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子華文集

子華文集 – 棟篤屁 之 社會敗類

棟篤屁之社會敗類

這年的際遇,真恍似與醜女結婚——好事醜事一起來。
  
醜事在上星期我已談過。為了《殺出廚房》剽竊人家劇本一事,小弟奮不顧身一頭插入屎缸,弄得一身都是,臭不可當。現在已是人格破產的舞臺 老鼠,入文化中心隨時被人圍毆之物。為了補償自己的罪過,過去一周內我每見人便自我介紹為「社會敗類」、「人間渣滓」。唯恐對方忘記,更把本人綽號「棟篤 笑」改為「棟篤屁」,以表歉意。
  
可是與此同時,本屁人又接獲消息,謂本人之文章,取得了極大的成就。登稿以來,收到鼓勵欣賞的信件,與投訴攻擊的信件,數目同樣的多,加 起來共有兩大封。如此冷淡的反應,足證明小弟的努力沒有白費。我夠膽說,因為我的加入,《壹週刊》的讀者,一個也沒有少過!有關單位鑒貌辨色,見我地位如 此舉足輕輕如也,連忙叫我多寫數百字,版位由一變二。這不是擴張營業是什麼?一版變兩版,那是一百巴仙的擴張,如此天大喜事,本人的自信心當場也大大膨脹 了一百巴仙。本人即時訂出最新營業方向:兩年內會由現時的兩版改至二十版,五年內再翻幾翻一條友寫曬一本《壹週刊》。到時?哈哈,哈哈,哈……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棟篤屁 之 社會敗類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殺出廚房隊林自己

MIA教育中心之殺出廚房隊林自己

《殺出廚房》做完,胸圍唇膏卸下,有人贊,有人彈。說實話,「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評論褒貶,看過便算。
  
但這次不一樣。
  
邱先生話我「連一聲不響剽竊人家作品的事也幹得出……一聲不響強奪西方作品為己用……」邱先生說我扮女人做的《殺出廚房》是改編自英國人威利羅素的《莎莉華倫坦》。
  
邱先生說的,全對,一字不假。
  
從來只是原創的黃子華,這次盜用人家劇本,「並妄想無人知曉」,「侮辱看棟篤笑觀眾的閱歷」。這個,卻不是事實。
  
邱先生,我從沒低估看棟篤笑的人的閱歷,更未曾妄想過我的醜行可以蒙混過關。事實上,「欺世盜名」這個四個字,我引頸以待久了。
  
以下請聽我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殺出廚房隊林自己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訪問

MIA教育中心之訪問

明人不做暗事,難。名人不做訪問,更難。
  
黄Sir是介乎明與暗之間的名人,一旦為了工作接受訪問,萬分難,是難堪的難!
  
「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很黴?」
  
「你算是半紅不黑嗎?」
  
「跟你差不多的都大有成就,你會酸溜溜嗎?」
  
「為什麼你做show時那麼繃緊?是故意還是因你天生樣衰?」
  
這些問題,一問出口,不答者死,答者更是死無葬身之地。
  
奪命傳理科稱這種問題為「你老母周街勾佬」陷阱。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訪問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朱風趣

MIA教育中心之朱風趣

朱鎔基迷倒香江,憑什麼?
  
當然不是憑他的經濟政策或理論。
  
黄SIR相信,要大量用腦思想的東西,歡迎度一定有限。
  
「宏觀調控」,一定不及「宏觀空調」搶手。
  
「國企股份制」,一定不及「國企古惑仔」賺錢。
  
楊過,一定比楊懷康更受女士歡迎。
  
利工民,成就當然高過佛利民……
  
鐵證如山,不到你不接受。若果你仍有疑問,一定是我寫的不夠淺白,太過用腦。
  
朱鎔基迷倒香江,憑什麼?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朱風趣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迷失的「的」

MIA教育中心之迷失的「的」

近來補習界一眾天王齊齊整容——收皮,補習社水靜河飛,正是我黃sir捨身成文,「補」渡眾學生的大好時機。
  
閒話休提,有一剛完成會考的阿Dick,來信懇求黃sir指點迷津,黃sir自當悉力以赴。但事先聲明,黃sir的意見只供參考或哂笑。若你閱罷全文之後做出驚人行為,那只是你的父母師長兄弟朋友社區或臨立會的錯,與本人或董建華毫無關系。
  
阿「的」的問題,用她自己的文字表達,綜合之後有以下數點: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迷失的「的」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名人的代價

MIA教育中心之名人的代價

戴妃往矣。傳媒一時成為眾矢之的。究竟戴妃是否真的給狗仔隊追死,至今未有定論。奇怪的是傳媒中竟然無人站出來為傳媒、為狗仔隊辯護。當年所聽到 的「食得鹹魚抵得渴」,「你用傳媒,傳媒用你」,「做得公眾人物就要預」,「你唔紅咪話狗仔連蚊仔都唔騷你」諸如此類的說話,一句也聽不到。
  
各大小報章更同心拒絕購買戴妃身亡照片,齊齊杯葛不齒狗仔恍如盜屍行為。一時之間,傳媒都變了做黃飛鴻電影尾聲的石堅:「我我我知知錯了……」
  
你信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名人的代價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輸

MIA教育中心之輸

寫此文章,正是股市狂瀉三日,紅藍散仔二三四五六線股票齊齊急墮之時。與一眾朋友互通電話,互相慰問一番之後,屈指一算,是時候談談天地之間最永恆的命題——输。
  
佛說四苦,生老病死。另外又加四苦,其中有所謂求不得苦——求贏而不得,是輸,輸是苦,輸股票是苦,輸「孖剪」,剪完再剪,更是苦上加苦。但無論輸有多苦,有求便有輸,除非生而成佛,無欲無求,否則的話,請自敲一棒緊記:人間正道就是輸。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輸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高人

MIA教育中心之高人

小學時有一個死黨,常出雙入對,一天,死黨的母親拖我們兩人在街上逛,遇見一位高人。高人指生得較為俊美的我說:「此子將來大有所為,恭喜恭 喜。」跟又指我的死黨:「此物甚濁,遠觀近玩,皆無是處,養大就算。」死黨母親礙于禮節,不便發作。高人走後,她強裝笑容連忙送我回家,跟便委屈地帶我死 党那濁物,鬱鬱中絕望地踏上歸途。
  
高人誤以為我是別人兒子,是一錯。再錯是把人家的獨生寶貝踩到地殼裏,永世不得翻身。最錯是把我捧得飄飄然喜不自勝,多少年來每每念及「此子將來大有所為」便甜絲絲的身不由己地眉開眼笑起來。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高人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把自己留給自己

MIA教育中心之把自己留給自己

「整個海像要翻轉似的。」做海員的朋友憶述難忘經驗:「巨浪如地震中的高樓大廈四方八面塌下來,避得了合和中心避不了中環廣場。暴風像一頭瘋了的猛獸,無目的地噬咬,撕裂。天空雲浪海洋忽然之間凝成一團,忽然之間又會支離破碎……」朋友說到這裏,臉上流露出敬畏的神情。
  
我權威地幫他總結:「大自然的力量,是無可比擬的。在大自然面前,人能不渺小?」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中心 之 把自己留給自己

子華文集 – MIA教育 之 去吧人生

MIA教育中心之去吧人生

那一個夜晚,與三個同學在宿舍裏談天說地。還開始了沒幾分鐘,便有人說:不去的是衰仔!跟另一個把挑戰再升一級:要去明天便去!一時之間,去去去,不去是契弟,一早便去。天未亮就出發,縮沙冇仔生諸如此類的壯膽口號,此起彼落,豪情蓋天。
  
第二天,在百分百裝備不足的情況之下,我們一行四人,半信半疑地走上了灰狗巴士,幸運地到達洛磯山脈邊緣,展開了為期四天的白癡遠足。
  
請留意:是為期四天,不是預期四天。事實上,我們抱難得瀟灑的態度,根本就沒有預什麼限期。楚留香出門,難道還要早機去晚機返過時補水不成?總之有感覺,磁場對,呀呀呀,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Continue reading 子華文集 – MIA教育 之 去吧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