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 醒來吧,法蘭西

巴黎「查理周報」大屠殺,十二名出版創作人與行政人員浴血,一輪槍聲,應該會將一直在做「和諧夢」的法國人驚醒。

一八三○年,法國君主制復辟,路易菲臘──法國大革命時期奧爾良公爵的兒子──流亡歸國,做了國王。路易菲臘貪污揮霍,身形肥胖,下巴贅肉橫生,像一隻梨子。法國的漫畫家將他的臉孔畫成一套五官變梨子的連環圖,叫做Les Poires。這套漫畫,成為政治諷刺漫畫的鼻祖。

路易菲臘下令抓人,拘捕了漫畫家和兩個報刊人員。但法國人不怕,一下子雨後春筍,全國的報紙都刊出了路易菲臘的漫畫諷刺像。路易菲臘的腐朽統治不太長久。一八四八年被街頭的第二次法國革命推翻,路易菲臘逃亡英國。這一年,成就了雨果的小說「孤星淚」。

一百多年之後,法國的創作自由遭到更血腥的挑釁,這次不來自本國的獨夫,而是伊斯蘭恐怖份子。法國人不是逆來順受,向暴力下跪的三等民族。法蘭西是西方文明的一大股東,全世界在等着看法國人如何反擊。

英國和歐洲,可以肯定,經此一役,反抗歐洲伊斯蘭化的本土傳統勢力,將會抬頭。英國的英獨黨,法國的國民陣線,還有德國,都會限制外來移民。

法國的北非阿拉伯裔移民五百萬。伊斯蘭恐怖份子每次殺人,從來不見阿拉伯裔移民示威聲討他們的宗教文化衍生的暴行。他們默不作聲。

沉默可以是冷漠,也可以是默許。新移民忘記了:法國是耶教文化的國家,任何外來人,都是客居者。法國文化與中東阿拉伯不同。法國總統不可能由一名伊斯蘭教徒出任,正如土耳其、約旦、沙特阿拉伯,也不會「包容」一個天主教徒做他們的總統或國王。

所謂「文化多元」,是這個意思:你是你,我是我,最好不要越界,在地球上,彼此和平相處。但如果你因種種原因越界了,來我的家園居住,你可以關起門來私下拜關公,拜觀音,養鬼仔也可以,但是不可將這套僭越我的主流,否則我不如將我家的物業主權送給你。

不是種族主義,而是主客的起碼禮儀和人文精神。法國人太慈悲,一直都「包容」愚昧和罪惡,十二個優秀的上等人,死在最劣等的人渣槍下,移民是嚴格甄選的。有幾多個施丹?法國付出了代價。

陶傑
2015-01-10

Reference: 醒來吧,法蘭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