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左膠即內奸

伊斯蘭國斬殺了日本人質,又將約旦機師置籠中燒死。這是野蠻對文明的殘酷挑戰。

黑白分明,世界大戰已經開始。但是左膠有另一種扭曲的邏輯:中東的亂局,是美國製造的,伊斯蘭國恐怖主義的源頭,美國的中東石油政策要負責,所以美國才是元兇。

奧巴馬、布殊、克林頓才是「戰犯」,應該去白宮緝兇。如果此一邏輯成立,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拉崛起,因為英法帝國主義掠奪了過多的土地,梵爾賽條約,又對德國過度宰割,對德國不公平,英國和法國才是元兇。帝國主義者邱吉爾和戴高樂,應該為屠猶浩劫而終極負責。

然後左膠又告訴你:對付伊斯蘭國,要以「愛與和平」,只有「愛與和平」,才可以戰勝仇恨。

這種屁話,是左膠之神──六十年代的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始創的:「黑暗不可以驅走黑暗,只有光明。仇恨不可以驅走仇恨,愛才可以。」

左膠們的謬誤,是忽視了馬丁路德金的語境(Context)。馬丁路德金這番話的對象,局限在一個白人為主流的美國:美國的共和黨、3K黨、美國傳統棉花莊主而對黑人有偏見的後裔。此一語境的大前提:是他們都是基督教的文化天空下的人。馬丁路德金在提醒美國的極右翼和南方的奴隸主後代:不要忘記,你們的文化根源是耶穌大愛的聖經。

這是「對話對象」(Whom you address)的問題。只有在同一基督教的文化語境之內,「愛與和平」的感召才有用,甘地做到的,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終也做到了。

然而在基督教文化之外的世界,譬如伊斯蘭國和成吉思汗的蒙古,屠殺是牠們存活的意義,仇恨是牠們呼吸的氧份。對於獅子老虎,永遠不可能以「愛與和平」感召牠們改行素食,因為動物的基因,先天決定。

燭光會、We Are the World、大量所謂愛心,會令伊斯蘭國不再屠殺?你在做夢。只有比牠們兇狠十倍的復仇,才會制止恐怖。只有復仇可以化解仇恨。莎士比亞說:「你用針戳我,我不會流血嗎?你呵搔我的腋窩,我不會發笑嗎?你對我下毒,我能不死嗎?你攻擊我,我能不復仇嗎?」讀過莎士比亞,你能說馬丁路德金之流,不是傻瓜嗎?在生死關頭的戰爭世代,你說這等軟弱偽善之徒,不是危害人類的內奸嗎?

陶傑
2015-02-05

Reference: 左膠即內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