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有趣小事

香港資深愛國記者程翔先生回憶中國官員魯平,其中記述魯平的「人情味」,頗為有趣:

「六四後,我和太太都離開了文匯報,跟魯平乃至整個香港左派的關係都斷了。有一天,魯平到訪香港科技大學,在這處見到我太太,立刻偏離原來前進的方向,特意走過來與我太太握手問好。相比之下,有些原來的左派的朋友,對我們避之唯恐不及,則魯平的風度及對朋友的真摯,是令人難忘的。」所以,程先生說:「從私人的角度,我對魯平是很尊敬和感激的。」

此段珍貴文字,由文化角度,有兩大看點。

第一,是「六四」後,作者的「左派朋友」對作者之「唯恐走避不及」。為什麼呢?因為程先生那時已被「定性」為反共反中人物,在中國人社會,一旦「定性」,你身邊本來跟你要好的人,當然「唯恐走避不及」。

大陸有追憶「大右派」章伯鈞的傳記:「反右運動之前,章伯鈞時常在家開會待客,史良、沈鈞儒、儲安平、羅隆基、吳晗、許廣平、柳亞子、齊白石、梅蘭芳、馬連良等人,均是座上客。章伯鈞先生被打成右派後,門庭冷落。」

為何「唯恐走避不及」、「門庭冷落」?因為要看主人的臉色,藝術家當有赤子之心,但中國連齊白石、梅蘭芳、馬連良這等藝術家,都深知圓滑活絡、趨吉避凶、「寧買當頭起,莫買當頭跌」的股價插水當即拋售的生存之道,何況在香港那些「左派的朋友」。

中國人做哪一行,由開飛機到打鐵,都要訓練,唯獨仰觀主人臉色的奴僕走位之道,皆與生俱來,基因齊備,不須人教,所以拜讀程先生大作,看到這一段,看過中國現代名人許多相同經歷,實在耳熟能詳,但我還是忍不住「噗嗤」一笑──魯平「偏離原來的前進方向」──這一句實在是文字描寫之典範──之後,主人有了新姿態,嘩,這個股票,止跌停牌了,程翔的左派中國「朋友」,有沒有跟隨在復牌之後恢復笑臉,電話問候,聚攏過來,紛紛大手再入貨?

至於魯平這一握手再「定性」,程先生覺得感激。他覺得魯平很「開明」,很「念舊情」,這一點,程先生比較老實,魯平是一名共產黨員,共產黨的「開明」,皆是為了「組織工作需要」。周恩來關懷文化人、藝術家,形象「開明」,但是形勢一轉變,「敬愛的周總理」可以簽署將自己做戲劇演員、天真爛漫的姪女孫維世投入監獄。程先生後來不幸坐牢,未知魯平有寫過求情信並來探望否?

了解中國,要明白「人性」與「黨性」。中國的人性,受到專政的黨性統治、規範、扭曲,彼此有如男上女下、陰陽交泰。人性願意捱,乃有黨性之樂意虐打。虐打你幾天,忽然呵護你一分鐘,看,你就感激他的「開明」了。懂得一點道家哲學,你會更了解中國人。

陶傑
2015-05-21

Reference: 有趣小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