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香港法官愛國難

終審庭首席大法官再說一次:法官判案,超然中立,不涉政治。

但是中方與愛國愛港陣營,要求香港的法官要「愛國」。愛國,就是政治。「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就是中方和愛國陣營對法官的又一次嚴重警告。

香港主權移交十八年,在龐大持久的「統戰」攻勢之下,香港社會各界,基本已經攻陷,也就是說,都已陸續歸隊:工商、漁農、新聞、金融、教育、醫療、會計、演藝……也就是說,最初不太愛國的,在「統戰」之下,漸漸改變了思想。

令你由不愛國變成愛國,中國有辦法。對付工商最容易,給你大陸市場,你馬上就愛國了。錢賺得越多,愛國感情越濃。

對付文人,更容易。讓你在大陸出版書籍,請你去大陸演講,一個講堂坐滿三千人,掌聲加鎂光燈,女讀者圍上來合照要簽名:老師前老師後的熱乎乎一叫,令你覺得家國前途,由你的思想可以影響,你覺得你非常重要,於是,「文化人」也愛國了。

其他行業,也大同小異,讓你參觀國家建設,專車開道之外,晚上豪華宴會、卡拉OK,也紛紛會愛國的。

但是法官不同。首先:中國無法向香港的大法官、大律師開放司法「市場」,讓他們賺錢。香港的律師,考一個大陸牌,還可以沾點房地產契約買賣,但大律師、大法官,大陸十四億人口「市場」,不可能向這種人開放。

邀請法官們去大陸,也只能私下「交流」。馬道立不可能在中央台亮相,講西方法治如何獨立。文人能享受到的虛榮,香港的大法官無緣享受,而且法官受英國人的訓練最深,冷靜的定力充足,也不會像頭腦簡單的文人、藝人那麼容易飄飄然。

法官北上「交流」,又不可以向法官灌五糧液、敬茅台。法官由英國人訓練出喝小瓶裝的威士忌,在香港會所吃美國牛排,不太會欣賞娃娃魚和穿山甲。

英國人的訓練:法官不喜歡中國人飲食卡拉OK的那種庸俗的交際。法官生活低調,不愛跟中國人交酒肉朋友。法官去大陸即使看見上海灘的東方明珠塔、三峽大壩,不會有多少中國人的「自豪感」,而只會想起英國倫敦的Gray’s Inn,建築品味比較好。

香港許多大法官,還懂得拉丁文呢,不愛錢、不愛名牌、不愛唱K,更不愛北姑──有的甚至不愛女人──因此,香港七十二行連殯儀館的堂倌都歸位愛國了,就只差渾身缺乏中國人味道的法官這一行。英國人捍衛香港法治,佈局深遠,很聰明。

唯一的辦法,是釜底抽薪,由整治香港大學的法律學院開始。大法官會退休,也會病逝,香港法庭由紅色接班人來愛國判案,要等二十年後。

陶傑
2015-05-05

Reference: 香港法官愛國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