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華民國

陶傑 – 八十年前

《南周》事件還沒了完。只是一群知識份子想做個「憲政夢」罷了,沒有越軌,哪知道得罪了「習李新政」。

了解這個民族的人,像本人,絕不會大驚小怪。今天為此喊冤的,是不懂得這個國家的輪迴史。

一九三二年底,有一本《東方雜誌》,為慶祝一九三三年元旦,主編胡愈之向全國四百位名人發出一封徵稿信,題為:「一九三三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夢」:

「在這昏黑的年頭,我們的整個國家民族也都淪陷在苦海之中。我們詛咒今日,我們卻還有明日。假如白天的現實生活是緊張而悶氣的,在這漫長的冬夜裏,我們至少還可以做一二個甜蜜的舒適的夢。夢是我們所有的神聖權利啊!」

《東方雜誌》的徵稿信提出兩個問題:

一,先生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是怎樣?(請描寫一個輪廓或叙述未來中國的一個方面)。
二,先生個人生活中有什麼夢想?(這夢想當然不一定是能實現的)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八十年前

陶傑 – 本無一物

香港男女藝人因為宣示同性戀身份,被禁亮相中央台春節晚會。

香港藝人亮相所謂「春晚」,一夜之間有幾億觀眾,「國家」關照你,給你名利,你不要反對國家,令國家沒有面子,本無異議。但是「國家」把亮相晚會的標準越收越緊,這對藝人沒有反對誰,從沒得罪國家,他們只是在香港維護自己。

但「國家」的臉色時時變,「國家」幾時不高興了,香港的藝人很難追趕。要他們都像成龍一樣,國家需要時,挺身而出,教誨香港的下一代不要示威遊行,做到這一點,境界很高,又不是每個藝人都做得到。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本無一物

陶傑 – 讀法國大革命

中國高層在流傳法國大革命研究,其權威論著,就是十九世紀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

歐洲的現代史,就是由法國大革命誕生的。我在本欄說過,不識法國大革命,無資格論政。現在更要修正:正如沒看通紅樓夢,不太有資格稱為中國知識份子,同理,不懂法國大革命,無以做一個世界公民。

法國大革命是說不完的故事,讀不完的教科書,回味不盡的激情劇。讀法國革命史透澈,能知過去未來,可悉人性思想:歷史的大海嘯爆發了,如何自處?本來是好人,為何變成了惡魔,明明是庸人,為何變成了犧牲品。法國大革命史尚可與中國歷史並讀,譬如:三國演義,曹魏篡漢,最後天下卻盡歸司馬懿。法國大革命,最後革命派也分裂而自相殘殺,卻由拿破崙「冷手執個熱煎堆」,統合大局,而且在歐洲稱帝。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讀法國大革命

陶傑 – 老巴剎之夜

人太精沒有用,計算得太盡,終必害了自己。鄭板橋「難得糊塗」,這句話很多人都聽過。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維根斯坦有一句話異曲同工:「切勿自處於精仔的荒瘠巔峯,下來吧,到傻仔的翠谷來。」(Never stay up on the barren heights of cleverness but come down into the green valleys of silliness)

這句話很難譯,因為英文的Clever,華文簡單的詞典一般譯為「聰明」,其實是「狡獪」。維根斯坦的意思是:太過工心計,即使上到頂峯,那裏只是一片瘠地;糊塗一些,下面反是幽翠的山谷。

香港的特首「選舉」,很貼切地,確是一場「豬狼」之爭。豬比較糊塗,狼則奸詐。特首「選舉」是一場欺詐之爭,只是沒想到,民國時代也靠欺詐起家的中共,也給欺詐了一道,把特首的座椅讓給了詐狼。

豬雖然糊懵一點,特首的獎品明明在嘴邊,也給狼叼了去,但聖誕前夕,豬唐與一眾好友會餐於「老巴剎」,新聞圖片所見,一行人開懷大嚼,又是紅酒,又是美食,就像維根斯坦說的翠谷裏的一個悠閒的農莊。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老巴剎之夜

賣夢的老人 – 鹽埕區的莊朱玉女嬤嬤

更新於2015-03-01: 莊嬤嬤,一路好走… – 「賣夢老人」十元自助餐嬤走了 家屬成立慈善會傳愛心

一年就快又過了,2012年的除夕,給大家一個中國人的故事,在此祝福莊嬤嬤。

 

之前釣魚臺鬧得熱哄哄,好像不出來爭釣魚台就不是中國人,其實有無想過中國人的定義是什麼?

是否出生在一個叫中國的地方就是中國人?

是否黃皮膚,講普通話就是中國人?

是否拿著一個”中華XX共和國”護照,就可以叫自己做中國人?

我認為一個比較嚴謹的定義,應該是一個人了解這個叫”中國”的地方的文化和歷史,並可以活出並守護這中國傳統文化的人,才有資格稱為中國人。

以下的婆婆,她就是我心中所想的中國人。

在質疑別人的行為或思想不是中國人應有之前,先想想中國人的的定義是什麼,看看自己的思想與行為,看看你現在生活的環境,還有幾多是屬於這個地方的傳統與文化。


 

 

【一個銅板,許你一個夢!】
Continue reading 賣夢的老人 – 鹽埕區的莊朱玉女嬤嬤

陶傑 – 文人領袖之死

日本如何走上軍國主義侵略之路?史家公認,一九三二年的「五一五事件」是轉捩點。

犬養毅日本知識份子政治家,早年跟好友大隈重信宮崎滔天一起支持孫中山推翻滿清。一九二九年,華爾街崩市,日本經濟蕭條,此時軍方勢力大增,犬養毅根本無力駕馭軍事將領,兩年之後,關東軍系侵略中國東北,建立滿洲國

軍方建立了滿洲國,步步進逼,扶植溥儀為傀儡,打出了成績,回過頭來,叫犬養毅承認。犬養毅覺得軍方激進,不聽中央指揮,主張與中國談判,看看如何解決東北問題。

犬養毅派密使找中國蔣中正,承認中國對滿洲的主權,但要求中華民國把東北讓日本的企業投資建設。但即使這樣,關東軍勢力也認為犬養毅不夠愛國,對中國太軟弱,軍中的新生代,密謀政變,把犬養毅幹掉。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文人領袖之死

2011 – 一個人去臺北 @ 1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剛剛好一年~~ =D

一個人去臺北臺灣宜蘭之旅的前奏,今次2011臺灣宜蘭之旅的口號是一起重拾學生時代的回憶,在此口號下最後成團的有學生6人,包括我自己、Weber偉仔AngyTing TingTinyan

Tinyan的福我可享用一折的Standby機票,但同時又害怕滿座而滯留機場並影響大家的行程,所有我決定比已確定的三天宜蘭之旅早一天出發,像高木直子一個人去旅行,試一次一個人去臺北。當然託我自己的福我每次都上到機,今次也不例外。

第一班的臺北客機於大清早出發,這可是第一次一個人去旅行,成功拿到登機証,順利上機。在機上認識到坐在身旁的臺灣朋友阿豪,整個旅程大家不斷談論一些政治的話題,臺灣人的確比香港人更加關心政治、社會與民生。他還介紹我到圓山公園看一年一度的臺灣花卉展,不過最後都沒有看花,留待下次吧。
Continue reading 2011 – 一個人去臺北 @ 1

陶傑 – 曾國藩和LV

中國人的「愛國教育」,一向都是笑話。幼稚園課本由端午節,講到「愛國詩人」屈原,這就把「忠君」、「戀王」的情結,與「愛國」綑綁起來,走錯了第一步,以後一直錯下去。

屈原不必愛楚國,楚懷王不聽他的「忠諫」,投奔齊國也可以。像商鞅,本來是衞國人,跑到秦國去,方可施展所長。那麼商鞅是不是「不愛國」。中國式的「愛國教育」,沒有邏輯,由此可見。

以後的歷史教育,一直出問題,岳飛和文天祥,為何要為姓趙的皇帝和他的子孫效命?中國人把「家天下」,也就是「朝廷」和「國家」混淆在一起,到文天祥的「正氣歌」,成為錯誤的典範。

所以後來,中國人遇上了滿清的曾國藩,就覺得很困惑。曾國藩替滿洲人服務,本質上,比秦檜主張與女真求和,更為「漢奸」。曾國藩領兵剿洪楊匪亂,洪楊是漢人,卻毀亂中國孔孟儒家的道統,曾國藩鎮壓洪楊匪亂,是漢奸,還是維護中國文化的英雄?以中國式的思維智商,實在不可想像。

後來,他們學了馬列,又把曾國藩視為「地主資本階級的劊子手」。後來,不但滿洲的康熙雍正,締造「盛世」,成為中國電視劇英雄,還發現曾文正公的字畫也是經典。中國人哪裏有是非觀?視乎哪個獨裁者當權的喜好,人云亦云地今天「定性」這個,明天「平反」那樣。跟在後面的「知識份子」可慘了,今天「反思」這個,明天又從新「論述」那個,虛耗光陰,一生都是可憐蟲。誰有功夫跟這種人糾纏,誰也是傻瓜。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曾國藩和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