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人命是不平等的

巴黎「查理周刊」屠殺,法國三百五十萬人上街哀悼。有左膠「客觀持平」地質問:與此同時,非洲的尼日利亞,也發生恐襲,死了二千人,為什麼沒有三百五十萬人上街哀悼呢?「雙重標準」,這樣算不算種族歧視呢?

生為左膠,必屬唐氏綜合之智障,這就是一例,但左膠與智障者的分別,是唐氏綜合症的是病人,會安於接受治療,但左膠永遠以為他們應拯救世界。

巴黎的恐襲死者是法國人,血濃於水,恐襲死者是同胞,悼念當然以法國人為優先。非洲的什麼尼日利亞,不是法國的殖民地,早已獨立,也不是法國的藩屬,莫說死了兩千,即使死二十萬,法國人沒有義務要發動三百五十萬公民上街悼念。

外界的人,為哀悼巴黎,當然也遠多於哀悼尼日利亞的恐襲。因為法國是西方文明的大股東之一,二百年來,對人類生活時尚品味,有極大的貢獻。法國人天生是優越的。正如動物界,孔雀受到讚美,而麻雀不會。同樣是禽鳥,孔雀和麻雀,是不平等的。

一百年來,菲律賓、索馬里的海岸之外,不知沉掉了多少船,但你只會記得「鐵達尼號」。因為鐵達尼號的死者,是英國人。

對不起,民族是不平等的,人命當然也貴廉有別。蘇聯的史太林說,中國的林彪,抵得上蘇聯紅軍十個師。因為林彪是軍事天才,所以林彪一條命的價值,高於十個師約幾萬條俄國老毛子的賤命。史太林爺爺,是有眼光的。

人猶如此,國家民族也這樣稱量。

兩個日本人質被擒,即將遭恐怖份子砍殺,香港人看見了,心裏也很愁。因為法國人、日本人、瑞典人、荷蘭人,大家都知道,是世界上才華智慧的文明民族。

所以,如果有本地左膠也問你:為什麼上海外灘踩死了三十七個中國人,你不哀悼,巴黎才殺了十來個法國人,你也跟着憤慨?為什麼這樣崇洋?

你告訴他:因為巴黎死難的是有才華的創作人,而不是一般街頭狂歡的酒肉消費者。而且巴黎死事,西方傳媒轟烈報道,上海外灘踏死人,人民日報壓在報屁股,短短一兩百字,由新聞角度看出,政府認為這是樁小事。

你再提醒他一次:人命是不平等的。二十年前,新疆克拉瑪依市劇場大火,教育局官員向滿場小學生大喊:「大家坐下,讓領導先走!」小孩燒死了三百多。安全撤出的「領導」,想必都是林彪或愛因斯坦的人類精英呢。

陶傑
2015-01-23

Reference: 人命是不平等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