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Defining

「中國人」這個名詞,引起巨大爭議,問題不在於認不認是「中國人」,而是「中國人」到底還算不算中國人。

本來,「中國人」的概念,跟「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的中國相連,因此,中國人原來的定義,一定與「文明」搭得上線,如果文明沒有了,「中國人」剩下法國意大利名牌包裝的一副鮑魚、紅酒、痰涎、喧嘩、法拉利組成的生理軀殼,而且這個種族,壟斷了古今「中國人」的定義時,有一個妥協的方式,是尊稱這個變種為「強國人」,而將「中國人」這個名詞之虛實,像釣魚台或尖閣列島的主權一樣,暫行擱置。

譬如,一九四九年之前的北京(Peking),或稱北平,有一個人文的貴族:馬連良、梅蘭芳、齊白石、胡適,而且有「民國四公子」──張學良、袁世凱的兒子袁克文,清室貝勒的後代溥侗,還有孫中山的兒子孫科。那時候京華,像三十年代的倫敦,有羅素、奧威爾、維珍妮亞吳爾芙、阿拉伯的勞倫斯,有許多有學問、有氣質、有品格的人,有緣可以求見,所以有一句詩,叫做「冠蓋滿京華」。這就是原來的中國。

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三十年,發生了一場什麼浩劫,你一定知道。好了,今日的「北京」(Beijing),沒有了從前的人文貴族階級,去北京,你想見誰,「文革」一把火燒光,連王世襄都不在了,錢鍾書也沒有了,剩下約莫只有一個九十多歲的黃永玉,可以相若,此外,你可以找各部委高官、書記、高級共幹打通門路。所謂「在北京人脈廣、路數多」,當然不是指從前你去北京,可以見到李苦禪、趙燕俠,或者朱光潛。

至於「民國四公子」,也沒有了。如果你幸運,搭得上「京城四少」,通過他們的老爸,圈到六環路一塊地,或者一綑內房股的股票,恭喜你,你發了。

這就是「強國」,嚴格而言,不是中國。但是強國人硬說他們就是中國人,而且教訓你:你也是。但是從美學上、歷史學上、文化的品味上,你知道強國人並不等同中國人,而且,你確實很懷念中國。對於一個智者,中國和強國,分得清清楚楚,而且不須爭論。

陶傑
2015-05-22

Reference: Definin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