起來罷工。

但是本港台的香港華人員工,個個怕「搞事」,覺得還是忍耐再忍耐,「留守」下去好,其任勞任怨的忠誠,真是感動香港。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等待中國CNN

陶傑 – 理性

梁特府的一個政制大陸事務局長忽然義憤填膺表態,宣稱「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只是在鴉片戰爭後由英國佔領。

這一點,誰都知道。局長的月薪三十萬,其職責如果是指陳「阿媽係女人」,而且不斷重複,那麼三十萬月薪的工作,用一個在上環拾紙皮的八十歲阿婆,只要驗明無老人痴呆症,該阿婆也可以出任梁班子的局長。

香港本來確實是中國領土,但一八四二年開始,即逐步由英國合法佔領而管治,直到一九九七年中。這段期間之內,香港和至少九龍界限街以南,皆不是中國領土。

以上字句,是不涉任何「民族感情」、基於歷史事實之客觀陳述。以事實為據之客觀陳述,就是今日特府官員時時講的「理性」了。而歷史學,就是一科理性的學術。

中國人講到這一樣,一定喧嘩叫嚷:不對,割讓香港,基於鴉片戰爭之後的「不平等條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理性

陶傑 – 中國人的電視台

亞洲電視的大陸王老闆在街頭扭跳江南Style,反對向第三個電視台發牌,男女藝人和員工,哭笑不得地陪跳,應該是亞視開台後最好看的大騷了。

在英治時代,殖民地政府有效管治,不會容許出現這樣的怪異現象。一九六七年,殖民地政府發牌給無綫電視,當時麗的電視的英國老闆,反對競爭,也帶着一群殖民地員工在街邊學披頭四,大唱「救命」(Help!)嗎?當然不可能。

但是今天的特區政府恐懼王老闆,中資背景,曾經全世界獨家報道中國的江澤民死亡,後來證實報道有點「失誤」,若是別家,早就抓人封了台,王老闆居然沒有事,如果你是梁振英,你敢吊銷他的電視牌?

當然不敢了。這就是中國人社會的潛規則。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中國人的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