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三峽工程

陶傑 – 走遍天下

語文水準低落,因從前向小孩子灌輸此一口號:「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令中國小孩讀書像偏食一樣,只側重數理科,令數理天份不夠的空前遭到歧視。

今日大陸「三中全會」,有項「改革」「成就」,就是在全國取消高中的「文理分科」。此一空前「改革」受到華文傳媒忽畧。

高中的文理分科,在中四這年,將中國小孩分為兩等:優秀的讀數理化,低賤的讀文史哲,令中國人從中四開始,即刻學會等級歧視。每家中學,文科學生都有點自卑,理科生自視為天賦聰明:第一等的讀醫科、工程、電子,讀到MIT博士,於是將「教育」這科擠壓到底層,今日香港普遍認為讀教育這科,當中小學教師的都是「會考不行」的那一羣。

香港模仿英國有一個「平機會」,只限對付種族性別之類的「歧視」,中國人教育對文科的深切歧視,「平機會」從不懂得處理,所以模仿英美西方,設立的這類機構,只製造許多泡沫,並無觸及心理的深層。
Continue reading 陶傑 – 走遍天下

Advertisements

子華文集 – 棟篤屁 之 九七還是好

棟篤屁之九七還是好

一年又過,但過去一年豈是平庸普通的一年。
  
九七年,對香港人來說,實是風起雲湧,大起大落,變幻莫測。如今年已盡,但那風雲變幻,不單餘勢未止,社會上的悲哀情緒,簡直是橫行霸道。面對如此丁蟹的一個未來,要重新調校自己的心態,尹光會數波波,而我就會數一數過去一年的運氣。
  
九七年,說得好聽,是香港主權光榮回歸,洗脫百年恥辱的一年。說得不那麼中聽,九七年是香港無奈回歸,重提香港人早已忘記了的恥辱,證實 了香港有主無權的一年。但無論你喜歡哪一種說法,不能否認的是,主權移交,是一個大關口,而這關口,打從鄧小平閒話一句以來,便充滿了危機,用鄧小平的說 話,是充滿了「出亂子」的危機。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棟篤屁 之 九七還是好

黃萬里 – 永遠講真話的人

黃萬里(1911—2001),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著名水利工程專家。父親黃炎培是中國著名的教育家、政治家和詩人,中共建政後官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黃萬里1934年赴美留學,1937年歸國,自此傾畢生心力於大江大河治理。半個多世紀以來,他以學識淵博、觀點獨到而蜚聲中外,更以敢講真話、仗義執言而在學界獨樹一幟。

  黃萬里去世時,他的女兒說他是一個永遠講真話的人,為講真話,他可以不顧時局變化、切身利害。而他的一個學生也說,在中國水利學界,黃萬里代表了科學家的良心。

  黃萬里兩次反對中國的重大水利工程:三門峽而三峽,前者已經得到驗證——證明他說的是對的,而後者還有待觀察。儘管黃萬里反對的聲音是尖銳的、刺耳的,但他的存在,代表了另一種聲音的存在,而這種聲音正是最缺乏的聲音。
Continue reading 黃萬里 – 永遠講真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